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66章 真相大白1
    “啊!”素洁失声叫起来,方才只是一时气愤,才啐了儿子一口,哪里想到会造成这结果。

    鬼吐人唾沫,是会留下雀斑或黑痣的,当然自己也要受罚。

    叶少阳拿出太乙拂尘,在成军的脸上拂了拂,鬼唾液立刻化去,幻作一道黑气消散。

    素洁见儿子没事,也就放心了,离开又怒伤心头,狠狠剜了他一眼,道: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魂魄被封,不能显像,但是法神在身边的一切,我都看得到,我恨你认贼作父,居然把里翁那个畜生当成恩人,真是瞎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成军怯怯的望着她,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也怪不了你!”素洁重重叹了口气,恨恨说道,“他把我整得人不人鬼不鬼,还欺骗你把他当成恩人一般供着!这贼人简直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呼喊:“成军大哥,在家吗?”

    是慕清风的声音!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他怎么会来?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成军怯怯的看了叶少阳一眼,“方才你一直里翁坏话,我还把他当恩人,偷偷打了他的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素洁听见慕清风的声音,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,面露杀机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拼命!”成军站起来,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跟他撕破脸破的时候,至少我不能!你要帮我!”

    成军还想挣扎,素洁喝道:“听大法师的!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我来过!”

    叶少阳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,对素洁道:“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打出一道灵符,将素洁的鬼魂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法师——”成军见母亲被收,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来找你,你自己想个借口,不要让他起疑心!”

    叶少阳说完,走到与大门相反方向的窗前,爬了出去,进入院子里,接着又翻过院墙,顺着胡同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刚到胡同口,惊魂铃叮铃铃想起来,三道人影从拐角口窜出,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一只鬼娃,两只绿眼紫衣的夜叉模样的鬼女。

    难道是慕清风用巫术召唤来的?

    不可能,叶少阳确定,他就算怀疑自己什么,也绝不会这么快就布下埋伏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!你来对付,最好换一个模样!”

    叶少阳吩咐完毕,瓜瓜当即幻化出十二年蝉的真身,扇动翅膀,飞了过去,将三只鬼一下撞开。

    叶少阳展开身法,几乎用了最快速度,冲出胡同,朝大路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如此快的速度,又是在漆黑深夜,就算是面对面,他相信对方也看不清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跑出一个路口,叶少阳回头看去,瓜瓜正跟那三只鬼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对瓜瓜的实力,他还是放心的,于是在胡同里绕了两圈,确定没人跟踪,这才朝招待所走去。

    “成军大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慕清风一步踏进堂屋,立刻闻到一股浓重的尸臭,熏得退后到门口,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成军跪在床前,低声哭泣,听见问话,起身来到门后,打亮了电灯,望着慕清风,道:“我妈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清风大惊,急忙进屋,看到床上一滩脓血,面色顿时凝重起来,回头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来的时候,我娘已经不行了,我给你打电话,是想请你快来看一看,结果她很快……就这样了,我当时吓傻了,也忘了再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成军期期艾艾的说完,还装着抹了一把眼泪。

    慕清风不疑有他,从兜里摸出一只木制小盘,在上面吹了一下,拿着在屋里到处走起来,口中喃喃说道:“没道理啊,鬼魂呢……”

    成军退到门边,一双眼睛从后面恶狠狠的盯着慕清风,随手操起了闩门的横板,犹豫了一会,又放下了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回到招待所,先是洗了个澡,洗去一身尸臭,然后吹干头发,上床把电视打开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瓜瓜回来,告诉他三只鬼都被灭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鬼,是有两个人在墙根下作法,好像是某种巫术,召唤出来的两个幻象,实际是妖气外化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不懂巫术,也没有多问细节,问他:“那两个巫师,你把他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样,我怕打草惊蛇,就假装没发现他们,赶紧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心下欣慰,幸亏瓜瓜没动手,不然一旦出了人命案,官方那边会展开调查,事情就会复杂的多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两个巫师,是什么来头?为什么要埋伏起来对付自己?

    难道有人跟踪?

    正在思考,手机响起,拿起来一看,是慕清风打来的电话——之前两人互相存了号码。

    果然怀疑上我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冷笑一声,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那头传来慕清风冷漠的声音:“你怎么不在家里,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在镇上一家招待所。”叶少阳嘿嘿一笑,“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慕清风问了地址和房间号,表示自己有事要说,这就过来。

    等了只不到十分钟,慕清风来到,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身穿睡衣的叶少阳,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睡觉?”

    “哦,晚上有个姑娘约我出来,聊了会天,太晚了,我怕回去吵醒你们,就干脆在这开房间睡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出一早就想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在慕清风追问下,叶少阳道出吴瑶的名字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实在没有在外开房间的理由,只好牺牲一下吴瑶的名节了,好在吴瑶也不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为了让慕清风相信,叶少阳朝对面衣架上指了指。

    衣架上挂着一只湿漉漉的文胸,是吴瑶之前洗澡时候脱下洗了的,走的时候忘记拿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突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:

    她把文胸脱下洗了,走的时候穿的什么,难道……没穿?

    叶少阳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吴瑶当时的体态,好像……嗯,真的没穿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叶道长也这些开放,真是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慕清风笑了笑,“那姑娘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她不能在这过也,会被亲戚说,所以…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,“你找我什么事来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