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91章 坚持2


    四宝无奈的耸了耸肩,“大兄弟我跟你说,这个愣头青其实挺好说话的,可是一件事如果被他确定了,根本没人能够劝得了,哪怕明知事后粉身碎骨,他干也就干了!”

    张云一滞,抹了一把冷汗,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劝玉玑子别抱什么侥幸心理,该配合配合,不就没事了吗。”

    张云一听,只好又去劝玉玑子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玉玑子闭上眼睛,长叹一声。“我房间里卫生间的挡门石,其实是一块染灵石,陈露的鬼魂就封印在里面,你与我拿来,我来解除封印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把染灵石房在地上挡门!”

    叶少阳本想说丢了怎么办,转念一想,这样恰恰是最安全的:就算自己潜入他的房间里来个大搜查,恐怕也不会注意到一块用来挡门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陈露的魂魄,就在里面”玉玑子看着叶少阳,几乎都有点祈求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远远的对四宝说道:“你去拿来!”

    “房间号多少!”四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带你去!”张云拉着四宝飞奔朝客房那边飞奔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先放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玉玑子近乎有些哀求的望着叶少阳。

    游泳圈里的气已经跑了大半,玉玑子进一步下沉,随便一朵浪花打过来,就会漫过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不过从玉玑子的眼底,叶少阳也看到了一丝怨毒和仇恨。

    “你祈求他们来的快一点吧,不然你就淹死了,我是不会去救你的。”叶少阳说完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这句话,带给玉玑子一种死亡的恐惧,奋力挣扎起来,这样原本就没什么气的游泳圈出气更快。尽管玉玑子死死抓着不放,最后还是连同游泳圈一起沉入水中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!”

    玉玑子奋力挣扎,在水中上下沉浮起来,看上去哪里还有一点宗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,本来没有仇恨。”叶少阳望着他,淡淡的说道,“这么对你,也不是因为我差点死在你手里,而是为了我的门人,它只是普通的纸人通灵,为了救我,本尊被水泡烂,一点真灵也差点散去。

    玉玑子,我就让你体验一下,濒死的感觉怎么样,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玉玑子愕然的看着他冷酷的样子。

    到这时他才终于明白,面前这个少阳跟自己打过交道的所有法师都不一样,跟他的师父青云子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天师,你是恶魔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朵浪花打在他脸上。人也在浪花中沉浮起来,逐渐沉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有悬空观的人插手,我就不敢杀你,你以为杀你之后,会受到法术公会的通缉,我就不敢杀你!”叶少阳厉声说道,

    “我叶少阳做事,什么时候管过后果!我要杀你,便杀你!我跟纸人说过,我要让损伤他的人,付出代价!!”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他湮没头顶的一圈黑发,体会到一种报复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老大”橙子在一旁略显紧张的提醒道,她无所谓玉玑子的生死,但是玉玑子死了,只怕没人能打开染灵石的封印,让陈露出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没做声。

    橙子自作主张,指挥两个鲛人,潜入水中,把玉玑子拉了上来,然后把翻覆的游艇弄回来,让他趴在上面。

    玉玑子奄奄一息,像一头死猪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为了陈露,你现在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四宝和张云一起飞快赶来,四宝怀中抱着一块圆滚滚的石头,看上去很普通。

    橙子立刻指挥手下,上岸去把石头搬过来,放在玉玑子面前的板子上。

    玉玑子吐了很多水,总算缓过来一些,抬头看了看叶少阳,犹豫半天,最终还是放下尊严,嗫嚅道:“我放陈露出来,你能不能不要杀我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皱起眉头,不耐烦的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玉玑子浑身一颤,叹了口气,一只手覆盖在石块上,闭上眼睛,开始念咒。

    石块开始出现裂缝,一道亮光,从裂缝倾泻而出,最后遍布了整个石块。

    斑驳的石皮一块块掉落,中间是一个橘黄色的拳头大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果然是染灵石。

    叶少阳暗自也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玉玑子继续作法,染灵石表层的亮光逐渐聚集在一个点上,接着突破束缚,冲了出去,化作一道人影,漂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是一个穿着旧式学生装的姑娘,留着齐耳的中短发,看上去很像是恐怖片里校园女鬼。

    她本来也就是个女鬼。

    “喂喂,老八!陈露!”橙子兴奋的叫起来,从水面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“橙子!”陈露原本正迷茫的望着四周,听见橙子的呼唤,转头看过来,眼神也瞬间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立刻动身上前,跟橙子抱在一起,接着又看见叶少阳,兴高采烈的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是你把我救出来的?这是什么地方?”陈露还是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块石头彻底落了地。幸不辱命尽管过程有些艰辛,但至少在龙华会之前救出了陈露,结果还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先呆着吧,回头再聊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目光转到玉玑子脸上。

    玉玑子狼狈的趴在游艇上面,战战兢兢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突然笑道:“如果我让你叫一声大爷,才放了你,你叫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!叶少阳,士可杀!”玉玑子气得跳起来,却没踩稳,掉在水里,急忙转身趴在游艇上。

    “逗你的,看你吓的。”叶少阳挥了挥手,请几个鲛人帮忙,送他上岸,内心毫不怀疑,如果自己真的坚持,他肯定会叫自己大爷。

    一个内心被彻底摧垮的人,为了活命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我身边人的主意,龙华会上,有什么本事,当面使出来吧,我等你啊!”

    叶少阳冲他大声喊。

    几个鲛人一用力,将玉玑子抛到沙滩上,摔了一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立刻有几个昆仑派的弟子,上前将其扶起来,抹去脸上的沙粒,看上去还是很狼狈。

    张云也迎上来,请玉玑子先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