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269章 不寻常的鬼1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叶少阳倒是无所谓,不去更好,省的跑着一趟了。

    青云子说道:“假如道风请你帮忙,不管任何事,你都不要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找我帮忙?”

    那边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靠,一个个都这么神秘,什么都不让我自己知道,得,反正也不让自己去了,让他们那帮人自己折腾去吧,自己也乐得清闲。

    把手机放下,叶少阳躺下睡觉,过了一会,却又忍不住坐起来,拿起手机,给青云子了个短信,内容就是让他注意安全,假如需要自己帮忙,及时通知自己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谢雨晴打来电话,让他在家里等着,自己马上开车过来接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听音乐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叶少阳浑身一颤,“听什么音乐会啊,你不是说查到线索,找我一起去破案吗!”

    “废话,知道还问,赶紧出来,十分钟后我去你小区外面接你!”

    叶少阳无语,换了衣服,去拿背包和腰带,这才想起腰带被火烧坏了,背包也破了几个洞,被老郭拿去修补,还没有送过来,无奈只好随手拿了几样便携的法器塞在口袋里,匆匆出门。

    瓜瓜昨晚就出去玩了,一直没回来,暂时没什么情况,叶少阳也懒得召唤他,这时他才明白,这货根本就不是因为想自己了才跟着自己回来,完全就是憋得受不了,想要回人间来玩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去之后,就派人展开调查,现在有两个情况,第一,康多工厂非常封闭,我们没有搜查令,连工厂的门几乎都进不去。第二,我们找到一个叫刘山的,跟汤怀是好朋友,而且就在汤怀失踪的几天之后,刘山也辞职,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我们已经联系到他,他目前住在租住房里,我跟他约好下午见面,或许他对汤怀的死,会知道一点什么,再不济他也在康多工厂做过,找他谈很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心里想,汤怀失踪没几天,这个人就辞职了,或许两者之间真的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汽车开到北郊。

    这里地处偏僻,几乎是一片荒野,不过道路两边,各种工厂鳞次栉比,叶少阳从谢雨晴口中得知,这里是石城的开区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一个城中村前面,两人下车,从狭窄的街道上走过。

    街上行人很少,叶少阳猜测,在这里住的全是附近工厂的工人,这个点大多数都在上班。

    街上又脏又乱,人行道上满是垃圾和油垢,走起来都得小心翼翼,免得摔倒。

    谢雨晴打电话给那个叫刘山的,询问他具体位置,电话却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是街道左边,一栋红色的砖楼,顶层的阁楼就是……哪里有红色砖楼?”谢雨晴东张西望,口中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吗?”

    叶少阳现了一栋红色小楼,指给谢雨晴看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所谓红色砖楼,就是没有泥墙的楼,看墙体的破旧程度,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,一共三层,顶楼是一个尖顶。

    一楼有个生锈的铁门,敞开着,门上用粉笔写着“有房出租”。

    两人进去之后,直奔三楼。

    谢雨晴抬手敲门,结果门一推就开了,他们进去之后,门又自动关上了。

    谢雨晴有些紧张的看了叶少阳一眼,叶少阳摆了摆,转头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套房,外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造成屋里光线很暗。

    房间里乱糟糟的,餐桌上还有一些没吃完的方便面残汤,也不知道放了几百年了,居然霉了,出阵阵令人恶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套间中间的隔门打开着。

    谢雨晴冲着里面叫了几声刘山的名字,里面终于响起一个虚弱的声音:“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拉了谢雨晴一把,自己率先走进去。

    套间的里面是卧室,两边窗帘都拉上了,光线更暗,床摆在中间,床上躺着一个人,叶少阳看了一眼就愣住了:

    床上铺着厚厚的被褥,这人的身上还裹着至少三床棉被。

    虽然夏天已经过去,但是裹着这么厚的棉被睡觉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谢雨晴也注意到情况的异常,上前轻轻叫了一声:“刘山?”

    床上的人慢慢转过头来,幸好他转头了,不然叶少阳真以为他是一具尸体,走过去,俯身看去。

    床上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面黄肌瘦,瘦的像一副骷髅,头很长,蓬头柜面的,看着比街边的流浪汉还要憔悴,但的确是人。

    叶少阳睁大眼睛看看他,又看看床上的棉被,说道:“我说大哥,你不热啊?”

    “我冷……”刘山虚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生病了吧?出冷子了?”谢雨晴走上前,想看看他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把拉住她,“你家出冷子能出成这样?”

    自己上前,摸了摸刘山的脑门,的确凉得跟冰块似的,于是抓住他一只手,扣在脉门上,用罡气感知了一下,眉头皱了起来,低头望着刘山,起呆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谢雨晴问。

    “他要死了!”

    叶少阳缓缓说道:“他体内已经没什么阳气了,没有阳气,人必死无疑,还好他的心脉里还有一点阳气,苟延残喘而已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只剩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谢雨晴失声说道,“得病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他上周还在工厂上班,什么病这么狠,能在一周时间萎缩成这样?”

    刘山听见他们的对话,嘴唇蠕动起来,气若游丝的说道:“我没病,有鬼,有鬼吸我的气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和谢雨晴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说话,你饿不饿?”叶少阳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只大茶缸,里面有半缸子水,边上还有一些饼干和方便面,看来他最近都是靠这东西充饥的。

    刘山点点头。“我两天……没吃东西了,我吃不下硬东西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他现在这样子,难保不会说着说着话就死了,先补充点营养,你去给他弄点粥来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