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73章 清雨的献身2
    “这好办。△↗,”叶少阳拿出阴阳镜,让她先进去躲着,阴阳镜自成周天,内外隔绝,可以避免一切巫术的召唤。

    温华娇一听,心头大喜,突然皱眉道:“这么好的东西,你之前为什么不用,偏偏要跟人隔空斗法?”

    叶少阳嘿嘿一笑,“本来想用的,看对手太强,我就不信邪,非得试试他能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!”

    温华娇看着他孩子气的笑容,忍不住也笑了笑,钻进阴阳镜中。

    叶少阳站在窗前,望着雨幕下的苗寨,突然有种与全世界为敌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是来找人救张小蕊的,怎么会陷入这么一场复杂的事件之中?

    叶少阳有点哭笑不得。不过既然答应了温华娇,那就不带反悔的了。

    慕清风,苗疆巫师。

    叶少阳哼哼了两声,心想,到时候得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是真正的法术。

    瓜瓜总算找到机会,将在地府里的经历和发现,尽数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马……活了?!”叶少阳全身一颤,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在还魂,不过看样子是没事了,只不过……”瓜瓜把小马的话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叶少阳听完,也没有感觉太意外,说道:“我就知道,道风帮他还魂,不光是为了我,他有他的图谋。”

    瓜瓜皱眉道:“小马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天生的灵媒介质。不过道风需要他来做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等他还魂,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至少,他还魂了,叶少阳久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瓜瓜接着说起道风建立“风之谷”,在鬼域拉山头、抢地盘的经过。

    道风……终于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,难道要参加太阴山与阴司的战争?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,五味杂陈,也说不出具体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道风究竟要做什么,但可以肯定,那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!

    天一亮,叶少阳就给吴瑶打电话,一来报个平安,二来让她过来把晾着的内衣拿走。

    “啊,我太困了,不想起来,你先帮我收着吧,见面再给我,对了,卫生间还晾着一个内裤。”

    吴瑶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那个无语,把她内衣裤卷好,直接塞进衣兜里,没敢往背包里放。

    法器最怕污秽,内衣就算洗过,也是内衣,与法器放一起,是一种玷污。

    万一再不小心把内裤套在三清神像头上,自己这辈子就想作法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打发瓜瓜去昆仑山,跟踪道风,虽然自己不在乎昆仑山是否灭门,但道风这么做,等于是跟整个法术界为敌。

    自己劝不了他,唯一能做的,就是让瓜瓜协助,尽量让道风不要伤了昆仑弟子的性命,这样还略有缓和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件事很重要,瓜瓜也没推辞,立刻就走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回到慕清雨家里。

    慕清雨正在做饭。叶少阳上前想打招呼,被她狠狠瞪了一眼,心中纳闷,自己哪里惹她了?

    问了半天,慕清雨才不屑的说了一句:“真没想到,你跟吴瑶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叶少阳愣住,随即明白过来,一定是慕清风把自己那条在外过夜的借口,告诉了她,她当真了。

    这下真的解释不清了。

    慕清雨一天也没理他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宝卡来到,进慕清风的房间,跟他聊了半天,晚上留下吃饭。

    叶少阳以身体不适为借口,回到房间去。

    慕清风强令清雨留下,陪宝卡喝酒。

    这是当地的传统,而且宝卡名义上是她未婚夫,也不算外人,无法推脱。

    叶少阳在自己房间,听着外面热闹的酒令,好像两个豪爽的苗族男人。

    想到慕清风那冷酷、隐忍的真实性格,叶少阳只能感叹,他隐藏的实在太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喝酒到半夜,宝卡才离去。

    外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在床上坐好,吐纳了一个周天,人也进入忘我状态,清醒过来,睁开眼睛,顿时吓得跳起来:

    一个人坐在自己对面,脸色潮红,浑身散发着酒气。

    是清雨!

    从外表看上去,之前陪酒的她,显然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时候来的?”叶少阳向后缩了缩,问道。

    慕清雨突然伸出双手,按住叶少阳的肩膀,道:“少阳哥,你是喜欢我,还是喜欢吴瑶?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”叶少阳被她这突然的提问,整的有点懵比。

    慕清雨叹了口气,“我也不管你喜欢谁了,总之,就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紧咬着嘴唇,嗫嚅着,似乎内心在进行某种斗争。

    叶少阳完全听不懂,看着她柔弱的身体,想到她的母亲,还有那被隐藏的真相,觉得她很可怜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道: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到一个办法,或许可以避免嫁给宝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叶少阳一听,来了精神,假如她真有好办法,自己倒是不用为难了。

    慕清雨道:“假如我告诉宝卡,我喜欢上一个人,你觉得他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叶少阳摇摇头,“肯定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是,如果他知道我**给这个人,他肯定就不会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慕清雨道,“不管我是故意做戏,还是真的,毕竟没有清白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听,愣住了,急忙摇头,道:“这可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,这办法行不行的通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叶少阳挠挠头,“理论上,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小地方的人,处女情结都很重,而且他们还是少数民族,自然有这方面的传统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“你这么做,一样会让你哥哥声名狼藉,还赔上你自己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慕清雨一笑,“所以,我不打算让太多人知道,我只告诉我哥哥,让他去跟宝卡说,宝卡为了名声,也不会张扬的,一定会主动退婚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叶少阳沉吟起来,缓缓点头,慕清雨不是白痴,她想到的这个办法,虽然凶险,但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……

    “但是,你首先得**给别人,而且留下……什么证据,不然你哥哥绝对不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