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67章 真相大白2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刚有人生病,打电话让我出来看看,我发现你不在,顺便过来看下你。”

    慕清风装作关心的说道,“你最好不要随便跟本地人接触,尤其是苗族姑娘,不然闹出什么事,我可不好帮你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随口应付,不咸不淡的交谈几句,慕清风告辞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瓜瓜从床底下钻出来,问叶少阳:“老大,他怀疑你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不过只要没有抓到我,就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趴在窗台上,见慕清风一路走远,让瓜瓜出动,去把成军找来。

    “回来时候,你在后面跟着,千万不要被人跟踪!”

    瓜瓜领命离去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成军赶到,一进屋就问素洁的去处。

    叶少阳先问他,自己走后发生了什么事,结果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,而且成军的应对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灯关上,点起蜡烛,把素洁的魂魄放出来。

    母子见面,又是一番唏嘘。

    随后,叶少阳怀着强烈的期待和好奇,听素洁这个当事人讲起了当时的情况:

    成军之前说的,起初是对的:她去找温华娇,纯粹是偶然,因为一个刺绣方面的针脚手法,要向她请教。

    当时慕清雨去请大夫,所以房门没关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关心阿娇的安危,也没有叫门,直接就进去了,一口气冲到卧房。看到她躺在床上,疼的打滚,全身汗透,张着嘴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……

    那个样子,简直可怕极了。

    里翁端着一碗药,在她旁边,按着喂她,阿娇不喝,里翁就按着她硬灌。里翁当时只有十几岁,但是已经长的很壮。

    我当时看到这幅情景,简直吓坏了,呵斥里翁在干什么。他们两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里翁上来就抓我,用巫术索我魂魄,结果阿娇冲下来,吐出她的本命蜘蛛,打入我体内。

    我的三魂七魄,的确是她封住的,只是当时情况特殊。因为里翁被我撞破了他谋杀继母,怕我泄密,当时就索拿我的魂魄,阿娇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她用本命蛊虫,结了一个血蛊诅咒,将我魂魄封锁,避免被里翁拿住,毕竟死不可怕,而一旦魂魄损毁,无法轮回转生,才是最可怕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叶少阳和成军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一早就知道素洁中蛊,是慕清风下的手,但是叶少阳万万没想到,他居然是杀害温华娇的凶手!

    要不是素洁是当事人,亲口所说,叶少阳几乎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是母子一场,慕清风又是温华娇带大的,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,值得慕清风对自己继母下手?

    “阿娇当时封住我三魂七魄,只是为了撑住一时,等清雨或别人赶到,里翁没有下手的机会,到时候她再解开诅咒,我就能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的是,里翁简直丧心病狂,当场用巫术杀了她,然后又在我体内种下一只蛊虫,用巫术控制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因为阿娇死了,她的本命蛊虫虽然厉害,但也失去了活力,成为死蛊,只是因为有诅咒的力量,里翁也没法破解,便用金甲蛊虫发力,层层裹住,就相当于加上了一层封锁……

    我的三魂七魄,就是被这样困了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素洁想起自己悲惨的身世,伤心的哭起来,半晌,凄然说道:

    “阿娇本来是想救我的,要不是她锁住我的魂魄,我一定早就被里翁灭魂了,哪里还有母子团聚的一天,纵然是鬼,起码还可以去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听她说到这里,再认真一想,完全明白了:

    慕清风运用巫术手段,将素洁变成“疯子”,却没有杀她,只因不想闹出人命案,不然会把事情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而温华娇的死,也可以用意外来解释,毕竟他在十八寨,是巫术方面的权威,想要隐瞒她的死因,还是很容易做到的,而且他做的很好,连慕清雨也没有怀疑他……

    之后他假装对素洁的关心,也是为了麻痹成军,甚至把责任推给温华娇,反正死无对证,这样更是让成军觉得他为人真诚,对他丝毫不疑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个时候,慕清风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心机居然有如此之深,简直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整件事,到此真相大白,但却牵扯出另一个问题来:

    “慕清风,为什么要杀温华娇?”叶少阳望着素洁问道。

    素洁摇了摇头,“这个,我真的不知道,我想,连阿娇本人也不知道吧,她也是巫师,如果有所防范的话,怎么会让里翁得手,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死后,魂魄开了天知,虽然不动巫术,但是对于自己的死因,和其中的细节,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但是慕清风谋害温华娇,那是另外一件事情,与她的死虽然有关,但没有直接关系,所以她并不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成军一拳砸在床上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恨啊,恨自己居然被这个畜生蒙蔽了十年,我一定要戳了他!”

    素洁立刻皱起眉头,担忧的说道:“你怎么报仇,他是寨子里的祭司,你斗不过他的,就算你杀了他,你也逃不过罪责。毕竟我们都死了,当年的事情,已经没法去求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戳了他,我来抵命!”成军把嘴唇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素洁怒斥,“我只有你一个儿子,你为了给我报仇去杀人,然后抵命,我不是更伤心?我宁愿永远不报仇,也希望你好好活下去!”

    母爱如山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成军也是理解,眼中流出热泪,说道:“娘的心意,我知道,但杀母之仇,怎能不报!”

    素洁对他破口大骂,却不能改变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你想报仇?”叶少阳看着他,道: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成军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他付出代价,不过,我需要你先冷静,一定要克制,装作什么事没用……我要在暗中调查,一旦被他知道,就没法查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成军道:“你要查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