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69章 大闹尼姑庵2
    叶少阳知道这是佛教剃度的一种仪式,好像叫净面,貌似只有尼姑才这样:受戒之人口喊菩提叶,摆正姿势,等诵经结束,才能取下白布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具体缘由,叶少阳也看不清楚,情急中上下打量起来:这妹子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披散开来,长到肩下。

    无论是头发长度,还是身材,都与芮冷玉符合,叶少阳冲她喊道:“冷玉!冷玉是我啊!我来找你了,别出家了!”

    芮冷玉嘴巴动了动,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反应,让叶少阳确信了自己的判断,面前这个一定是冷玉,不然直接就开口否认了,欲言又止,无非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冷玉,上次你真的误会了,我跟慕清雨什么关系都没有,我这一两句话解释不清啊!”

    叶少阳边说便走过去。

    这当口,从大雄宝殿上方传来一声清喝:“给我挡住这大胆狂徒!”

    从中院两边的厢房里,立刻涌出数十个尼姑,一个个手里都拿着竹篾制成的剑,横在中间,挡在叶少阳等待剃度的叶少阳中间。

    三道白衣尼姑,从大雄宝殿上飞身而下,快步走来,站在最上面的台阶上,远远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也看过去,发现这三个尼姑大概都是三十多岁,相貌有几分相似,长得还挺漂亮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向前走了两步,斥道: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敢闯我山门!”

    叶少阳打了个稽首,指了芮冷玉一下,说道:“实在抱歉,我是来找她的,她本来是我的……女朋友,因为误会我,一怒之下才出家的,求师太成全,把她还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那师太斥道,“佛缘广大,在乎一心,要出家的是她,我也给了她七天时间思考,她一意要出家,便是看破红尘,与佛有缘,与你何干?

    退一步说,你来找人,应该着我门下之人通报,怎么能擅闯我这比丘尼清修之地!”

    叶少阳拱了拱手,解释道:“这的确是我错了。不过也是情况紧急,没办法了,我要是等人通报,怕是她连头发都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阳!”

    “人墙”之中,一个姑娘叫了起来,上下打量叶少阳一眼,急忙退到台阶上,对那俏师太喊道:“掌教,这就是叶少阳!”

    叶少阳打量过去,好像有几分面熟,猛然想起,貌似是上次封印记九尾天狐的时候,这小尼姑也在场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叶少阳!”

    那俏师太,还有旁边两个都瞪大了眼睛,吃惊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既然认识就好办。叶少阳笑笑,“三位师太,给个面子呗。”

    中间那俏师太道:“要是不给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不守规矩的叶少阳,贫尼听说你当天为了救道风,不惜与法术界为敌,大破诛仙剑阵,很是威风,今日相见,果然是如此不守规矩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沉,让她们知道自己的身份,反而坏了事,自己以前风头出多了,今天总算是掉到自己挖的坑里。

    俏师太走到芮冷玉身边,芮冷玉张嘴想要开口,俏师太说道:“仪式未完,你不可开言,你就点头或摇头便可,我问你,你可愿剃度出家?”

    叶少阳立刻紧张起来,望着芮冷玉,见她似乎犹豫了一会,然后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俏师太转头望着叶少阳,冷笑道:“这可是人家自己的选择,叶少阳,你可不能替人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情绪激动,根本不理她,冲芮冷玉喊道:“那真的是误会,我跟慕清雨没有任何关系,不过我确实错了,没及时来找你,是我对不起你,你跟我回去可好,将来什么事都依你,我这辈子也不离开你半步了!”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尼姑的面,叶少阳大喊大叫,丝毫不害羞的对芮冷玉表白,周围那些尼姑几时见过这阵势,年老的直皱眉头,十分不耐。年轻点的却是感到可乐,偷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俏师太呵斥道,“庄严佛净土,岂容你满口靡靡淫语,污秽佛音!”

    叶少阳冷哼一声道:“********怎么就是污秽了,你这什么理论。”

    俏师太道:“红粉骷髅,白骨皮相,一切都是贪嗔痴念作祟。世人执迷贪嗔痴三毒,耽于****,沉湎于无边苦海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可是我们谈恋爱什么的,没觉得苦啊,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俏师太道:“业障之中,而不自知,大错特错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笑着摇摇头,“我不懂论道,我只说一点,照你的说法,世人若是都克服了贪嗔痴念,都灭人欲修无为,只怕早就绝后了,也没有……师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俏师太身为峨眉掌教,从来没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,不过她毕竟得道神尼,倒也不怎么生气,只对叶少阳冷冷说道:“你乃道门天师,敢要和贫尼论道吗?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便论这贪嗔痴三念,是否世间毒害!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师太是想证实贪嗔痴是毒,好吧我承认就是了,不过……师太你也输了。”

    俏师太大惊,道:“你何出此言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她,笑了笑:“师太,你一味要跟我论道,争个高低,不也是动了嗔念吗,师太佛法高深,修行多年,都受嗔念荼毒,这个道理,还用得着辩吗?”

    俏师太一愣,朝左右两位师妹看了一眼,面露惭色,宣了声佛号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惭愧,惭愧……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缓缓抬头,望着叶少阳说道:“叶少阳,你不愧是茅山天师,论道,贫尼输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立刻对她大有好感:一派之主,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,输了就认,委实难的。

    不过俏师太接下来的一番话,却是让他高兴不起来:

    “这女子想要受戒剃度,是她自己的心意,贫尼也让她静心七天,她仍然要出家,贫尼自然无法阻拦。你若是能劝她离开,贫尼没话说,你说劝她不走,贫尼将依规矩为她剃度受戒,你也无权阻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