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12章 封印化蛇1
    “升级了呗,总要有点提升。”

    四宝得意一笑,两人加速飞行,离开了岩洞。

    见岩洞附近只有紫阳道人一个人守着,其余三人都不见踪影,还当是他们偷懒,不知道干啥去了。

    顺着峭壁直接飞上去,快到山顶,两人念起回身咒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叶少阳缓缓睁开眼睛,用力吸了一口气,坐起来,转头去看四宝,很快也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秃子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瓜瓜凑上来,坐在两人中间,说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“嗯”了一声,这才抬起头,朝周围看去,顿时呆住了:

    帐篷已经没有了,到处……都是死尸、血块、碎肉。

    小青小白,美华橙子,守在帐篷的四个方向,见叶少阳醒来,都回过头来,亲热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?”叶少阳问道。

    瓜瓜道:“老大真是神算,知道他们要来,还好提前让哥几个埋伏好,不然你跟秃子可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四宝朝他狠狠瞪去:“你再叫我秃子,我让你变秃子!”

    瓜瓜条件反射的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“全撤了?”叶少阳问。

    瓜瓜点点头,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幸亏老五老六他们都来了,那个张果太强了,还有一个血巫,应该是首领,一把乌木杖中放出各种蛊毒,好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老五老六?”叶少阳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小青小白。”瓜瓜指着美华说道,“老大你把他们召上来之后,他们就开始闹,要重新排位,按入门时间,美华最早,但是谁让两次排位她都不在,所以最后各让一步,我是老……二哥。

    美华是老三,橙子老四,小青小白老五老六,雪琪和陈露随便他俩,反正是老七老八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绕了!”叶少阳大手一挥,“就这么定了,别以后每次见面都拍一次,还有,这排位你们记住就行,以后尽量称呼名字,免得我一时反应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也走上来,纳闷道:“少阳你怎么知道这么巫师一定会来,不辞辛苦的把他们从鬼域叫来?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既然拿到石碑,肯定要进岩洞探查,寻找镇压化蛇的位置,要去,自然只能用元神的形式。他们跟踪我那么久,其中还有通玄,我对他很了解,这人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道:“可是,那老教授不是用红绸布把石碑送进来的吗,应该不会走漏风声吧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笑:“如果风声不走漏,他们怎么会偷袭我?”

    李琳琳听到这,忍不住插了一句,道:“难道那教授是内奸?”

    “他未必是,但一定有人是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看着满地的尸体,道:“太可惜了,没有把那几个带头的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把这么多鬼仆妖仆等人召上来,叶少阳的目光,不光是保护自己和四宝,而是潜伏在帐篷里,诱敌深入,然后抓住一两个首领,拷问一番,至少能知道一点他们的行动轨迹。

    还有,他很想知道,小慧现在哪里,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少阳哥,少阳哥!”

    慕清雨的喊声,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站起来,透过残破的帐篷,看到很多人站在远处,不敢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让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慕清雨、蒋璐、石磊结伴而来,后面居然还跟着一个人:慕清风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很冷淡。

    “我哥是晚上才到的。”慕清雨解释,“当时你这边在作法,我进不来,就没告诉你,之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几人看着一地的尸首残肢,表情怪异。

    “这下麻烦了,这下麻烦了……”蒋璐搓着双手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就是被人袭击了,一帮血巫,还好抵挡住了。”叶少阳想起什么,问道:“对了,没波及到你们吧?”

    慕清雨解释说,他们所有人都被一股力量堵住帐篷,出不来,也没有伤亡。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这一点也是在他预料之中:

    血巫就算再疯狂,也不敢随便杀不相干的人,尤其是苗人,不然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死了这么多人,叶先生,怎么办啊?”蒋璐说完,又看看慕清风,“里翁,你也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挨个确定身份,无法确定的,直接掩埋,这件事不能报警。”慕清风道。

    善后工作,处理了很久,中间叶少阳也参与了对尸体的检查,居然发现一个没死的,急忙弄到帐篷里,一起审问。

    这巫师看上去二十多岁,皮肤很黑,涂着一层红色油彩,表情很镇定,对一切提问都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是血巫。”

    慕清风撬开他的嘴巴,把舌头拉出来,之间舌根下面是绿色的。

    “所有血巫,都喝过‘五草酒’。”慕清风解释道,这在湘西,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五草是山长青、绿子果、青梅根、紫兰花、灯笼芯。

    这五种植物,都是巫医常用的药物,但是五种的液体组合在一起,会产生一种类似酒的液体,能驱散邪气,让人免疫各种毒素。

    血巫长年跟各种阴气打交道,中蛊下毒,对自己身体损伤也很大,所以必须喝“五草酒”来驱邪气。

    但是这“五草酒”喝多了,舌根味蕾会变成绿色,这也成了苗人判断血巫的标准。

    慕清风见这血巫不愿交代,也不着急,沏了一杯茶,强行喂下去。

    不到几分钟,就看见这个被绑住的血巫,在地上翻滚起来,浑身扭动,大汗淋漓,看上去十分痛苦,口中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慕清风一脚踩在他脖子上,冷冷道:“这百虫蚀骨的滋味怎么样,你要是再不交代,挨过一时三刻,我也没法解了。”

    那血巫浑身哆嗦,两只充血发红的眼睛鼓胀得快要爆出来,脸皮抽搐,光看表情,就知道他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慕清雨等人,不忍看下去,把脑袋转到一边。

    慕清风冷冷看着脚下的血巫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突然间,那血巫惨叫一声,喷出一口黑血,抽搐了两下不动了。

    那一口黑血之中,有一堆长着一对钳子的虫子,在里面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(发晚了,算昨天的。今天依然三更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