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65章 天师的谋略2
    李禹能还魂,对自己来说也是个安慰,至少这一趟冒险没白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叶少阳看了看老郭和雪琪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叫他们来的。”谢雨晴道,“我在外面等了好久没见动静,趴在探视窗上一看,你跟小蕊双双倒地,李禹却醒了,一脸迷茫的看着你们,这才知道你们出事了。

    我进去叫了你们,没有反应,连心跳和脉搏都没有,我不敢擅作主张,就通知了雪琪和郭老,先把你们弄到这个病房来等待一会,如果再不行,就得让郭老去阴司叫人了。”

    老郭笑道:“我就说吧,小师弟肯定是神游太虚去了,雪琪还说他死了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,我还真差点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随便从腰带里摸出一把法器,以罡气激活,顿时发出了自己熟悉的灵力。

    这种熟悉的感觉,令他心里生出了一股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叶少阳朝张小蕊看过去。特别看了一眼她爆满的胸脯,想到她只穿着文胸的样子,顿时觉得好笑,将来可以拿这个来调侃她了。

    张小蕊有点迷糊的摇了摇头,咕哝道:“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……对了师父,那个女鬼最后被你杀了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,提醒叶少阳把最后那一战又想了一遍,心想这鬼尸也真是牛逼,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了自己的天眼之光,居然用自身的修为硬扛住了,只是受伤,这等修为,至少也得是个三等鬼首。

    张小蕊完全回过神来之后,脸上也逐渐被兴奋感染,下床来到叶少阳身边,抓着他的胳膊说道:

    “这场经历真是好刺激啊,感觉就像自己穿越到了僵尸游戏里,只是最后那个女鬼有点吓人,我说师父啊,你也不早跟我透底。我当时真以为你要死了……你演得可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演的不像,怎么让她相信。”叶少阳鼻子里哼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先示弱,让对方以为自己被逼入绝境,然后攻其不备,绝地反击,一招翻盘,这是自己的老套路了,可惜不管对手换了多少个,总是能够中计。说到底还是这些邪物修为高深,从没吃过亏,而且自己演的也的确像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路子对同样的对手只能用一次,人家一旦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,第二次就绝对不会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师父,鬼不是虚幻的吗,那为什么当时我用砖头,却打到它的头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鬼,是鬼尸。当时来不及告诉你而已。”叶少阳眉头一皱,“你不知道她是鬼尸,那你干嘛用砖头砸她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懵逼了啊,看到你被抓你,以为你要被吃了,奋不顾身就上了,嘿嘿,结果还真砸中了!师父我是不是好勇敢啊,快夸我!”

    “莽夫。”叶少阳翻了翻白眼,心中却有些感动,这位大小姐别看平时二逼加逗逼,关键时刻还真敢上。

    使用天眼之光,几乎耗尽了精神力,叶少阳现在感到很疲倦,让他们都别出声,自己坐在床上调息了一个周天,这才下床,让谢雨晴带自己去看望李禹。既然他清醒了,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。

    李禹和母亲在房间里,之前那个医生正在对李禹问话,见到叶少阳进来,立刻激动的抓住他的手,“神医,你可真是神医,你也没打针用药,你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把他治好的,这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!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脸懵逼,无言以对,还是谢雨晴出面把他打发了出去,然后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李禹的母亲拉着儿子,在床前扑通一声跪下来,热泪盈眶,一口一个“恩人”。

    叶少阳急忙把老太太扶起来,客气了几句,表示自己有些话需要单独问李禹,于是谢雨晴把老人家请出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李禹,说道:“感觉怎么样,能想起多少事情来?”

    李禹哭了起来,点点头,哽咽道:“要不是发生在我身上,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……”突然想到什么,一把抓住叶少阳的手,道:“大师,那个鬼还会来找我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绝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从背包里摸出一枚桃符,交给他,“回去用红线串着,戴在手腕上,那女鬼绝对不会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桃符确实能辟邪,但如果那个鬼尸真的出来,就算用一千个桃符把她绑起来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,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慰李禹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算是撒谎,因为他对那鬼尸来说,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诱饵,用过就用过了,现在就算请她来对付李禹,估计她都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李禹双手握着叶少阳给的桃符,如获至宝,情绪也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看差不多了,说道: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能想到的,就告诉我。首先……你的魂魄,为什么会被那女鬼抓走?”

    李禹看着他,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女鬼?”

    “不是女鬼吗?”

    张小蕊立刻补充道:“就是那个浑身皮肤被用线缝上的那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李禹听了她的描述,露出惊恐的表情,说道:“我没见过你说这个鬼,这么恐怖,我要见到一定吓死了。把我抓走的,是一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?”叶少阳当场愣住。那肯定就不是女鬼所为,以她的修为,变化外形不是问题,但是绝对不会变成一个男人再去对付李禹,原因很简单: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李禹道:“是个男的,其实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,我没有真正看到他,只是听到他的声音……声音很年轻,就对我说了一句话:‘借你用一用’。”

    借他用一用?说的是借他的魂魄?

    叶少阳顿时感觉这件事的复杂程度,又提升了几个档,堪称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叶少阳问道:“你把事情从头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这要从那个叫鲁贞的女生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谢雨晴打断他说道:“前面的事我们都知道,你直接从你们进入四号楼、发现鲁贞的手机开始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