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33章 大闹阴司2


    叶少阳再度道谢。

    接着徐硕留下,让一个人跟车走,其余人随他等待轿车赶来。

    苏钦章自己表示愿意去,叶少阳知道他办事认真,也就放心。

    道风带着杨宫梓和陈露一起上到车里,护送遗体。

    “这车里一会要开制冷的,你们待在里面不妥。”陆少将好言提醒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鬼,不怕冷的。”叶少阳道。

    陆少将怔住,他虽然入门有十几年,但只是普通小法师,平时也没见过几只鬼,更没有见过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动如活人一般的鬼。当然这也是因为道风怕引来法师,敛去了三人身上的鬼气,并向他显形所致。

    以他的微末法力,自然看不出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徐硕恨恨瞪了陆少将一眼,让他上车,自己对道风拱手施礼,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这位便是道风子吧。”

    道风一揖到地,十分恭敬的说道:“多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这这这不敢当!折煞我了!”

    徐硕满脸涨的通红,但是不能走路,着急的摆着双手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见过道风,但知道他是谁,那可是在整个法术界传的如神话一般的人物,在他看来,自己能有机会见这一面,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耀,哪里想到道风会对自己鞠躬。

    道风说道:“这一躬,是替我师父谢你,你当得起。”

    载着青云子遗体的车开走之后,现场只剩下叶少阳和芮冷玉,被徐硕领着,等他安排的别的车辆赶来。

    对徐硕来说,叶少阳也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,若在平时遇到,肯定要缠着他请教一番,但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,只能劝他节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的另一个徒弟开了一辆车过来,接到他们,在上高速路之前,将徐硕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徐硕因为痛风,正在接受治疗,不能长途跋涉,下车时他还很不好意思的跟叶少阳解释了一番,叶少阳心中感动不已,分别之后,跟芮冷玉一起,乘坐徐硕徒弟开的车,上了高速路,往江南省开去

    “张五常。”

    天子殿正殿门外、候命厅前方的走道里,一个鬼差手拿照魂镜,凑到面前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嘴边,让他呵一口气,然后把镜面朝手中的名册照去,原本空白的名册上便显示出了数行字迹。

    这名册是生死簿的副本,只要有死亡销帐的人被勾来阴间,用照魂镜采了亡魂的鬼气,再投放到这副本中,上面便会出现与此人生平和死亡原因有关的文字,在接引魂魄的时候,会有鬼差一一核对,确定无误才可发配到下一个衙门。

    这件事事关重大,绝对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候命厅一共有十八道门,一段时间内死亡受勾的亡魂越多,门打开的也就越多,会有不同的鬼差在门后核查引魂,橙子曾经听说以前战乱饥荒的时候,亡魂接引不过来,甚至十八道门一起打开过,不过现在太平时节,平时最多也就开三道门。

    “无误,准入。”

    鬼差拉起挡在面前的赤练结,让这亡魂进入,然后又拉上,盘问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进来的亡魂立刻被引到院中一个桌案前,一个功曹宣读此人生平善恶经历、阴德点数,然后询问亡魂有无异议,因为生死簿上对人一生功过都有记录,分毫不差,因此大多数亡魂都没有异议,这样的就发配轮回司,等候轮回的资格。

    生死簿上永远无法判明的,是一个“情”字。

    各种感情纠葛,就算是生死簿也无法分辨对错,如果不牵扯到阴德问题,就忽略不计,最为省事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感情的问题,牵扯到阴德,很多亡魂就会不服,例如因为出轨导致血案发生,谁先出轨,责任在谁,会影响到亡魂的阴德判定。

    如果对生死簿上的判定有异议,这亡魂就会被送入枉死城住着,等待对方死亡,然后一起去天子殿分辨因果,如果双方再不一样,就搁置不论,让二人轮回,再当一世欢喜冤家,给他们解决纠葛的机会。

    假如这一世再纠葛不清,或者因果越滚越大,那就只好征求他们自己的意见,或是都罚去做鬼役,消除业力

    看着亡魂一个一个进来,站在一旁的橙子打了个哈欠,感到很无聊。

    这些规则制度,在进入天子殿不久,她就背得滚瓜烂熟了,身为副提辖使,她不用亲自去做什么,职责就是监督亡魂收监,万一出现什么特殊状况,能处理就处理,处理不了就上报。

    打完哈欠之后,橙子撅起了嘴,心里很是不满,自己今天明明不当班,却被派来做这么无聊的工作,害得自己不能在阳间跟老大他们一起。可恶的萧郎君也被派了外差,没人在这陪自己,简直无聊透顶。

    最让橙子不解的是,这居然是府君大人亲自下的命令,让自己在这加班,说是会有重要人物到来,需要自己亲自接引。

    天子殿前无贫富,任何亡魂在这里都是一样,是有阴德、业力的不同,没有身份的高低,因此橙子不明白,有什么人能牛逼到需要区别对待,让自己这个副提辖使接引?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,转头看去,是一个衣着考究的老者。

    人死之后,都会变化出身前最常用的打扮,或是保留死前最后一刻的打扮,所以光是通过穿着,就可以大致判断出此鬼生前的社会地位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包养了六个情人,但我对他们,也都是真爱啊,并没有因为花了钱而欺凌她们,死后也给她们留了不少财产,我有什么错!”

    这老者直着嗓子嚷道。

    负责正因结果的功曹看了生死簿上他的经历,道:“你说的都对,你的确没有欺男霸女,因此并不重罚于你,不过你包养六女,情债亏欠,违反阴阳交泰之本意,阴德有亏。”

    老鬼道:“一个人不能娶六个老婆吗,这可是她们自己愿意的,她们都是真心喜欢我!我犯了什么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