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90章 坚持1
    “得了便宜卖乖,你可真坏啊!”四宝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你是没看到他之前是怎么奚落我的,我只是还回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你这样睚眦必报,一点没有宗师的风范啊。”

    “宗师你妹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橙子率领一队鲛人来到岸边,气鼓鼓的对叶少阳说道:“你不愿意坐我身上,让他们四个人抬着你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没问题。”叶少阳走到四个鲛人中间,坐在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上,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几个鲛人感到很荣幸,咯咯地笑起来,抬着叶少阳一路来到小船边上。

    “还打吗?”叶少阳问玉玑子。

    玉玑子低头不作声,他虽然还有些实力,但已经不敢再动:就算自己能杀死几个鲛人,也无济于事,反而会加深他们的仇恨,都时候把自己扔在水里,那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几个家伙,扔到岸上去,留下这个老家伙就行。”叶少阳命令道。

    几个鲛人立刻爬上游艇,把几个弟子拉了下来,尾巴一弹,蹦起老高,然后落在水中,继续被弹起来,就用这种方式被弹上了岸,四肢发软,瘫在地上动都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玉玑子,道:“我也不跟你废话,你把陈露交给我,不然你今天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玑子脸上露出一丝诡笑。“叶少阳,我不相信你敢杀我。不然你会成为法术界的公敌。”

    “都到这一步了,你还有这样的自信,我真佩服你,把他给我拉到水里来!”

    几个鲛人立刻卷起水浪,游艇冲走。玉玑子落在水中,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旱鸭子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笑笑,让橙子帮自己从游艇上捡回游泳圈,递给玉玑子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玉玑子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,接过游泳圈,双手死死抱紧。

    叶少阳摸出一枚五帝钱,二指拈住,在游泳圈上划了一个很小的口子,立刻有气冒出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让所有人退开,对玉玑子道:“我的耐心就是游泳圈的气跑光之前,赶紧把陈露交出来,不然我绝对不会救你,你可以试一试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敢杀我。”玉玑子嗫嚅着。

    “好吧,大家都不要出声,给他一点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那些鲛人立刻安静下来,静静的等待着,四周只剩下了海浪的声音。

    游泳圈一点点瘪了下去。

    玉玑子死死抓着游泳圈,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他的脸因为紧张而涨得通红,望着叶少阳,道:“叶少阳,如果你现在放了我,我可以既往不咎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做梦了,不交人,你就等死。”叶少阳坐在几个鲛人的手臂上,烦躁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我毕竟是一派掌门,你怎能如此对我!”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他,轻轻摇头,道:“我这么跟你说吧,玉辰子和凌宇轩死在我门人手上,是罪有应得,你若真想替他们报仇,我也没话说,大不了再打一场。可是你用这么下作的方式想要害我,幸亏我没死在两只水妖口中。

    你见我平安上岸,再度设计害我,想让我跟悬空观结怨……你这手段也太卑劣了一点。你现在把陈露交出来,龙华会当日,我们大战一场,生死有命,不合作的话,今天必然葬身鱼腹。”

    玉玑子张了张嘴,没等开口,叶少阳凝视他的眼睛,又补充了一句:“你不要以为我跟你说了这么多,就会放过你,玉玑子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几分钟,游泳圈里的气跑了一半,软趴趴的贴在水面上,尽管玉玑子抓得很紧,人还是逐渐下沉,水已经快淹到下巴。

    玉玑子的样子十分狼狈,望着叶少阳,嘴巴嗫嚅着。

    “叶少阳,就算是你师父青云子,都不敢把我这样!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不知道他,反正你现在在我手里,别扯这没用的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看都不看他。

    玉玑子无语,叶少阳说话的这种样子,根本就不像一个得道之人,反而像个无赖。

    跟这种无赖打交道,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又坚持了一会,玉玑子实在受不了,长叹一声,“我给你!”

    叶少阳也暗暗松了口气,就在这时,岸边出现了一些人,拿着手电朝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是玉玑子师叔吗?”

    来人中间,响起一个急匆匆的声音。

    玉玑子灰暗的眼神一亮,“是我!是我!张云师侄,快来救我!”

    来的正是悬空四秀之中的张云。

    四宝就在岸边,起身看了过去,说道:“你们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紫云法师刚回去,跟我们说,叶师兄和玉玑子师叔在这边打斗,我们急忙赶过来看看,怎么会……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张云看到了海水中人头攒动的鲛人,和坐在几个鲛人中间的王者一般的叶少阳,最后目光落在只剩下半条命的玉玑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叶师兄,还请快让玉玑子师叔上岸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情况。他们之间的恩怨,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吧。”四宝说道。

    张云道:“话是这么说,他们之间的恩怨,我也了解一些,本也不敢参与,但玉玑子师叔现在有性命之虞,事情发生在悬空观,我们不敢不管啊。”

    “张云师侄,还请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玉玑子对他挥手。

    张云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,发现自己根本过不去,只好对叶少阳拱手说道:“还请叶师兄放人,我已经来了,你想行凶也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玉玑子大声笑道:“叶少阳,当着别人的面,你若敢杀我,必然背上欺师灭祖的罪名,你敢吗,你敢吗!”

    叶少阳耸了耸肩,俯身看着他,脸上带着一抹冷酷的笑意。“你以为,有人来了,我就必须把你放了?那你就继续做梦。”

    玉玑子戛然失声,定定地看着叶少阳,叶少阳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张云张了张嘴,猛然想起什么,一把拽住四宝的袖子,飞快的说道:“四宝师兄,还请你劝劝叶师兄,若玉玑子师叔有所损伤,他可真是闯下大祸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