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64章 可怕的诅咒3
    “她似乎是中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似乎,本来就是蛊。”

    成军说道,“是温华娇下的命蛊,没法解除,连里翁祭司也是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闻言大惊,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温华娇下的蛊?”

    “是里翁说的,她体内,有一只温华娇临死前、用自己的血下的蛊,她随后就死,这蛊极为厉害,除了本人没法解除,连里翁也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听了这话,更是惊诧不已:温华娇会下蛊?她不是汉人吗?

    “温华娇,为什么要下蛊害你母亲?她们不是好朋友吗?”叶少阳先道出最重要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成军冷哼一声,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谁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恶毒,温华娇死了,我妈疯了,我也没地方问去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你这话说的不对,人做事总要有目的,她要是害你母亲,必然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成军主动说起一段往事:

    那是温华娇临死的那一天晚上。

    事前毫无征兆。甚至温华娇当天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素洁平时跟温华娇后面学刺绣,那天晚上自己在家绣个东西,巧的是遇到个难题,想要当面去问问温华娇。

    两家也不远,于是素洁去她家里拜访。

    这种事在平时也是寻常。

    刚到温华娇家胡同口,素洁就看到慕清雨慌慌张张跑来,说是温华娇生了急病,要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素洁赶紧前去探望。

    当时慕清风正好上山采药去了,不在家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等慕清雨回家,温华娇已经死了,素洁也疯了。

    说完这段往事,成军哼了一声道:

    “你说,当时就她们两个人在房间,不是温华娇死前下的蛊,又会是谁?里翁后来检查过,说我母亲身上中的蛊,正是温华娇平时所养。

    里翁与温华娇怎么说也是母子一场,如果不是有确凿证据,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?”

    叶少阳想了想,道:“不对啊,你说你母亲回来就疯了,那之前她去素洁家的经过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是里翁兄妹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缓缓点头,说道:“温华娇是一个汉人,她会下蛊?”

    “会的。不然我怎么会冤枉她。她跟我母亲关系很好,这件事别人不知道,我可是知道。老祭司死后,把家传的挂关于巫术的书籍给了她,本来是让她将来交给里翁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带孩子生活,比较无聊,就学习了那本书上的巫术。这是她亲口告诉我母亲的,因为有一回我母亲下了蛊,命在旦夕,就是她出手相救。所以她们两个关系才会那么好。

    她会巫术这件事,除了里翁家人,就只有我们一家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想了想,道:“按照你说的这些,你怀疑温华娇害你母亲,都是里翁一个人说的了,你就这么深信他的话?”

    成军有些吃惊的看着叶少阳,神情中还有一丝不惜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我又不会巫术,温华娇也死了,我找谁去问真相?再说,里翁跟温华娇好歹母子一场,如果没有确凿证据,他怎么会揭自己继母的短?就冲这人品,他说的,我都相信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笑笑,“这话不对,如果真是温华娇所为,里翁顾忌继母的面子,反正死无对证,他又为什么要告诉你真相?”

    成军看着他,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这说明,他为人坦诚。这也正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,所以这件事我烂在肚里,没有跟任何人说,免得里翁祭司不好做人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无语。

    “而且,里翁心中对我母亲感到愧疚,经常来这里,给她送吃的东西,还帮她看病。对这么样一个好人,我不想亵渎他。”

    成军态度冷下去,“你一再引导我怀疑他,究竟什么居心,难道想挑拨我们?”

    叶少阳知道他的观念根深蒂固,根本说不通,想了想,激活了掌心瓜瓜的魂印,让成军等一等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几分钟,瓜瓜从窗外飞进来,落在叶少阳身边。

    成军看到这孩子居然会飞,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,饶是他对巫术之类深信不疑,但毕竟是普通人,哪里见过真正的鬼怪之类。

    当下站起来,缓缓后退,又关心母亲的安危,站在门口不肯走,也不敢动,吓的两腿打颤。

    的确是个孝子。

    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正要上来找你来着,有很多消息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稍等吧,你先帮我看看这人,附体上去,看她体内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之前张小蕊中蛊之后,他也让瓜瓜这么做过,附身上去感知蛊虫的情况,但因为蛊中蛊太过恶毒,蛊虫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瓜瓜怕伤了张小蕊的心脉,不敢擅动。

    眼下,叶少阳也是实在没了主意,才想到这个办法,可以说也是最后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瓜瓜答应一声,身体化作青烟,钻进素洁体内。

    他是鬼妖,与一般的有灵无形的鬼毕竟不同,在人间,身形可以随意幻化无形。

    素洁浑身一哆嗦,突然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!”成军惊叫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附体而已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说完,见素洁又躺回到床上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又是哆嗦了一下,一道黑气飞出,瓜瓜化出身形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素洁又恢复了呆滞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叶少阳问。

    瓜瓜歪着头,挠着脑门,说道:“奇怪,她体内有两只蛊虫,一个像是蜘蛛,另一个像一只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蜘蛛就是温华娇的本命蛊虫!”

    成军忍不住插了一句,方才经历的那些,令他感到惊诧的同时,内心也隐约升起了一丝希翼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瓜瓜说到蜘蛛,更是觉得有希望了,忍不住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瓜瓜没理他,接着对叶少阳道:“那个蜘蛛,吐出一种黑色的丝线,把她三魂七魄都罩住了,形成一个内在的结界……”

    成军冷哼一声,看了叶少阳一眼,他虽然不懂巫术,但是瓜瓜的话意思明确:是温华娇的本命蜘蛛,压制住了母亲的三魂七魄,让她变成了疯子。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也是泛起了嘀咕,难道素洁发疯,真是温华娇所为?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不对,不对,此事必有蹊跷!

    (白天外出办事,发晚了抱歉。还有一章,夜间发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