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86章 难得有情郎2
    “我本来想找你说事,结果发现你不在屋里,你去哪了,”慕清雨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“不会又去约会了吧?”

    猛然看到叶少阳左臂的伤口,惊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等叶少阳开口,起身说道:“先别说了,你坐下!”

    起身走进厨房,过了一会,端了一盆热水过来,帮叶少阳解开碎衣服,用毛巾蘸水清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巫毒!”

    慕清雨摸着伤口附近的一丝绿色的粘液,震惊说道,“你怎么会中巫毒?你跟巫师斗法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两句话解释不清,已经没事了,回头慢慢再告诉你。”叶少阳只好敷衍。

    慕清雨也没多问,帮他擦洗伤口,然后去房间配了巫药过来,帮他涂上。

    叶少阳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慕清雨抬起头来,关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叶少阳摇摇头,近距离的看着她,认真的为自己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慕清雨抬起头,四目相对,有些害羞的说道:“看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,嫁给宝卡那样的大老粗,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说这番话,没有任何轻浮的意思。

    慕清雨抿嘴一笑,“那你假戏真做,把我收了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自觉失言,随后拿起之前放在一边的刺绣,给叶少阳看,问道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叶少阳接过看了一眼,绣的是一对比翼鸟,栩栩如生,由衷赞道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从前跟我妈学的,没有她绣的一半好呢。”

    慕清雨有些伤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她不在了,有很多刺绣的技巧,我还不会呢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动,道:“也许将来还有机会相见。”

    慕清雨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叹道:“少阳哥,别安慰我了,想要见到妈妈,除非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别忘了我是法师,我会招魂,或许我可以把她魂魄召来,跟你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认真做着铺垫。

    慕清雨眼睛亮了一下,随即又暗淡下去。“不可能的,我哥也是巫师啊,以前用过招魂术,说我妈妈已经轮回,魂魄不在阴司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冷笑,心想慕清风说谎话也真不脸红。

    果然,背包里传来一丝柔光,魂力波动。

    叶少阳知道是温华娇听了这话,按捺不住,当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把手伸进背包,大拇指在阴阳镜上按了一下,警告温华娇,她才老实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之前说要找我,什么事来着?”叶少阳将话题移开。

    “哦。瞧我把正事忘了!”慕清雨拍了拍额头,“我哥让我告诉你,明天出发进山,去调查水患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……他的脚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他让我们先去,他自己再养一两天。”慕清雨笑了笑,“他怕你等的着急,先去探探也好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虽然知道慕清风没有这么好心,但早晚都是要走这一趟,早去当然好,也省的留在寨子里,平生变故。

    与慕清雨道了晚安,叶少阳回到自己房间,也没开灯,直接就躺下了。

    伤口还隐隐作痛,叶少阳轻轻抚摸着,脑海里想着小慧进攻自己的过程。

    她到底,还认不认识自己呢?

    林三生和温华娇陆续从阴阳镜里出来。

    温华娇感怀之前慕清雨说的话,捂脸哭泣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房门锁好,又贴了张血精符在门头上,免得鬼气外泄,被慕清风感知到。

    “我去周围逛逛吧,看能否有什么发现。”林三生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知道他呆在这里无聊,也就由他,只是提醒他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林三生现在是二等鬼首,不断遇到什么法师或邪物,自保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林三生走后,叶少阳安慰了温华娇几句,让她不要出去。

    一场打斗,还受伤失血,叶少阳是真累了,躺在床上浑身都不想动,给芮冷玉打去电话,果然没人接。

    暗暗叹了口气,叶少阳念了一遍静心咒,让自己睡着。

    清早,叶少阳睁开眼睛,发现温华娇躺在旁边,侧身静静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骨碌坐起来,问道:“你……就这样躺了一夜?”

    见她点头,叶少阳有点无语,虽说是人鬼有别,但是同床共枕,总是不好,幸亏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主人?”

    “没啥……啊,你叫我什么!”

    温华娇微微低头,有些羞怯的说道,“从你救下我那一刻,我就把你当成我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这才明白她是要认主的意思,瓜瓜、橙子等一些货之前也叫自己主人,后来才改叫老大。

    敢情是自己邪恶了。不过被一个绝美的女鬼叫主人,这种感觉……确认容易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温华娇缓缓张开嘴巴,叶少阳知道她要干什么,冲过去一只手捂住她嘴巴,一只手在她眉心处点了一下,留下一抹罡气,让她无法吐出魂晶。

    温华娇一脸失意,望着叶少阳,幽幽说道:“我是听林大哥说你有很多鬼仆妖仆,所以动了心思,也不多我一个,主人难道嫌我修为太差吗?”

    “没这回事。”叶少阳挠了挠头,心中暗骂林三生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你,是让你最后跟清雨道出真相,好让她看清她哥哥,愿意让我带她离开……之后我就送你去阴司,你放心,你虽然逗留人间多年,但错不在你,我保你能够轮回,来生还有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补偿。”温华娇叹道。

    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,对于人生,我已经怕了,也倦了,能遇到你这么有情有义的主人,长期侍奉,我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不行,得想办法绝了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叶少阳挠了挠头,循循善诱道:“你做我鬼仆,真不合适,你看,我跟你女儿是好朋友,将来一切真相大白,我们还会走动。到时候你在我身边,一口一个主人的叫,这……多不好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,我是鬼,她是人。”

    温华娇沉默片刻,幽幽说道:“就算你收了我们母女两个,也没什么不可以,我是找主人,又不是找情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