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83章 鱼玄机的背景1
    吃完饭,三人逛了一会,回到酒店,商量明天的行程。

    这件事自然是由小鱼主导,定好了行程,小鱼非常满意的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好啦,本公举去美美的睡一觉,冷玉姐,你们久别重逢,今晚不要闹得太凶哦!”

    说完逃回自己的屋里去,把门反锁,说什么也不给芮冷玉开门。

    “我要洗澡,换睡衣!”芮冷玉用力敲门。

    “呃,我那屋也有睡衣的。”叶少阳挠着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芮冷玉瞪了他一眼,到衣柜里取了一套酒店的睡衣,进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睡衣下摆比较短,而且是系扣的那种,中间有一道缝,下面露出两条白生生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叶少阳瞥了一眼,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芮冷玉没理他,去吧台上拿了一瓶饮料,走到窗前站着。

    叶少阳从后面看着她曼妙的身姿,很想上去抱她一把,犹豫再三,总算鼓起勇气,刚走过去,芮冷玉突然转过身来,靠在窗台上,望着他说道:“叶少阳,有些事情,我越想越不对劲,得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额,啥事?”

    芮冷玉对他勾了勾手,叶少阳狐疑的走过去,立刻被她搂住脖子,接吻起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浑身一颤,瞪大眼睛看她,这幸福……也来得太快了吧!

    干脆闭上眼睛,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情节如果顺着发展下去,之后就是推倒美人,但是叶少阳没能得手,想要把芮冷玉推倒的时候,自己却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芮冷玉坐在床上,歪着脑袋看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满眼喷火的叶少阳眼中,她浑身上下都透着妩媚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想聊天之类的。”叶少阳喘着粗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聊天。”芮冷玉冷冷一笑,“叶少阳,你果然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愣,说道:“你胡说什么,你都没试过,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接吻!你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悔过……”叶少阳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芮冷玉冷漠的说道,“白天接吻的时候,我就觉得不对劲,你……好像很有经验,绝对不是初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如同一盆凉水,瞬间浇灭了叶少阳心中的****,敢情她刚才主动向自己索吻,是为了验证这个!

    顿时后悔不迭,方才只顾着恣意放纵了,甚至故意表现的老练,早知道就装成萌新,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没谈过几场恋爱,你直说,放心我不生气。”芮冷玉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嘿嘿……”叶少阳紧张的搓着手,内心极度犹豫,要不要说出真相,俗话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,叶少阳虽然在感情上是白痴,但是直觉告诉他,坚决不能说。

    突然,小鱼的房门打开,小鱼到客厅来倒水喝,经过他们卧室门外,伸头看了一眼,诡笑道:“你们还没开始啊?”

    芮冷玉突然起身出去,口中说道:“我不想知道了,你以后也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上前拦住她,咬牙说道:“行行行,我说,是……”

    芮冷玉猛然转身,伸手捂住他嘴巴,说道:“我猜得到是谁,但是你不要说了,我宁愿自己猜错,免得心里不舒服,虽然……这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如临大赦,急忙点头,抓着她的手说道:“以前的事,我也不开脱了,反正以后不会了,而且,我跟她只亲过,别的什么都没做过,这点我绝对可以保证!”

    芮冷玉哼了一声,不过听着已经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想要上前一步抱她,被她推开,瞪了他一眼:“还想好事呢,我睡觉去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过去敲小鱼的房门,之前小鱼出来喝水回去,又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敲了半天,小鱼才把门打开,调笑了一会,放芮冷玉进去。

    小鱼的房间有自己贴的三道血精符,还有惊魂铃,再加上芮冷玉在,叶少阳完全放心,去洗了澡,躺在床上,想到芮冷玉,真是越想越开心。

    虽然过程有点坑,但自己好歹把她找回来了,而且……关系也更近一步,甚至还亲嘴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感觉,简直美好到了极点,可惜时间太短……

    突然听见咔嚓一声,房门被打开,芮冷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个激灵,从床上坐了起来,内心忍不住狂跳,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!看来今晚自己今晚要贞洁不保了啊。咦,等等,冷玉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?

    “你昨晚,在哪里睡的?”芮冷玉劈头问道。

    什、什么?

    “小鱼告诉你了?”话一出口,叶少阳立刻觉察不对,这一反问,等于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果然,芮冷玉嘴角浮起冷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你别误会,昨晚她说她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去陪她睡了?”芮冷玉冷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我是在她房间睡的没错,不过我可没跟她睡啊,我是在地上睡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哼,你放着好端端的房间不睡,跑人家姑娘房间地下睡,你觉得我信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确实有点难以相信,不过是真的啊。”叶少阳赶紧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芮冷玉听完,冷哼一声,“小鱼睡了,明天我再问她,如果有一个地方说的不对,你等着!”

    “你只管问。”叶少阳咦了一声,“我说,她既然睡下了,你是怎么知道我昨晚在她房间过夜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扔了一条衬衫和一双袜子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拿起来一看,是自己的,恍然大悟:这是昨晚自己睡前脱下的,早上衬衫和袜子都换了,昨天穿的也没收拾,就扔在地上了,没想到竟然成了芮冷玉怀疑的对象。

    叶少阳老泪纵横,叹道:“幸亏我没在她房间换内裤啊,不然我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!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废话,你好端端怎么会在人家房间脱内裤?”

    叶少阳无奈耸了耸肩,心中暗暗感到奇怪:芮冷玉从来都是非常安静、冷漠的一个人,怎么这次见面之后,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,当下笑着对芮冷玉说道:“奇怪不奇怪,从前以为你是不会在乎这些细节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