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16章 鱼玄机2
    琴声停止,鱼玄机的声音传来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林三生立刻拱手,“后进林三生,明朝进士及第,久仰先生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三生……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叹道:“缘定三生,可惜也只有三生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林先生也为情所伤?”

    林三生叹了口气:“先生要是有兴趣,我愿从头说起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刚落,竹门打开。

    林三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刚要迈步跟上,房门突然合上了,只好耸了耸肩,跟萧逸云等人一起退到一边去等着。

    见四下无人,叶少阳挠了挠头,问萧逸云:“你说,他们两个会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萧逸云道:“不知道,我也不敢乱猜,反正我们的希望,都在这书生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四宝环顾左右,道:“那个什么井,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萧逸云道:“在孽镜台边上,别看没人,那地方可不能随便去,不然会陷入迷相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不知道所谓的迷相是什么,也没有细问,他的目的本来就不在这,他所关心的是,林三生到底能不能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一个风情万种的姑娘,在前面引路,穿过小院,来到门外。

    门上有一道卷帘。

    林三生站住,刚要施礼,那姑娘冷冷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态度有些冷漠。

    林三生进到门后,见房间里摆设相对简陋,很像是古时候一些人隐居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姑娘引着他,走进一个有珠帘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,身穿一袭绛红色的素服,端坐在一把木椅上,头发在脑后束起来,手里拿着一把拂尘,道姑打扮,但是依然难掩绝美容颜。

    林三生猜测这就是鱼玄机,躬身站立,几乎不敢抬头去看她的脸,这在古礼中是非常不礼貌的。

    鱼玄机上下打量他,见他表现成这样,心中有些满意,赐了座。

    之前引路的姑娘沏了两杯茶过来。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十娘,你也坐。”

    十娘就在一侧坐下,看着林三生,表情有些仇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三生很有点纳闷,忍不住打量了一番,确定自己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鱼玄机看在眼里,道:“十娘生前被一个读书人所骗,贻害终生,对读书人没有好感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十娘冷哼一声,道: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尤其是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听了这话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你之前感叹缘分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三生道:“先生有句诗: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其实有情郎也并非没有,只是没有遇到同样有情的姑娘,或是遇到了,又受到外力阻隔。

    用现代人的话说,在错的时间,遇到对的人,或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,都是悲剧。”

    “在错的时间,遇到对的人……”鱼玄机思索了一下,缓缓点头,看着林三生,道:“你之前说有情郎并非没有,这么说你是有情人了?”

    林三生惨然一笑,道:“不敢说有情,只是等了一个人几百年而已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面色一动,催促他详细说明。

    林三生就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:如何错过因缘、蹉跎六百年,到头来终于找到对方,却已经物非人也非……

    鱼玄机听完,与那个叫十娘的姑娘对视了一眼,然后苦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遇到的那位,也有这般痴情,我粉身碎骨也无憾了。”十娘喃喃说道,“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遗恨千年,依然解不开情结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苦笑道:“谁又解得开呢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三人各自沉默。

    林三生起身踱步,来到琴案上,看着上面一副古琴,惊道:“古琴绿绮!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正是。此琴为司马相如所作,司马君为道门中人,与我也算一脉传承,我生前便继承此琴,死后烧毁,化为阴物,终不忍弃之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道:“当年司马相如以绿绮琴演奏一曲《凤求凰》,赢的卓文君青睐,成为千古佳话,这琴也是有情之物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正是如此,先生既然认得此琴,想必也通音律,请试弹一曲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拱手道谢,坐到琴案前,心想自己当然不能弹《凤求凰》,不然就显得轻佻了,于是弹了一曲《广陵散》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在外面听见琴声,皱眉道:“怎么还弹上了,看来一时半会还出不来了,耽误事。”

    小白道:“我也没来过这,我们四处逛逛去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留四宝在这等消息,其余人绕过房舍,往桂花树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桂花树长的十分巨大,枝繁叶茂,香气馥郁,树下有一口泉眼,水流清澈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眼看到水边石头上长着一株紫色的植物,只有两片叶子,中间托着一朵粉色的花朵,层层叠叠,每一片花瓣的尖端,都有一道紫色,好像镶边一样,十分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啧啧称奇,蹲下来观看。

    叶少阳这才发现叶子上趴着一只肥大的青虫,正在啃食花叶,也不知犯了哪根筋,一时不忍心这么好看的花被毁掉,伸手把青虫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青虫回头咬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妈蛋!”叶少阳把青虫一把扔进草丛里,低头看时,手指被咬出两个牙印,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在萧逸云的提醒下,众人转头望去,他们来时走过那条空无一人的小路,此刻鬼影重重,两边是一身黑袍的鬼差,提着两道铁链,将一些鬼魂赶到路上去。

    男女老少都有,大部分都是过去的打扮:民国为主,还有不少打扮的像70年代宣传画上的人物,偶尔也有几个古装的。

    叶少阳不解其意,向萧逸云询问。

    “民国时候社会动乱,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最多,还有就是70年代那场运动,你懂得。更早时候的冤鬼,基本上都已经投胎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鬼魂神情愤然,似乎有些抵制,但耐不住被鬼差押送,来到孽镜台上,对着镜子照一会,从台上下来,每个鬼的表情都有变化,有一些变得坦然,有一些仰面长叹,也不得不放下前世的种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