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69章 惨绝人寰1
    见她点头,叶少阳立刻皱眉,“你不是一直被封锁在蛊虫里吗,你是怎么出去的?”

    温华娇道:“大法师难道没有发现,我两次出现,都是午夜子时三刻吗?”

    午夜子时三刻……也就是大概半夜十二点左右,叶少阳想了一下,当时都是做梦,那里记得时间,反正都是半夜。

    “蛊虫吞吐气息,才能存活,维持修炼,不然怎么可以长期保持巫力。”

    温华娇道,“每天的子时三刻,是蛊虫吞吐换气的时刻,也是巫力最弱的时候,我这一缕残魂,才有机会脱困出来,只有那么一会。”

    温华娇继续解释,她的这缕残魂,已经被那金甲蛊虫渗入,所以根本走不远,一旦金甲蛊虫完成气息吞吐,对她施展巫力,能将她迅速拉回去。

    她潜入梦境,借助的也是本命蛊虫的巫力,所以能够避开惊魂铃的压制。

    关于这些巫术种种,她并未详细解释,叶少阳听懂了大概,便没有追问细节。想到在梦境中看到的腕足,应该就是金甲虫的巫力显影了。

    “这十年来,你一直都是这样?”叶少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直都是,每次脱困,我都会来找清雨,看一看她。”温华娇神色哀伤,“她是我在人间唯一的牵挂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……你是怎么死的,慕清风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出这个最让自己困扰的问题。

    温华娇重重叹了口气,“他杀我,也是情有可原,我倒是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听,当场怔住,感到不可思议:按说她是死在慕清风手上,又被他用蛊术封锁残魂,本应该对他恨之入骨才对,怎么会不怪他呢?

    这中间究竟还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叶少阳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层层谜团之中,谜题解开一个还有一个,时刻刷新着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好在当事人温华娇就在面前,自己也不用再困扰了,当下望着她点点头,等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温华娇缓缓挪到窗前,望着窗外的月色,默默站了好一会,道:“好久没有这么自由的欣赏夜色了,大法师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在窗前默默站了一会,温华娇转过身,望着叶少阳,缓缓吐出一句话,这句话,令叶少阳当场吐血:

    “因为,他要报杀父之仇,老祭司,我的丈夫,是被我用巫术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傻傻的看着她,心中想到,怪不得老祭司也是暴毙横死……

    这一家人之间的关系,简直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温华娇咬住嘴唇,眼中现出了一丝寒意,用冷到极点的声音说道:“那个老畜生,是一切的罪魁祸首,我,清风,清雨,都是受害者……”

    她微微扬起头,望着深邃的夜空,表情变得相当复杂,过了好一会,情绪才缓和下来,悠悠说道:

    “大法师,你觉得我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叶少阳见她酝酿半天,本以为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,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句与主题无关的问题,当场有点懵比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。”温华娇看着他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漂亮,非常漂亮。”叶少阳不由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温华娇笑了笑,表情随后暗淡下去,“我这么漂亮,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比我大二十岁的老头子?”

    叶少阳怔住,方才明白她之前的问题,是为了引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当下缓缓摇头,他对于这个问题,早就感到好奇了,随口道:“老祭司长得像梁朝伟?”

    温华娇哼了一声,“梁朝伟……我看是曾志伟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起初感到疑惑,一想,温华娇生前,年轻的时候,正赶上香港电影最流行的时候,知道曾志伟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他又老又丑,还是个苗人,我家世还好,从小接受古典教育,当年一心想找一个古风男人嫁了,就算我瞎了眼,宁愿嫁给你这样的,也不会嫁给一个比我大二十岁的苗人啊!”

    瓜瓜噗嗤一笑,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叶少阳无奈的看着温华娇,无力的说道:“我说阿姨,虽然我知道配不上你,但你也不用这么打击人吧,还瞎了眼……”

    内心简直受到了一千点暴击,真想找个墙角蹲着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温华娇完全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,对他的话没有听见,或者听见也不想搭理,悠悠说道:

    “我会嫁给他,完全就是他一手策划的阴谋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脑海中出现了一幅不和谐的画面,试探说道:“莫非,他用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要从当年说起……那一年,我才十九岁,大学三年级。我是喜欢古典文化的,那一年,我来湘西寻访凤凰古城。

    遇到那老畜生,是在山里,我徒步进山游玩,结果被当地的一种蛇给咬了,他把我救了,用一只蛇药治好了我,但我身体虚弱,没法行动。

    他就把我背到就近一户人家里,住进吊脚楼,照顾我几天。

    当时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,我还挺感谢他的,觉得山民淳朴,并没有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后来我完全没事了,快要可以走时候,他突然追求我,让我给他做小老婆——他当时的妻子,还没有去世。

    我惊慌失措,当然不肯。他倒是也没有对我用强,反而表现出悔恨,沏了一壶茶,对我赔罪。让我一定要喝下赔罪茶。

    我没有办法,只好从命。

    之后,他送我出山,告诉我,我中的蛇毒没有完全清除,三年之后会再犯,只有他能治得好,给我留了他的名字和家里地址,让我到时候找他。

    我有些害怕,但也没有多问,想着回到城市,还有什么毒是医院解决不了的?

    我回到家,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潜伏的病毒之类,加上身体一直健康,也就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有三年……那时候我大学毕业,交往了一个男朋友,刚开始交往,突然有一天发起高烧,还有很多奇怪的症状。

    去医院检查,完全查不出病因。

    我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,几乎奄奄一息了,有天晚上,却突然清醒,猛然就想起了那老畜生说过的话,于是告诉父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