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68章 最美的鬼
    “他杀害温华娇的理由。”叶少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弄清这件事,我要给清雨一个交代,让她看清她亲爱的哥哥,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只有这样,她才会放弃为他牺牲,愿意离开湘西……

    你假如现在把他杀了,赔上你自己的命不说,还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看着他,说道:“我答应你,一旦让我弄清一切,我会给你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谢谢大法师!”素洁喝道。

    成军这才回过神来,立刻要给叶少阳跪下,被叶少阳托住。

    素洁面露忧色,望着叶少阳,说道:“大法师,那里翁修炼十年,法力一定更强,又有族长家撑腰,你一个人,怎么斗得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笑笑,还没开口,瓜瓜抢先说道:

    “我老大法力通天,剑下不知道杀过多少厉鬼大妖,邪修法师里,连道门天才凌宇轩也不是对手,一个苗疆巫师,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素洁不知道凌宇轩是谁,但听说是道门天才,一定很厉害,对叶少阳也是增添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叶少阳对素洁道:“行了,你毕竟是鬼魂,不便在人间逗留,我这就送你去阴司吧。”

    素洁一听,面露忧色,她开了天知,知道魂魄逗留人间是重罪,更何况十年之久,当下叹道:“我怕是要在地狱里渡劫百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这回事,你是身不由己。”叶少阳画了一张引魂符,用天师牌照下树叶标志在上面,对素洁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下去,直接去天子殿,找崔府君销帐,非但无罪,你今生受的苦,来世一定得道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天子殿……”素洁有些不敢相信,“我进的去吗?”

    瓜瓜大笑。

    “阿姨你就放心吧,看到这片树叶,没人敢拦你。到了天子殿,你就报我老大的名字,天子殿押司萧郎君是我老大的妹夫,你还有什么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素洁双眼圆睁,震惊无语。

    叶少阳白了瓜瓜一眼,道:“你们母子道个别,这就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母子重逢,却是人鬼有别,片刻又要分开,说不出的唏嘘。

    最后叶少阳用引魂符送走了素洁。

    成军看着窗外越飘越远的灵符,眼中尽是留恋,一直到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成军收回目光,望着叶少阳,眼神沉静而复杂。

    “叶天师,从今往后,我这条命就是你的!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却是代表了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叶少阳拍了拍他的肩膀,方才他们母子告别的一幕,也是让他心中大动,心想,至少你还有跟亲人告别的机会。

    缓了缓情绪,叶少阳嘱咐成军,回去给母亲办一场葬礼,建衣冠冢,还要把慕清风请为上座,借以麻痹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他面前,一定要保持冷静,不能引起他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嘱咐道,“好在你刚丧母,服丧期间,心情悲痛,就算失礼一点,也不会让人怀疑。你先稳住,一切等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成军答应下来,叶少阳让他离开,在窗前站了好一会,关灯上床。

    脱睡衣的时候,突然看到里面有光渗出,伸手一摸,把那个小瓷瓶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差点忘了,温华娇的本命蛊虫——那只蜘蛛,还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瓷瓶里透出一道柔光。

    叶少阳慌忙打开瓷瓶,把蜘蛛拿出来。

    蜘蛛半死不活的趴在他手掌心,浑身放光。

    叶少阳正感到纳闷,那蜘蛛身体突然分解,化作黑气,一点点融化开来。

    更多的金光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它身体化尽,金光也达到顶点,然后消失,一道半透明的清影,投射在地上,化作人形。

    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身穿天蓝色汉服素裙,云鬓高挽,叶少阳当场震惊,呆呆的望着女子的脸,就是一个字:美!

    简直美极了!

    叶少阳自认见过美女无数,每个的气质相貌和打扮都不同,分不出什么高下。

    要论气质,冷艳绝伦的芮冷玉自然是第一。

    但要是单论容貌,除了完美的杨宫梓,能跟面前这美女一拼颜值的,只有雪琪。

    可惜雪琪已成萝莉……

    不同的是,雪琪充其量是御姐,面前这美女年纪偏大,有三十多岁,更加透着一种成熟的韵味。

    见叶少阳一个劲盯着自己看,美女有些羞怯,微微低头,道:“大法师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这才回过神来,有些激动的问道:“温华娇?”

    温华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想到对方是自己长辈,叶少阳顿时为之前的失态,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况且自己跟她女儿还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温阿姨,你……”

    温华娇转过身去,低声细语:“大法师,请你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愣,低头一看,卧槽,自己身上只穿了个内裤……刚才脱衣服打算睡觉,后来遇到异象,直到温华娇魂魄出现,自己只顾发呆,把一切都忘了。

    当下大为窘迫,急忙找到衣服,手忙脚乱的穿上,身后传来瓜瓜的坏笑:

    “老大,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吧,为什么每次遇到美女,不管是人是鬼,你总是不穿衣服呢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叶少阳骂了一声,仔细一想,好像还真是,自己被至少三个人看过半果身体,叹了口气,太吃亏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干咳两声,站起来,上下打量着温华娇,道:“你只是一缕残魂。”

    温华娇转过身来,冲叶少阳点点头,“只是命魂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……你为什么会在蛊虫里?”

    温华娇长叹一声,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:

    “当时我用本命蛊虫封锁素洁的三魂七魄,不光是为了救她,还有一层意思,就是把命魂投入蛊虫里,结成不死诅咒,任何巫术都破不开。

    那畜生用金甲蛊作法,一半也是为了封锁我这一缕残魂,免得我出去,把真相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而我,则一直等待机会,虽然等了十年,但终于等到你,我也算看到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对方清澈的眼神,叶少阳有太多的问题要问,想了想,先问道:“之前两次托梦,都是你所为是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