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40章 真灵天师3
    青云子想了想,又道:“回头我去找你父亲,问他有什么话对你说,再托梦转告你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再次对众人拜谢,领着橙子一起离开,依依不舍的从轮回司出来,听见徐文长的声音:“老青,你大小也是个司主级别,你去吏治司报道,让他们分配一处府邸给你,再把手续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着急,不着急,三缺一!不对,大家同去,走走,我那还有桂花酒……”是赌鬼马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一群人哄笑离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无奈的笑了笑,心想,有这帮损友陪着,师父应该不寂寞了吧?

    跟橙子一起回到天子殿,叶少阳得知崔府君也在暗中出了力,要去谢他,不过进门没进去,崔府君派人传出话来,让他不必多礼,直接回阳间去操办丧事。

    橙子本来要跟他一起走,叶少阳让他留下了,她毕竟是天子殿的阴神,老是往阳间跑也不合适,说好了葬礼当天再叫她,于是告别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个人出了酆都城,从城门下经过,几名守卫都行礼,口称“小天师”。

    叶少阳很奇怪,不明白“小天师”这个称谓是怎么流行开的,因为自己年纪小,还是用来跟师父区别开?

    还没到橙子说的位置,道风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本来还想骗骗他,但是道风一眼看过来,从他表情里便已看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叶少阳只好把结果说了一遍,然后把他的玉还给他,有些责怪的说道:“之前你为什么不让我走阴来劝师父,偏偏你自己又来,你当时已经确定要自己来的?”

    道风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身份,进不去酆都城。”

    “闯进去便是。”道风看他一眼,道:“我是怕你不成,失望而归,更怕你阻止我。”

    “阻止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若是劝说师父不成,我是打算强行带他去风之谷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怔住。“道风,你疯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正常过?”

    道风一把提起他的领子,另只手作法破开虚空,直接钻了进去,快到人间时把他一丢,回到他躯体里,自己却纵身飞走,去追赶前面载着青云子遗体的灵车了。

    芮冷玉见他醒来,眼睛直盯着他,却不敢问,怕他失败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她,满脸悲伤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芮冷玉心里咯噔了一下,叹息说道:“尽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难受,抱抱我吧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张开双臂,钻进她怀里,脑袋在她胸前蹭来蹭去。

    芮冷玉看了前方认真开车的司机一眼,脸有点红,只好向车门躺了躺,进入司机无法从后视镜看到的角度,然后一边忍耐叶少阳这种亲热,一边安慰他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叶少阳的手在她后背上游走的那种感觉,芮冷玉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猛的把他的脑袋扳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叶少阳憋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芮冷玉知道上当,顿时满脸通红,怒道:“什么鬼!”

    叶少阳握着她的手,把真相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享受司主待遇,还不辛苦,就是到处游玩,我都有点羡慕了。”

    得知青云子留在阴司,芮冷玉也很欣慰,心中一块巨大的阴霾也开始消散,猛然间想到什么,冷冷说道:“原来你刚才装成那样,是故意占我便宜!”

    说着要去打她。

    叶少阳握着她的手,眼圈开始泛红。

    “你还装啊!”

    叶少阳摇摇头。

    芮冷玉看他神情不像是装的,说道:“师父都留在阴司了,你应该为他开心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他开心。”叶少阳道,“但还是有些难过吧,毕竟他是死了,怎么说呢……这种感觉,跟活人是不一样的,他作为青云子的人生,已经结束了,将来他是真灵天师。毕竟是人鬼殊途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我懂你这种感觉,不过你们是人鬼,但永远不会‘殊途’,因为他是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重重的点点头,握着芮冷玉的手,宽慰的一笑,“谢谢你,一直陪在我身边。让我抱抱你吧,再安慰安慰我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最后一句话还好。

    芮冷玉听见他最后一句,立刻明白他又要占便宜,气愤的将他推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,回到茅山。

    因为苏钦章提前通知,灵堂已经布置好,不过只有入门三年以上的弟子才有资格戴孝。

    本来叶少阳觉得连道场都免了——做道场是为了给死者祈福,能让魂魄消除一些业力,服从轮回。想到青云子已成阴神,这会儿估计正在跟马面一干诸神摇骰子赌牌九,哪里还有什么业力需要消除。

    但是苏钦章坚持要做道场,认为是给活着的人一种寄托哀思的行为,青云子突然离世,如果一点礼仪也没有的话,这些外门弟子无处宣泄悲伤的情绪,只会更觉得堵得慌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想,也觉得说的有道理,于是让他去操办。

    按说以青云子在法术界的地位,他的丧礼,大凡门派的掌门或代表都应该来参加,但是一来青云子交代丧礼从简,二来双方刚在悬空观打过一仗,叶少阳也没心情通知他们,于是丧礼就只在茅山内部进行了。

    除了几十个还没有出师的外门弟子,唯一前来奔丧的就是老郭,在棺材前哭的那叫一个凄惨,后来得知青云子在阴间为官,情绪这才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作为唯一的嫡传弟子,丧礼由叶少阳亲自主持,至于其他的一切,都是苏钦章来操办,直到下葬。

    道风让杨宫梓和陈露一起回风之谷,自己留下,也不见人,只是在下葬的时候,一个人站在远山的山峰上,默默的望着这边,目送师父的遗体下葬。

    葬礼本来是只有茅山弟子参加的,结果也不知道是哪个弟子走漏了风声,十里八乡来了无数的村民,哭哭啼啼,一路相送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淳朴的山民,经常上山烧香,找青云子算命、释梦,青云子的辞世,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信仰的崩塌,这些人哭得比茅山弟子还凶。叶少阳看在眼里,也是感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