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85章 鬼门七绝
    叶少阳沉吟道:“这几位司主,我有一半都没打过交道,可是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鱼玄机,没想到地位居然这么高!”

    张某说道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之前的巡游司司主仓央大法师,已往生无极,鱼道长是补缺上任,之前她一直负责管辖孽镜台,现在仍然居住在孽镜台,只是加封巡游天神,统摄巡游司,时间并不久。加上是一女子,不爱抛头露面,行为低调,因此声名不显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张某对叶少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叶少阳心领神会,画了一张隐气符,贴在窗台上,造成一方开放性的结界,屋里说的话,人可以听,但鬼听不到,从而避免泄密。

    &nbsp|猪|猪|岛|小说www.[zhu][zhu][dao].com; 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,有日夜巡游,耳朵极好,在人间游荡,偏偏还就是巡游司的人,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听说,鱼玄机跟阎罗王有关系?”

    张某道:“什么关系?乱嚼阴神的舌头,是要下割舌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!”叶少阳眼皮一翻,“你少诓我,我哪知道他们有什么关系,你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张某哈哈一笑,“这件事,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,森罗殿那位,与她关系好,却是不假,但你知这其中有何缘故?”

    “你爱说就说!”叶少阳实在有点不耐烦了,跟这些古代文人打交道就是累,说个话各种反问、卖关子,一点都不爽快。

    张某压低声音,说道:“其实啊,鱼玄机最大的后台,不是阎罗王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珠子一转,又要卖关子,叶少阳一巴掌打在他头上,“赶紧说,不说滚蛋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酆都大帝。”张某揉了揉脑袋,非常不爽。被天师拍脑门,虽然没用什么力气,但感觉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叶少阳与芮冷玉互相看了一眼,两个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叶少阳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段秘辛,很有些年头了,就算在阴司,知道的人也不多,叶天师若是想知道,二十刀纸!”

    张某说完,自己先朝一边退开,警惕的说道:“我这可不是卖关子,我来找你就是为了挣钱,俗话说,有钱能使鬼推磨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没问题,你快说!”

    张某嘿嘿一笑,十分满意,这才凑上来说道:“鱼玄机生前就是道门弟子,死后因为一些机缘,拜入大帝门下,修习阴冥鬼术,百年有成,这才出师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听了这话,心中惶然不已,真没想到,鱼玄机居然有这么牛逼的背景……怪不得行事率性,连阎罗王那边都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听说酆都大帝不管阴司任何具体事务,她就算是大帝弟子,大帝也绝不会偏袒她的。”

    张某点头说道:“话虽如此,但是大帝的面子,总是要给的,而且……根本不需要大帝出面,她那几个师兄,关键时刻自然会帮她一把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不明就里,问道:“她师兄是谁?”

    张某道:“大帝门客三千,但嫡传内门,也只有数人,个个都官居要职,我只说三人:天子殿崔大判官、伏魔天师钟馗元帅、玄坛财神赵公明……”

    芮冷玉一听,捂住嘴巴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倒是并不太吃惊,作为道门天师,这段秘辛他也略有了解:阴司之中,凡是道门出身的,名义上都是酆都大帝的弟子,但真正拜大帝为师学艺的并不多,只有七个人,号称“鬼门七绝”,除了这三位在阴司担任要职,另外四人则身份神秘。

    鬼域与人间一样,也盛行八卦,多年来,在阴司的民间,也一直都在猜测“鬼门七绝”另外四人的身份,流传最广的说法是:其中一人乃是大帝座下首席鬼使:青衣。

    据说青衣修为极深,不在钟馗和赵公明之下,但身份神秘到极点,尤其是近几十年来,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七绝”之中,还有一人的身份,最广为流传,据说,七人中那个修为最深的,不是青衣,而是……太阴山上的那位。

    叶少阳收回联翩浮想,把思绪放在鱼玄机身上,心想这鱼玄机既然是酆都大帝的正牌弟子,虽然是后来收的,跟鬼门七绝没法相比,但也是登堂入室,名义上算是这七人的师妹。

    当下暗暗吸了一口气,恍然说道:“怪不得她之前没跟我动手,原来是看着崔府君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张某说道:“是了。你与鱼玄机之争,这几个大佬碍于身份,绝对不会参与,但是难保不会暗中帮她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无奈的耸了耸肩,说道:“那也没办法,反正已经杠上了,我就不相信,这几个大佬还能派阴兵来缉拿我不成?”

    张某道:“就是这个理,叶天师,你如果坚持要与鱼玄机为敌,切记,万不可去鬼域与她争斗,一来你在鬼域恐不是她的对手,二来你若是去了鬼域,等于给了几个大佬借题发挥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在人间,兵来将挡,只要我不犯阴律,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张某拱了拱手,笑道:“叶天师明白,那再好不过。告辞了,记得给我烧纸!”

    张某说走就走,这点倒是不磨叽。

    叶少阳目送他从窗外离开,回到床边坐下,芮冷玉搬了一把椅子过来,坐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“喂,你想什么呢。”芮冷玉见他盯着自己胸前,一动不动,还以为他在思考什么,叫了一声,叶少阳有点尴尬的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芮冷玉觉得不对,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的坐姿不太对,领口有点低,叶少阳坐的位置正好能看进去,急忙往上拉了拉衣服,冷冷道:“看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愣,见真相被道破,顿时面红耳赤,有点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行啊叶少阳,这种时候,你居然还有心思偷窥,你的心得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不是放松一下吗。”叶少阳吐了吐舌头,故意问道:“那啥,你对这事情怎么看?”

    (三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