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26章 本末之争2
    突然马面又从地下探出头来,怒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打一套太极,恢复一下。”青云子赶紧把右手伸直,做了个“野马分鬃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神经啊你!喂,我说老青,之前跟老七玩牌,他输了不服,把牌九摔了,丢了一个六点找不到了,而且别的也磨得快光了,你再给我烧一副吧。”

    “得得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马面缩回脑袋,突然又弹出来,“大叶柳的。”

    &nbs`猪`猪`岛`小说`www.ZhuZhuDao.Comp;这才彻底下去。

    青云子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苏钦章急忙走上来,想要扶住青云子,青云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师父好厉害啊,连牛头马面都打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强弩之末。”青云子道,“回去之后,记得找大叶柳树的木柴,刻一副牌九,背面全刻隐气符。”

    苏钦章记下来,问道:“师父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青云子笑道:“鬼域那么多树木,适合打造成物品的,比人间多的多,为什么他们找我要牌九?”

    苏钦章摇摇头,“我也想问来着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往中门方向走去,一边说道:“大叶柳木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一般是打棺材,或者做法器,可以隔绝一切阴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大叶柳木,再加上隐气符,可以完全隔绝气息。”青云子见他不解,只好进一步解释,“如果他们直接从阴司取材做牌九,任何阴神都可以用神识感知,神不知鬼不觉的看到点数。

    所以阴司那些大佬的棋牌用具,都是由人间法师造的烧过去的,提前做过了手脚,杜绝了一切作弊的可以。”

    苏钦章瞠目结舌。“还有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这是阴司的潜规则,你呀,要学的还很多,慢慢摸索吧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来到无念天师身边。

    无念天师已经苏醒,本来打算吐纳调息,见到青云子,强撑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撑了,不跟你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若不是你请祖师上身,却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望着他,风轻云淡的笑着。

    无念天师愣了一下,猛然想到是自己先找的帮手,脸上一红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青云子也没有说什么,快步朝那边的战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少阳正摸到了萧遥飞的身后,挥起七星龙泉剑,朝他肩膀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用上了全力,不过目的不是伤人,而是借此逼迫他停止念咒,转身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想法,这个萧遥飞这么厉害,至少是宗师级别以上,早就开了五蕴六识,自己这一剑要是能伤到他,还真是见了鬼了。

    随着“扑哧”一声,宝剑砍进肩膀的肉里,叶少阳才知道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惊呆了。

    萧遥飞皱着眉头,念完最后一串咒语,将手中的佛珠整个丢了出去,悬在一片火海之上,不断放出金光,加持着火海的威力。

    萧遥飞人影一矮,从剑锋下滑了出去,结了个大日如来印,对着叶少阳打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也结印迎上去,一撞之下,各自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挨我一剑,是为了念完咒语?”叶少阳猛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萧遥飞道:“不错,未诛邪魔,我何惧一剑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,比他体内的灵仆说话声音好听多了。

    真是狠人啊!

    对付这种人,讲什么道理都没有用,你只有比他更狠才行。

    叶少阳二话没说,咬破舌尖,喷了一口血在剑锋上,左手也划破指尖,一边在剑锋上写下符文,口中念道:

    “朗朗日月乾坤,光辉护我金身,四方妖邪鬼怪,顷刻化作轻尘!”

    用力一弹剑锋,颤抖之中,发出一声龙吟。

    “七星归位,龙泉杀敌!诛邪!”

    左手一推剑柄,七星龙泉剑化作一道龙形紫气,对着萧遥飞的眉心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龙泉诛邪剑”,是叶少阳的杀手锏之一,出手也几乎用尽了全力,为了救道风,他也没有任何保留。

    萧遥飞神色一震,双肩抖动,双手合十,突然大喝一声:“南无金鳌不空成就如来!”

    双手猛然张开,中间掐着一团墨绿色的光球,两头尖尖,中间椭圆,看上去像个乌龟壳,中间的孔洞定住七星龙泉剑,再也不能往前前进一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那个“龟壳”里冒出数十道金光,瞬间将叶少阳脖颈围住,然后收紧,如同一道锁链。

    “般若波罗蜜多,般若波罗蜜多……”

    萧遥飞一遍遍念着佛音真言,直往叶少阳耳朵里钻,感觉每听一遍,脖子上的佛光枷锁就紧上一圈,很快就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心若冰清,天塌不惊。万变犹定,神怡气静……”叶少阳大声念起到道教静心咒,脖子上的紧迫感虽然没有消退,却感到那乌龟壳的硬度融化了一点。

    原来跟自己怕听佛经一样,他也怕听道经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使劲,七星龙泉剑的剑尖顶在了萧遥飞的眉心处。

    “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……”

    萧遥飞又念起《心经》的一段,叶少阳感到脖子上的枷锁又紧了一重,赶忙念道:“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。玄牝之门,是谓天地根。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……”

    七星龙泉剑刺破皮肤。

    “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。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……”

    枷锁再次收紧,叶少阳立刻感到喘不上气,更不用说出声,只好在心中默念道经:

    “孔德之容,惟道是从。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,四宝与芮冷玉一边拼命锁死无极天师,一边默默注视着叶少阳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两人开始本末之争了!”四宝惊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末之争?”

    “道佛的本末之争,斗法辨理!困在叶少阳脖颈的是回之枷锁,也就是业力。现在他们比的不是法力,而是道心和恒心,也就是看谁对自己的信仰更坚定,不受对方干扰,才能取胜!”

    望着一脸惊诧的芮冷玉,四宝一张脸苍白如纸,惨笑道:“我这师叔,道心全五台山第一,至于恒心……修了二十三年的闭口禅,别的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救他!”杨宫梓用六道混沌天体压制着无极天师,吃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,这种争斗,只有分出道心和恒心的高下,才能结束。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神识之战,你若用外力击败我师叔,少阳也会立刻收到反噬!”

    杨宫梓怔怔发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少阳!”芮冷玉突然说道,“就算对手是佛门中道心最坚定的,我依然相信他!”

    四宝和杨宫梓一起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无极天师的口中,发出一声不属于他的低吟,引得三人都转头去看。

    实际上以无极天师的实力,就算他们几个一起上也未必压得住,更何况还走了叶少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