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22章 复活的覃小慧
    他们都是大巫仙家族的精英。

    非凡坐在最中间,鬼头锡杖插在他面前的地上。锡杖前面,摆着一个法坛,上面架着香炉,燃烧着三束香,法坛下面的地上,埋着一个很大的坛子,坛口被用辰州符封住。

    非凡带头,所有人都在吟唱一种古老的咒语。在这些人的周身,漂浮着燃烧的烟,形成一种迷蒙的氤氲。

    非凡的面前,呈品字形摆着三只海碗,边上有三只珍珠鸡,木讷的站在。

    咒语的吟唱,终于停顿了一下,非凡拎起一只鸡,直接把头拧掉,把鸡血倒在面前第一只碗里,然后撒入很奇怪的灰,搅拌开来,喝上一大口,尽数喷在锡杖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锡环摇晃起来,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,中间的环子里,出现了一层红色的血光,好像泡沫一样,中间是一张长满血痂的脸,痛苦的惨叫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埋在地上那个巨大的坛子里,也有什么东西嚎叫着,一下下的往上顶着辰州符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鬼头锡杖安静下来。非凡再度引导大家吟唱咒语……

    通玄道人和张诗明没有加入他们,站在远处观望,顺便帮他们监督。

    “这么复杂的程序。巫术还真是奇怪。”张诗明纳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通玄道人道:“巫术的历史,比道佛二宗还要悠久,他们不布阵,画符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靠下蛊什么的吗?”张诗明忍不住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通玄道人摇摇头,“下蛊,炼毒,所谓的巫门十八术,都是巫师的个人行为,不免落了下乘,真正的巫术是现在你看到的这种,依靠集体的祭祀和祈祷、吟唱,来获取巫神的力量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观察片刻,说道:“就好像我们道家的阵法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类似,我们道家的法术,其实最早也是巫术。封神之战的时候,还没有道教一说,那时候就是所谓的三清诸神之力,与妖、鬼二道,其实没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听不太懂他的话,也没有去细想,再看场中,非凡已经重复了三次同样的程序:上香,杀鸡,撒糯米等等。

    口中吟唱的速度突然加快,语调也变得高亢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大巫仙家族的成员,也都跟着他的节奏,高声吟唱。

    远远听去,仿佛在举行一场歌剧。

    非凡双手握住鬼头锡杖,用力抖动,清脆的响声中,一道血气落在地上,缓缓凝固成一道人形,浑身血痂,正是还没有成形的无盐鬼女。

    木讷的站在那里,眼神空洞无物。

    接着非凡往嘴里吃了什么东西,咬了几下,喷了一口黑色液体,在地下坛子用来封口的辰州符上。

    辰州符立刻腐烂。

    “乌拉,出来!”

    非凡一声高叫,一袭黑发从坛子下面冒了出来,接着是一只脑袋,脸皮很白,但不是那种好看的白皙,而是惨白中透着一抹铁青。

    是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假如叶少阳在场,能够一眼看出,这是覃小慧——真正的大巫仙家族的传人,冰蚕“覃小慧”的主人,那具被从坟墓里偷走的尸体。

    边上那个浑身血痂的巫灵信女,才是冰蚕被复活了的魂魄。

    “这个冰蚕,之前已经化成精魄了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望着巫灵信女和覃小慧,用不可思议的口吻说道:“我只知道赵公明有还魂的本事,道风也有。但起码他们都是鬼或是阴神,没想到巫师居然也能为精魄还魂……我们道门法术,好像都做不到这个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献祭术,是一种违逆天命的交换,你知道他们家族为了复活冰蚕的鬼魂,付出多大代价?”

    通玄道人冷冷一笑,“十二个顶级的巫师,自\/焚而死,魂飞魄散。连上一任大巫仙,也是因为主持这场献祭,元气大伤,不然我以阴魂之体,倒还未必斗得过他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听完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来复活一只冰蚕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为了复活冰蚕,而是为了巫灵信女……就是那个死了的姑娘,冰蚕是她的妖仆,认主的时候,他们互相换过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冰蚕的体内,流着一丝巫灵信女的血,而大巫仙的传承,就是血脉!巫灵信女的血脉。

    既然她已经死了,为了不失去传承,他们想了个办法,就是帮冰蚕还魂,以冰蚕的肉身精血,塑造成无盐鬼女,然后与她主人的尸体结合……魂、血、尸三者合一,可以产生新的巫灵信女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听到心惊不已,过了半天才问道:“所谓的传承,到底是什么,让他们这么大费周章,还自愿牺牲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可能是某些神秘的巫术,只有巫灵信女才能学会。总之在大巫仙家族里,巫灵信女才是最高主宰,所谓的大巫仙,也只是充当护卫之类,只因为这一任的巫灵信女意外死亡,大巫仙才临时摄权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皱起了眉头,朝场中望去。

    非凡又完成了一套复杂的祭祀过程,用芭蕉叶,将无盐鬼女和那尸体裹在一起,面对着面,用一种火上烤的冒泡的胶状物,把两人的额头、嘴巴、鼻子都贴在一起,十指相扣,使两个人完全贴合。

    接着,用红绸布将两人从头到脚紧紧裹住,在一旁作法。众人又吟唱起来,轮流走过去,咬破舌尖,往那被红绸布裹住的两个人影上吐一口血,立刻被吸收进去,这人仿佛很是疲惫,踉跄离开。

    红绸布里的两个身体,开始扭动,发出惨叫,仿佛正在经历一间非常痛苦的事情。接着,原本两个的身体,逐渐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样制造出来的……到底算是什么呢?”张诗明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通玄道人诡笑一声,道:“说到底,也就是一具鬼尸,不过形态特殊点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诗明本想说这有违天道阴律,突然想到自己,已经背叛师门,虽然还是人类,但也不再是除魔卫道的人间法师,根本没有资格去说别人,心中不免一阵唏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