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93章 棺材里的秘密1
    不到十秒钟,原来好端端一个人,被吸成了人干,只有一层皮蒙在骨头上,这次掉落下来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天!”慕清雨双手捂住嘴巴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石磊连连后退,背靠着岩壁,发了一会呆,突然弯腰大口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低头看着变成人干的罗泽豪,他不仅被吸干了血,居然连肉也被吸干!

    脸上唯一的伤口是右眼,眼球爆裂,中间有一个手指大小的孔,周围还残留着一圈血沫。

    左眼还在,由于全身只剩下皮包骨头的缘故,这颗眼珠子显得特别巨大,瞪着叶少阳,仿佛带着一种质问。

    叶少阳蹲下去,贴了一张符在他脸上,竖起一只手在面前,念了一遍拘魂咒。

    一抹灵力,从灵符上渗透而出,进入罗泽豪的躯体里,搜寻起来,结果……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连魂魄都吸走了!”叶少阳愤怒的握紧了双拳。

    慕清雨听见这话,浑身又是一颤:

    在极端时间内吸干人的血肉,已经够骇人听闻的了,居然连魂魄也吸干,这……究竟是什么恐怖的邪物?

    叶少阳把罗泽豪的尸体拉出岩洞,搬到洞穴角落里放着,看着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,此时变成了如此恐怖的模样,叶少阳也是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伸手从他眼皮上抹过去,帮他闭眼。自己起身回到岩洞里,用手电去照那个孔洞。

    孔洞很深,看不到底,叶少阳心算了一下,这种长度,已经算算超过了两个岩洞之间岩石的厚度,所以只有一种可能:

    这个孔洞,一直开到棺材里。而棺材的地板、紧贴孔洞的部位,应该是没有棺材板。

    叶少阳比划了一下孔洞的直径,然后把一只胳膊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吓坏了慕清雨和石磊,一起大叫他小心,方才罗泽豪的惨状还历历在目,他们担心叶少阳会变成跟他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慕清雨虽然相信叶少阳的法力,但是感觉他此刻所做的事,还是太冒险了。

    手贴着岩壁伸进去,穿过了一层缝隙,周围空气冰凉,手摸起来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叶少阳相信,自己是把手伸进了棺材里。

    朝四周摸去,在棺材的地步,摸到了什么东西,刚抓在手中,突然感到手背一疼,被什么东西给刺了,结果好像一个水蛭一样的东西吸了上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一股吸力,把他的血往外吸。

    但只吸了一口,叶少阳听见一声清脆的闷哼,感觉那东西颤抖了一下,然后离开了他的手,消失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手抽出去,对着手电一照,只见手背上有一小块破皮,缓缓向外流血。

    慕清雨毫不避嫌的捧起他的手,嘴巴贴上去。叶少阳感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在伤口处****着,肯定不是她的舌头。

    应该是她体内那只金蚕。

    在手背上****了几下,慕清雨松开嘴,叶少阳低头看去,伤口已经止血,并且又开始愈合的节奏,当下道了谢,讲起自己的手在棺材里的经历,自己是天师血,任何邪物只要敢吸,都会受到反噬。

    要是没这个特殊技能,叶少阳哪敢把手伸进人家巢穴里去找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从棺材里摸到的东西。”叶少阳展开拳头,头灯朝手心照去,只看到一片碎渣。

    慕清雨和石磊一起凑上来观察。

    慕清雨小心拈起最大的一片,琢磨了一下,喃喃道:“好像蛋壳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蛋壳。”石磊也低头观察着一片,说道:“比一般鸡蛋壳厚的多,外壳是黑色的。通过厚度来推测,这个蛋应该很大。”

    一颗很大的蛋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抬头看着岩洞上方的孔洞,心里纳闷。棺材里是装死人的,怎么会有蛋呢?

    石磊也表示出了强烈的好奇,说道:“虽然这是文物,但为了弄清真相,去除祸端,叶先生,我建议你开棺看个究竟!”

    “怎么开棺?”叶少阳受托下巴,嘀咕道:“你不说这什么铁桦木,比钢铁还硬吗,我又不是钢铁侠,有什么办法开棺?”

    石磊道:“办法总是有的,再硬的木头,也是木头,只要用火烧,肯定烧得开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动,不过随后一想,这里没有汽油之类的燃料,想要把棺材点燃也不容易,再说等一副棺材烧完,里面的邪物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,想了想还是放弃,随后想到一个办法:

    画了一张灵符,贴在岩洞上,故意留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然后从包里取出一束三色香,点燃后,透过缝隙伸进去,一只手在下面扇风,把更多的烟扇进去。

    烟熏!

    三色香的烟,能让一切邪物感到不适,因此常被用来驱鬼。

    叶少阳的办法就是:既然棺材是密封的,三色香的烟没有出口,只会在棺材里汇集。

    就算里面那个邪物修为再深,随着烟雾越来越浓,也早晚会耐不住,到时候只能通过这个孔洞出来,结果只能是一头撞在灵符上……到时候自己只要念咒收符,有一定把握能擒住这东西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边扇风,一边静静的等待,几分钟后,开始有烟雾从孔洞来倒溢出来,说明棺材里的烟已经够浓。

    但是那个吸食人血的东西,还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还真能忍!行,老子今天跟你耗上了!”

    眼看一束香快烧完,叶少阳干脆点了三束,伸进孔洞里,过了没一会,就听见棺材来传来一阵异动。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冷笑,有一种瓮中捉鳖的快感。

    当下更加小心谨慎,随时提防有东西从里面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一声巨响,紧接着一声高过一声是,从棺材里传来。

    慕清雨和石磊面面相觑,本能的站到叶少阳身后去,内心紧张到极点。

    岩洞里的烟越来越浓,慕清雨捂住鼻子,拽了叶少阳一把,“太多烟了,不对劲啊!”

    “反呛出来的,在忍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你看那边!”

    叶少阳顺着她手电照的方向一看,岩洞外面,居然浓烟滚滚,猛地一怔,想到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