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32章 大闹阴司1


    叶少阳浑身突然一僵,喷出一口血来,倒在船舱里,又爬起来,趴在青云子身上,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,突然又站起来,一边作法一边说道:“我要去找师父,我要把他的魂魄找来,我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!”

    道风一把抓住他,斥道:“你做什么!你难道想让阴司和法术界的人耻笑吗,堂堂茅山掌门,死后魂魄留在人间,成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叶少阳试图甩开他,道风不得不用上修为,将他控制住,说道:“这是师父交代的,叶少阳,你清醒一下吧!”

    芮冷玉和杨宫梓上前一起抓住叶少阳,不住劝说。

    折腾了好一阵子,叶少阳总算冷静下来,泪流满面,缓缓说道:“可是道风,师父不愿做阴神,要去投胎,这以后都见不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世人不都是这样,阴阳相隔,人鬼殊途。你至少还知道他去投胎,以师父的阴德,他定然投胎在三善道,你只要知道,他将来一定会过的很好”

    道风说着,自己的声音也干涩起来,低头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在人间鬼域纵横无敌的冷面魔神,此时浑身颤抖,双手紧握,指甲抠进肉里,依然无法平衡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杨宫梓接着他的话说下去,道:“少阳,这是师父自己的选择,他不想做阴神,自然有他的原因,我们还是尊重他吧,况且,这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叶少阳狂叫一声,一拳砸在船板上,鲜血从指缝中溢出。

    假如青云子是意外死亡,魂魄被强行带去轮回,他就算拼着与阴司整个闹翻,也敢于一搏,把他救回来,但是这却是他自己的选择,就算自己去找他,他不回来,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叶少阳傻傻的望着青云子的遗体,总算深切的体会到了一个事实:自己跟师父,再也见不到了

    这种感觉,令他这个见惯了生死的人间天师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“师父”

    碧海蓝天之间,响起了一声痛彻心扉的呼喊,惊走了一群过路的海鸥,哀哀的叫着。

    船只靠岸,叶少阳的情绪已经镇定下来,对三个鲛人道了谢,看着他们游回到大海中,然后把青云子的遗体弄上岸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大家才面临了一个问题:怎么处置青云子的遗体。

    这一点青云子生前自己没有交代,按照历代的规矩,是要运回茅山,安葬在“天师冢”内。

    但是从胶东怎么去江南,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带着尸体,任何交通工具都乘坐不了。

    “最主要是死亡证明,没有死亡证明,连救护车都雇不到。私人更是没有人敢载我们的。”芮冷玉说道。

    道风道:“通知老郭,他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想也是,而且青云子的死讯,肯定要告诉他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没有勇气去打这个电话,最后也只能是交给芮冷玉去办。

    芮冷玉走到一边去打电话,老郭听到青云子的死讯,悲痛欲绝,芮冷玉也只能安慰他,先以料理后事为重。

    老郭表示这就联系一位住在胶东的朋友,是一个民间散修,很靠得住。

    挂上电话没一会,一个男子打来电话,自称是老郭的朋友,也没有多说,问了位置之后,表示半个小时之内赶到。

    芮冷玉把消息告诉叶少阳他们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青云子的遗体背到码头边上一个阴凉的地方,找了一些蒲草盖在他身上,自己守在一边,想到往日的种种,不由得又是一阵窒息般的悲伤。

    芮冷玉坐在一边静静的陪着他。

    “苏师弟,你这就联系茅山上的师兄弟,开始搭建灵堂,我们一回去,做一场法事,便可下葬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交代苏钦章,“师父生前最是自由散漫,厌恶形式,葬礼越简单越好,也不用任何人,只我们自己人参加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钦章立刻去打电话通知。

    道风站在遗体的另一边,杨宫梓和陈露站在他身边陈露之前被道风藏在了一件魂器中,上岸之后才放出来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一辆集装箱的货车开了过来,司机是一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男子,下车之后,望着叶少阳一群人说道:“几位可是茅山的人?”

    芮冷玉立刻迎上去,道:“没错,您就是郭老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男子连忙拱手,道:“不敢当,我是无极门的弟子,我叫陆少将,我师叔跟郭老师是好朋友,他老人家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回头指了指副驾驶,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人,神色哀伤的冲他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芮冷玉当时就想,这个人好大的架子,打招呼也不下车。

    “请问青云祖师的遗体,在什么地方?”车上的壮年人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芮冷玉指了指被蒲草盖住的遗体。

    壮年人立刻让陆少将扶自己下车。

    陆少将过去打开车门,将壮年人背了下来,一边解释:“我师叔最近患了痛风,双腿不能走路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心中暗道惭愧,为自己刚才的腹诽自责。

    壮年人就坐在路边,让陆少将上前帮忙,跟苏钦章一起把青云子的遗体装进了车厢里。

    陆少将解释,自己开的这是一辆送海鲜的冷冻车,不然将近上千公里的路程,怕尸体发臭,毕竟这天还不算冷。

    车里还准备了一个简单的棺材。

    “仓促之间,也来不及准备更好的,只好临时找了一副。”陆少将解释。

    叶少阳等人纷纷道谢。

    壮年人让陆少将把自己背到车厢里,望着躺在棺材里神色安详的青云子,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这位法师,你认得我师父?”叶少阳不由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壮年人连忙摆手,“我叫徐硕,是无极门的掌门,但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,当年我慕名去茅山拜山,有机会见到青云祖师,指点了我几句,终生受用,我跟郭老,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徐硕抹了把眼泪,道:“这些年未见,不曾想再次见到,竟是阴阳相隔能送青云祖师最后一程,是我的造化,几位千万不要见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