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73章 纸人的牺牲2
    这件事,发生在为小鱼斩灵的过程中……当时自己放走纸人生成的邪灵,还被师父训斥,本以为因果会在几世轮回之后,才会招来因果,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成邪灵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过了多久,你就成邪灵了,还有这等修为?”叶少阳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是主人的天师血,提升了我聚灵的速度,又有奇遇……我修为不深,仅能勉强驮着主人前进,因此之前无法现身相救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恍然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了,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主人的血催化成灵,感知到主人今日有难,特意化作本命黄裱纸,贴在主人身上,以求在危难之际,为主人尽一点微薄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感动不已,说道:“今天真是多亏你,将来你若是不想走,就留在我身边好了,或者我找人带你去阴司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纸人说道:“主人,我怕是没有这个福分了。我本尊为纸人,经海水浸泡,已经化掉了,我又透支修为,等本尊化尽,我这一点真灵无所依存,也要散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叶少阳猛然回过神来,想到这茬。

    他说的没错!他刚修成灵身不久,只是一低级邪灵,一旦真灵散去,连精魄都没有……彻底消失,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大凡邪灵,在养出魂魄之前,都会潜伏修炼,绝不可能去做牺牲真灵的事。因为这是真正的死亡,代表着永久的消失。

    叶少阳回过神来,立刻尝试挪动身体,当体力和消耗的法力都还没恢复,几乎动不了,只是把身子侧了过去,这才看到身下的纸人——黄裱纸折出来的有棱有角的人形,依靠修为,在水中不断滑行。

    头部和四肢,已经被海水浸泡得模糊起来,连五官都快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会死的,快放开我!”叶少阳激动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纸人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,说道:“蒙主人为我开启灵智,来人间走这一回,我已经很满足了,只求能够不辱使命,救到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船只渐渐驶了过来,元宝站在船头,一眼看到了叶少阳,立刻大声呼唤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得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船只靠近,元宝跳到水中,把叶少阳抽上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元宝发现了叶少阳身下的纸人。

    “快,捞他上去!!”叶少阳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元宝双手捧着纸人,托举到船上,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已经几乎没有纸人的形状了,只是一张黄裱纸。一丝灵力,正在从上面散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纸人的声音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死!”

    叶少阳往自己身上摸出,这才想起在上船之前,把背包和腰带都装进了手提箱里,急忙让元宝给自己拿过来,打开之后,找到符纸,立刻画了一张聚魂符,一道咒语念过,贴在纸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咒文亮了一下,随即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真灵已散,灵符也没用了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呆了一下,立刻又画了一道聚魂符,念咒时,祭出了体内残存的一丝法力,引起了罡气的紊乱,哇的吐出一口血,却全然不顾,再度念咒……

    结果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又拿出了第三张灵符。元宝看出端倪,一把拉住叶少阳,道:“你有伤在身,可别再作法了!他的真灵已经散了!”

    叶少阳推开他,咬破舌尖,又喷了一口血在舌尖上,画出了第三张灵符……

    元宝虽然不懂道门法术,但也按住他的肩膀,传送了一波罡气助他。

    “快,快,亮起来,千万不要熄灭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眼巴巴的望着灵符上的符文,紧张到极点。

    这一次,亮起来的符文,终于没有灭掉!

    纸人的最后一丝真灵,附在了灵符上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!

    叶少阳立刻找出红线,将灵符缠绕起来,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,将灵符捏紧,说道:“你安心呆着,我一定想办法救你。还有,你放心,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清楚,这笔帐,我一定会清算!”

    虽然真灵被收拢,但是作为本命灵身纸人毁了,叶少阳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他重生,也只有上岛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开船的道士,叶少阳冷冷说道:“悬空观一定要给我个说法!”

    道士走过来,表情也是有些凝重,说道:“这两只水妖平时吞了食物,就会老实下来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一句话就把责任推干净了?”

    “悬空观不需要推卸责任。”道士语气十分平淡,“只要做了,没什么是不敢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口气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悬空观一向如此。”道士看了看他,道,“这件事,我回去会禀报师父,一旦调查出结果,会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从背包里拿出绷带和药酒,清洗自己左臂的伤口,一边把整件事从头想了一遍,越想越觉得后怕:

    这次遇险,虽然过程很短暂,自己也没受到太大的伤害,却几乎是自己最危险的一次经历,如果不是纸灵拼死救自己,只怕是现在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元宝一拍脑门,说道:“之前那两只水妖游过来吃东西的时候,我似乎看到他们脑门后边有个印记,想是中了什么符印,或许是被人下了咒了?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他早就想到,这两只水妖可能是被人下了符咒,当作傀儡来驱使。

    光是从其中一个喷水、另一个立刻扫开船只这一点看来,就足以说明整件事是阴谋,否则不可能有这么高的默契度。

    “不过光凭这一点,也不好判断是谁干的,叶大哥,前来悬空观的人里,有跟你有仇的吗?”

    “估计很多人都不想我来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元宝道:“可是除非是有深仇大恨,或者必须不能让你上岛的,不然也不敢对你下死手吧,毕竟万一事情败露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给了叶少阳一种提示,认真想了想,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名字:玉玑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