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55章 海阔天空
    瓜瓜偷偷瞥了九尾天狐一眼,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这时候两道人影,从宫门外飘然而来,是林三生和李琳琳,在人群中找到叶少阳,林三生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没事,怎么样,九尾天狐呢,是不是被你灭了?”

    瓜瓜等人急忙摆手,对他连连使眼色,朝九尾天狐指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,哪里来的这个姑娘?”

    林三生想要凑过去看,叶少阳怕他乱说话,急忙把他跟李琳琳拉到一边,简单说了大概。

    两人当场就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收了……九尾天狐,天哪!”李琳琳捂着嘴巴,“林郎快扶着我,我要昏过去了!”

    说完往林三生身上靠,林三生不耐烦地把她推到一边去,冲叶少阳无奈地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发生在叶少阳身上,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从袖子里拿出两副黄裱纸打成的包裹,扔给叶少阳。“收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的两味药,车离草和紫藤花,姥姥一死,师父就差我们去找这两位草药了。一样一包,估计够你用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头一暖,笑了笑,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和李琳琳立刻走到“宝山”前,去挑选自己中意的宝贝去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大,看到草药我才想起来,这是道风给我的,从姥姥的残骸中间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从兜里摸出一枚桃核形状的东西,交给叶少阳。

    是血菩提!

    有了它,覃小慧就有救了。

    这一场残酷的战斗,为的就是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这很可能是世上最后一颗血菩提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小心翼翼的装进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小白撅了撅嘴,眼底闪过一丝怅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广宗天师结束了作法,九尾天狐睁开眼睛,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叶少阳急忙上前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有一丝妖力被从内丹里抽出来,只有一丝。”

    广宗天师对她说道:“你回去之后,每天用这心法修炼半个时辰,绝不能贪多,不然容易失去控制,走火入魔,之后……就是看你坚持了,你现在虽然只有两成修为,也远远强过一般鬼妖,不要太心急了。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广宗天师把目光移到叶少阳脸上,说道:“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叶少阳指着那一对鬼器,道,“这些东西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要带走?”

    “我可带不走,带走也没用,这都够武装一个宗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如今姥姥已死,方圆几百里再无大妖,正是我清风观广收弟子的时候,这些鬼器正好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听,惊道:“干啥,你不会也想自立为王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为王八,我还为乌龟呢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。”叶少阳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广宗天师道:“我斩却三尸,只是一善根,没有任何世俗欲望,这里混沌初生,生灵灵智未开,我要用道宗来教化他们,能教化一个是一个,所以首先我清风观得扩大势力,这是传道的基础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道:“明白了,自古以来,传道为重,法术为轻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各司其职而已。”

    广宗天师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如今姥姥被诛,我请你做的事情,也算完成一半,等此间事走上正轨,我去寻你,再商讨如何去青冥界营救燕赤霞,你且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捉鬼联盟的成员都走了过来,站成一排,望着叶少阳。

    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,叶少阳说道:“小青先跟我走,去阴司探探风,其余人留下帮大师做事,一边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这是之前就安排好的,大家都没话说,纷纷跟叶少阳道别,让他保重。

    “七宝,丽丽,炭头,你们三个好生修炼,将来回到阴司,也好谋个出身!”

    “谋出生不重要,我们绝不会给捉鬼联盟丢脸!”炭头咬牙说道,不过是七八岁的小鬼,那刚毅的神情,如同成人。

    叶少阳笑着点了点头,想着自己无意中创建的捉鬼联盟——这名字还是谢雨晴取的,蹩脚的很,没想到现在发展到这么多人了,而他们,都奉自己为老大……

    这种感觉,还是蛮爽的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时激动,做了一个很二比的动作:双手握紧拳头,一只在前,做出超人一样飞行的姿势,说道:“兄弟们,不管前途怎么样,咱们一起冲啊,杀出一片天来!”

    结果所有人都露出嫌弃的表情。

    瓜瓜摇了摇头,故作成熟的说道:“老大,咱成熟点,别那么幼稚好吗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张脸顿时红透了。

    这脸丢的……还当着自己的门人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一定要跟他回去,叶少阳也没拒绝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仔细问她。

    瓜瓜身为叶少阳的贴身小跟班,自然也跟着他。

    捉鬼联盟的成员们一路相送。

    下山路上,瓜瓜皱眉望着大伙,说道:“太沉默了,跟送葬似的,兄弟们来点音乐。”

    七宝立刻唱起来:“你是我滴小呀小苹果……”

    瓜瓜立刻往他头上拍了一下,“这时候唱这个干什么,来点激情澎湃的,我平时教你们的那首,我起个头:今天我,寒夜里看雪飘过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浑身哆嗦了一下,这不是家驹的《海阔天空》吗,自己手机的默认音乐,瓜瓜也喜欢听,没事总哼哼,看来之前在这里的一段时间,没少教他们唱歌。

    偷偷看了九尾天狐一眼,正好九尾天狐也在看她,叶少阳笑了笑,“你慢慢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道:“什么鸟语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粤语,一种方言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起唱: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,背弃了理想,谁人都可以,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……”

    瓜瓜接上:“哦也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彻底凌乱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听着一帮小鬼唱流行歌曲,还是粤语的,唱的乱七八糟,叶少阳心里就像有一头九尾狐咣咣的踩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