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84章 永远的大巫仙2
    但是已经动手,再无退路。张果咬了咬牙,亲自上前,与魔神鬼相大战起来。

    那边,张诗明已经将高高逼的近乎走投无路,几乎要灭杀的瞬间,突然一只大手卷来,拉住高高。朝远处飞奔。

    “阿翁!”

    高高看见救走自己的人,居然是大巫仙,回头看去,顿时悚然:

    那里还有一个大巫仙,手持鬼头锡杖,操控魔神鬼相,与张果大战,并且吐出本名蛊虫:一只血鸟,挡住张诗明和非凡,不让他们追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裂魂术!

    将三魂七魄用巫术分开,各成一阵,各自作法,乃是巫术中极为高深的一种,也极为危险。

    一旦两处魂魄有一处受损,连修补魂力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魂飞魄散……

    “阿翁,你这……”高高急的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大巫仙不说话,拉着她在泥泞山路上一通狂奔,进入一道山间峡谷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大巫仙突然站住,叹了口气,对高高道:“罢了,前面有血巫拦路,我躲不过这一劫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从衣袖里取出一只闪着幽光的扳指,交给高高。

    “这是巫仙信物,可以号令众人,巫仙家族不能毁在我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山谷之中飞奔出几道身影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不可莽撞,你一个人,斗不过他们。”大巫仙想了想,“找那个道士帮忙吧,一定要复活巫灵信女!”

    说完用力推了她一把,高高一个趔趄,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几道人影出了山谷,立刻朝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大巫仙盘膝坐下,双手结印,肉身突然爆裂,一堆血肉,铺天盖地的卷了过去。

    迎面两个家伙冲得太猛,猝不及防,被大巫仙的血肉击中,浑身冒起白烟,惨叫不迭。

    这两个惯用巫毒的血巫,此刻正在承受天下最可怕的巫毒,躺在地上不住打滚。

    每滚一下,身上的肉就掉下一大块,不到几秒钟,两个原本好端端的人只剩下两副骨架,还在地上打着滚。

    画面看上去触目惊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后面那几个血巫立刻停下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阿翁……”

    高高咬紧嘴唇,趁这空档,飞速逃走。

    大巫仙的血肉落在地上,连草木也立刻腐蚀烧焦,过了好一会,巫毒才散尽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巫仙,一声不用蛊毒,临死前最后一手,才显露实力……”一名血巫望着一地狼藉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金属响动,几人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,手持鬼头锡杖,一摇一晃的走过来,衣衫尽毁,看上去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正是非凡。

    他没有汉名,苗名翻译过来,正是这两个汉字。

    他也很喜欢这意义直白的两个字,干脆用做汉名。

    他一条腿从膝盖往下,被大巫仙元魂之力打碎,好在巫便是医,他有快速止血的办法,止住流血,人也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但是为了验证大巫仙的死亡,他还是强撑着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果和张诗明,紧随其后,也是神情憔悴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场大战,虽然取胜,但是两人一鬼,都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我行动不便,请帮我搜查一番,有没有一枚碧玉扳指。”非凡在地上吃力坐下,对张诗明很客气的恳求道,这件事他不想交给那几个血巫来做。

    张诗明点头,沿着大巫仙血肉抛洒的轨迹,寻找了一遍,什么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非凡朝那几个血巫看去。

    那几个血巫即刻明白,其中一个血巫冷冷说道:“我们又当不了大巫仙,要扳指干什么,定是被那姑娘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高……”

    非凡皱了皱眉,道:“这可有点麻烦,我现在有了鬼头锡杖,能号令家族,但是扳指才是信物,到时候万一她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若出现,我会让她来不及说话就死。”张果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非凡点点头,虽然如此,还是请求几个血巫帮忙,四下搜查高高的下路。

    “赶快号令你们家族成员赶来,与血巫合作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?”张果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巫仙是被叶少阳斩杀,临死前,将鬼头锡杖交给我,让我执掌巫仙家族。”

    非凡眼珠子转了一圈,“碧玉扳指,被叶少阳抢走了,我现在就召集家族成员,前来缉拿他。”

    张果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非凡念了咒语,将鬼头锡杖用力一摇,锡环之内荡起一片血光,出现无盐鬼女的脸,眼中带着无限惊恐,望着非凡。

    非凡笑了一声,再一摇,这张脸又隐去了。

    “她若是知道真相,将来复活,对你也是个祸害。”张果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隐去她的记忆。”非凡望着大巫仙的骨骸,叹了口气,道:“大巫仙家族,不可没有巫灵信女,你思想太保守,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家族传承,你就安息吧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是说给死去的大巫仙听,仿佛也是用来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叶少阳讲出了整件事的经过,让林三生和李琳琳帮自己分析。

    林三生虽然是儒生,但并不腐,曾经给建文帝当过军师,脑袋很灵光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,叶少阳生怕接下来自己处理不好,影响了大事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今晚上的事,跟那个慕清风,还有族长的儿子,恐怕都脱不了干系。”林三生沉吟片刻,分析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,我只是没有料到,慕清风居然跟血巫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曾听小慧说过,血巫一向是从苗族巫师中寻找目标,逐个渗透。慕清风身为一个寨子的祭司,被血巫拉拢也算是意料中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结果还是让叶少阳感到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还有张果那狗贼!真是阴魂不散,哪里都有他,居然跟血巫勾结在一起对付我!”

    叶少阳恨得咬牙切齿。张果的参与,让这件事反而明确了:一切是针对自己来的。不然以张果那种个性,对于苗人巫术不会有一丝兴趣,而且他是鬼,也不能修炼巫术,对于大巫仙家族和血巫的争端,他才懒得去理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