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19章 红粉骷髅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那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十娘道:“叶天师可听说过红粉骷髅的典故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怔,没等开口,四宝抢过话头,道:“佛家有一则传闻,当年观世音为拯救迷途之人,化身美女,与之交\/媾,在最关键的时刻……你懂的,美女突然变成了骷髅,让人醒悟,大欢喜之后乃是大寂灭之意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闻言,心中一动,想到那化蛇幼崽,当时也是这样来吸取人的血肉,不过只是红粉骷髅的形式而已,跟四宝所说的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当下对四宝说道:“这恐怕只是传言,而且食色性也,我不觉得这种事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四宝摊了摊手,“我可没跟你辩论佛法,佛经里就是这么记载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皱起眉头,问十娘:“不知道前辈为什么问起这个典故。”

    十娘望着他,平静说道:“红粉佳人,到头来不过是骷髅一副,欢喜一场,到头来却是无尽的寂灭,一切逃不过宿命,叶天师,天机我也不能参透,言尽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中那一股凄凉之意,让叶少阳的心情也沉下去,虽然不知道那红粉骷髅的寓意,但肯定不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十娘叹了口气,又道:“叶天师,你之前劝过我,自己选择的路,哪怕到头来一场空,也无需后悔,毕竟还有回忆,总好过从来没拥有过。现在我也要反过来劝你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道了谢,招呼大家往回走,走了有一段路,身后传来鱼玄机的声音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叶少阳回头看去,鱼玄机不知什么时候出来,手拿一柄玉镜,来到孽镜台前,伸手从镜子前面的白气里捞了一把,灌入玉镜中,来到叶少阳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玉镜被我灌入孽镜台气,等你见到我那化身,她定然不明白自己的真身,到时候你这要用这镜子照她一下,她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接过镜子,看了看,外表寻常无奇,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鱼玄机和十娘很热情的跟林三生道别,目送他们走远。十娘喃喃道:“姐姐,人海茫茫,这叶天师能找到你那化身吗?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一切皆是机缘,这件事既然应在他身上,自然跟他有关,我那化身,应该是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十娘一听,微微蹙眉,说道:“假如是与他亲近之人,那便麻烦,到时候他一定徇私,不肯交人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笑了笑:“你只当我那镜子是白给的吗,那里除了孽镜台气,还灌入我一缕神念,只要找到那化身,立刻会传神于我,到时候他若帮忙便好,若不帮忙,我便自去收服,有什么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姐姐聪明。”十娘听她这么说,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突然,身后传来一阵异动。两位美女一起回头,见桂花树下的水潭里,站起来一个人影,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浑身晶莹剔透,头发散乱,身上没穿任何衣物,浑身亮晶晶的,似乎蒙着一层露水。

    鱼玄机二人,乃是巡游天使,阴司正神,一眼就看出这姑娘的真身,乃是一株仙草。

    十娘立刻知道了她的身份,诧异的问道:“你渡劫了?”

    那少女摇摇头,咬着牙,眨着泛红的眼睛说道:“都怪那道士,破了我的魔障,令我渡劫不成!我恨啊!”

    当下放声大哭起来。鱼玄机二人上前安慰,询问之下,少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鱼玄机听罢,与十娘对视一眼,对那少女说道:“这也不能怪他,他又不知道那青虫其实是助你渡劫的魔障,帮你破除,也是好心,只是办了坏事。”

    少女哼了一声,恨恨说道:“我管他是好心还是恶意,阻我渡劫,此仇不共戴天,我定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抬头对鱼玄机和十娘拜过,道:“承蒙二位仙娘,照顾我数百年,今日渡劫不成,我也瓜熟蒂落,无法再修行了,今日就要走了!”

    鱼玄机上前,在她肩上拍了三下,华光闪过,少女身上多了一件粉色素裙,头发挽成双环髻,看上去像个古代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面若桃花,皓齿明眸,倒也清纯秀丽。鱼玄机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少女上下打量自己,对自己这身打扮也很满意,冲鱼玄机笑了笑,道:“谢过仙娘。求仙娘再给我取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,说道:“你本是紫灵秋草,饮露珠修炼,各取一字,就叫秋露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未及答话,十娘说道:“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露珠消逝太快,寓意不好。”

    一抬头,看到她睫毛上那一串露珠,晶莹发亮,当即说道:“露珠现晶莹之光,光乃永恒,叫秋莹吧。”

    鱼玄机也点头,五指绕过拂尘尘尾,掐指一算,心头一沉。

    “秋莹……好,这名字好!”少女拍手笑道,突然又想到那个该死的道士,面色一寒,对鱼玄机二人拜道: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那个道士报仇了,二位仙娘保重,将来再见了!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你且别着急,那道士与我还有约,等他办完我嘱咐之事,你再去寻仇吧。你先去熟悉一下人间。”

    秋莹拜谢,化作一道紫烟,直接破开鬼域虚空离去。

    鱼玄机二人仰面望着。

    “瓜熟蒂落,花枯叶黄,你在取名上禳补,也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十娘道:“那姐姐又何必放她走?”

    鱼玄机道:“她偏生在渡劫最关键时刻,被叶少阳打断,一饮一啄,岂非天命,她哪里能杀得了叶少阳,只怕到最后……把自己都交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十娘听见她的话,猛然想到什么,把叶少阳之前照见来生源的经过说了一遍,暗自奇道:“莫非这是天命?”

    随即叹了口气,道:“大衍之道五十,不到最后,谁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那桂花树,道:“去采些花,我们做些桂花糕。”

    见十娘不解,鱼玄机道:“别人的事休去管他,我们去见阎罗王,先打个招呼,到时候借些鬼兵,去拿我那分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