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06章 私密计划
    青云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特么欺负人了!”叶少阳一拳砸在桌子上,将茶碗打碎。

    利用法术监听同门的言行,这在法术界是大忌讳,更不用说对方是一派掌门。

    苏钦章跳起来道:“走,找他们去!”

    “没用,这树叶上没任何印记,人家可不傻,留下证据让你去找。”青云子叹了口气,道,“这个慈心师太,倒是一点佛性都没有,比当初的大荒神尼可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动,道:“对啊,我记得普陀山以前的住持是大荒神尼来着,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老货了?”

    大荒神尼法号定尘,当时在孤儿院的封妖之战,她也参加了,是个品行很好的长辈,给叶少阳的印象也很好。

    定尘师太的弟子吴晓寻,跟叶少阳在微信上一直有聊天,最近说是忙,也不怎么上微信了,已经很久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青云子道:“你可知道珞伽山在哪?”

    叶少阳愣住,自己在问定尘师太,提珞伽山干什么?

    “不是武汉大学那个吗?”芮冷玉回答道。

    青云子摆摆手,“那个珞珈山,是道教福地。我说的珞伽山,却是与普陀山紧挨在一起的佛教圣地,之前那个叫风扬的和尚,就是来自这里。普陀与珞伽,都信奉佛教,一僧一尼,互为犄角。

    珞伽山的心云禅师中尸毒那一战,定尘师太也参加了,也受了伤,据说目前只能整天躺在冰晶床上,勉强镇压尸毒,苟延残喘,因此才将掌门之位传给慈心师太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等人听了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么大的事情,我们为什么不知道?”叶少阳失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避免造成恐慌,这个消息目前封锁,只在一些宗门的掌门人之间传开,本来大家约好,等悬空观龙华会之后,一起前往普陀山查看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缓缓点头,道:“明白了,两大门派的掌门,一死一重伤,事情传出去,确实会震动整个法术界,只是……师父,到底是什么邪物这么强大狠毒?”

    青云子道:“不清楚,只知道是僵尸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僵尸啊,这不科学啊,僵尸哪会有这么厉害的?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在法术界多数人的头脑中,僵尸都是“鬼妖尸灵”四种邪物中最容易对付的,原因很简单:速度慢,有实体,没脑子。

    就算是千年尸王,开启了一些灵智,也只能是主动的趋吉避凶,与鬼蜮伎俩相比,简直跟弱智差不多。

    没有头脑的僵尸,就好像古代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,永远不成气候。

    在叶少阳看来,僵尸中最难对付的,就是自己遇到的血蛊尸王、铜甲尸一类,这里僵尸是人为用秘法炼制,伤害力巨大,不过说到底,也只是人类的傀儡而已,只要找准命门,还是可以对付的。

    例如自己当时在古墓里用浓盐酸杀铜甲尸,杀的那个痛快。

    青云子坐在床上,喃喃说道:“一般来说,僵尸是没什么太厉害的,不过凡事没有绝对,我就听说,零界的僵尸与人间不同,很难对付。而且我们眼前就有个例子:僵尸王女魃,或许你明天有机会试试她有多强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摆了摆手道:“算了吧,我没有受虐心理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这个事别说了,接着说正事吧,无极天师对于道风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只说让我们明天护阵,挡住道风。别的压根就没提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听了这话,眉头皱起来,道:“不对,这件事有问题!”

    大伙立刻把目光集中过去。

    青云子道:“无极天师明知道风一定回来夺玉清符,绝不可能不闻不问,就这么简单的布置下来,连道风的名字也没提到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也是一动,道:“师父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然是胸有成竹,或者有什么谋划,越过了你我!”

    叶少阳怔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就在师徒几人说话的时候,悬空观的议事厅,大门正在关上。

    众人落座,张无生看了看左右,还是之前在山上那些人,只是不见青云子师徒和静慧师太。却多了悬空观的两个三代弟子:苏沫和张云。一人一边,站在无念天师和无极天师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无极老祖,这是什么意思?”张无生纳闷道,自己刚回房间,就被悬空观的张云敲门,通知他立刻再赶来悬空观,有要事相商。

    无极天师道:“闲话少说,再请诸位上山,是为了商讨明日如何对付道风。并非我不信任青云子师徒,只是道风毕竟是茅山弟子,这二人若知道真相,反而进退两难,我这么做,却是为他们考虑。”

    张无生点点头,道:“这确实有必要,只是怎么不见静慧师太?”

    慈心师太插嘴说道:“静慧师太与叶少阳和那个小妮子有些关系,她又一贯忸怩心软,我们担心我她回去把计划告诉青云子师徒,这二人都是无道之徒,万一通知道风,计划必败。”

    张无生眉头微微皱起来,道:“无极祖师这一重考虑,却是高明,只是你说他们师徒二人是‘无道之徒’,这话未免过了吧。”

    慈心师太道:“不是吗,若让他们知道,你敢保证他们不会告诉道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慈心师太一听,脸上露出得色,刚要开口,张无生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道风是青云子嫡传弟子,儿子一般的,他徇私帮助道风,虽然亏了道义,但也情有可原,换成你,只怕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慈心师太冷哼一声,道:“我辈法师,应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,岂能徇私。”

    张无生大笑起来,很想提醒她,她也是为了自己那个叫柳如絮的徒弟报仇,才跟道风杠上,事实上柳如絮犯下的罪,也的确该死。她也无非是在报私仇,却装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说太伤和气,张无生硬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料慈心师太不打算饶过他,冷冷说道:“张天师你与青云子是至交好友,从这里出去,你也难保不会把真相告诉青云子,你要是想参会,须得当着三清神像立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