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200章 小鱼保卫战2
    青云子挥了挥手,“罢了,护法吧!”

    当下把太乙拂尘插进袖子里,双手环抱在身前,双手合握,拇指相交,捏住中指指纹与无名指午纹,形如双鱼图,乃是作法的起手式子午诀,口中祝祷一番,拈香在长明灯上点燃,插在法坛的香炉中。

    把发髻解开,用绛红色布带在额头绕过一圈,扎住散落的长发,点燃一道灵符,在长明灯上烧掉,口中用古音唱起咒语来。

    声音古朴厚重,带有一种古风韵味。

    青云子手持太乙拂尘,踏着天罡步,在灵台上舞~猪~猪~岛~小~说~www~zHuzhuDao~com动起来。叶少阳从灵台上跳下去,拿出勾魂索,面朝北方。

    北方为阴,鬼魂入室,正常情况下必然从北面来。

    仓库里所有的灯都熄灭了,只有十六盏长明灯照亮,叶少阳抬头看着灵台顶端的青云子,在烛光中翩然舞动,作法不停,很有一种神秘的感觉。

    叶少阳突然想起《三国演义》里借东风的诸葛亮,尤其是老版的,唐蓝翔表演的很有高人范,不过作法的一招一式都是假的,眼前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斩灵术。

    所谓斩灵术,是将人的三魂从体内提出来,斩去一切与本人有关联的因果。

    道门有云:三魂难斩,三尸难灭。

    想要三魂提出来,逐个斩去因果,非常难以做到。叶少阳之前对几个人用过搜魂术,重组三魂七魄,已经竭尽全力,这斩灵术在难度上还要更胜一筹,尤其是从三魂中剥去因果,非有大神通,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斩灵需要连斩三次,耗时许久,在作法的时候,绝对不能被打断,所以才需要叶少阳护法。

    灵台上,青云子停止念咒,来到小鱼面前,太乙拂尘从小鱼脸上拂过,带出一缕魂魄,头顶现红光,乃是小鱼的天魂。

    青云子道:“上旗!”

    叶少阳立刻取出天风雷火旗,丢了过去,青云子接住,立刻裹住小鱼的天魂,提起长明灯,吹了点灯油进去。

    小鱼的肉身哀嚎一声,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寂静的仓库里响起老郭的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叶少阳转头看去,老郭脸色苍白,满头大汗,看样子紧张的随时都能昏过去。

    十指连心,更何况是自己的子女。叶少阳完全可以理解,对老郭点点头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周围风平浪静,该来的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四宝和芮冷玉已经分开,站定在东南角和西南角,表情严肃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叶少阳嘟起嘴吧,对芮冷玉做了个亲吻的口型,芮冷玉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叶少阳正感到好玩,悬在腰间的惊魂铃突然铃声大作,叶少阳捏了个指诀,按在惊魂铃上,停止警报,抬头看去,几米远的地面上,突然钻出一个脑袋,是一个头上生角的鬼怪,探头探脑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没等他站直,叶少阳一把铜豆子打了过去,“天师作法,一切邪物不可靠近!”

    那鬼被铜豆子击中,身上冒出一股白烟,惨叫一声,在地上一滚,又从地面钻了下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暗暗心惊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芮冷玉、四宝等人脸上也都露出了悚然的表情,连正在作法的青云子也轻声说道:“真是触了霉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那个小鬼,分明是鱼玄机派来的探子,是前来观察情况的。本身修为低微,没有什么,这样的就算来一千个,叶少阳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是这鬼是从地下钻出来的,而且被打之后,又钻了回去!

    大凡鬼妖邪灵,虽然可以穿墙入地,但会尽量减少这种行为,因为墙壁为土,门为木,都具有阳间的五行属性,鬼魂从中间穿过,体内阴气会被扰乱,虽然没什么事,但总是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因此每次张某等人走阴,要么从窗户进来,要么从门缝钻进来,正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回到鬼域,鬼魂也需要破开虚空,这需要时间,尤其是在中了法术的时候,根本来不及在短时间内做到,否则,在与法师争斗时,一旦受挫就钻地逃走,多耍流氓。

    以方才那小鬼的修为,受伤之后,更加不可能立刻破开虚空,他能瞬间来去,只有一个原因:

    地藏王放开了这一片地方的禁制,随时可以出入。

    这么做,自然是为了帮助鱼玄机。

    “地藏王啊!”瓜瓜趴在二楼栏杆上,惊的两只眼睛瞪得老大,“鱼玄机居然买通了地藏王……”

    雪琪说道:“别傻了,地藏王怎么可能来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地藏王当然不可能来人间,只是这件事未免更复杂了。得罪了地藏王,老大将来走阴,只怕是要受责难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仓库里火光闪烁,众人连忙定睛望去,只见灵台靠近北面的那一排长明灯似乎被风吹动,灯火闪烁,近乎熄灭。

    叶少阳立刻画了一张定风符,打了出去,向前飞了几米远,似乎遇到阻力,在半空中悬停,上面的符文立刻融化,形成一道紫光结界,挡住了灵台。

    阴风渐渐停息,陷入平静。

    叶少阳知道,这是暴风雨到来之前最后的平静,缓缓吸了一口气,朗声说道:“来就来了,磨叽什么,出来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平地里突然卷起一股狂风,吹在人身上,能冷到骨子里去,那种酸麻的感觉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一股股黑色的鬼气,从叶少阳对面十几米远的地方升了起来,瞬间弥漫开来,仿佛是一朵乌云,占据了一面墙的宽度。

    一个冷漠的女声,从乌云中传了出来:“无量观,青云祖师,贫道有礼!”

    正是鱼玄机!

    叶少阳深深吸了一口气,该来的总算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青云子身份特殊,鱼玄机也不敢唐突,先礼后兵,因此自称贫道,先以礼数相见。

    青云子正作法到关键时刻,没搭理,从绶带上拔下一把桃木剑,左手从小鱼肉身和被天风雷火旗包括的天魂中间虚空捞了一把,用力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上去什么也没有斩到,但看青云子的表情,有些疲累,在火光下可以看到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