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91章 思思1
    “崔玲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直接看盆里就可以呀。”

    张喜这才想起,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她在洗什么东西,于是转头看了一眼——

    是一团软软的东西,还带有毛发,下面是四肢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一件带着毛领的衣服,仔细一看又不像,正在纳闷,崔玲一把将“毛领子”翻过来,露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脸,双眼和嘴都是窟窿。

    水流冲在上面,带出一股血水。

    “我想把它洗干净,但是怎么都洗不干净,你说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玲猛然把这件衣服从水盆里拉了出来,在张喜面前展开,张喜这才看清了,这是一张人皮!那个“毛领子”,是人皮的头发。

    张喜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,双手按在地板上,突然觉得湿湿的,低头看去,是一滩粘稠的血液,还有血在不断的滴下来。本能的抬起头看了一眼:

    一个身体,紧紧贴在房顶上,脑袋倒悬下来,没有头发,浑身上下也没有皮肤,而是红扑扑紧巴巴的肌肉,上面经脉蜷曲,没有眼皮的覆盖,两个眼球暴露在外面,圆鼓鼓的,上面布满了血丝,看上去像是在怒目瞪着自己。

    张喜瞬间就明白了,这是崔玲的躯体,被扒了皮的,而水盆里被清洗的正是她的人皮!

    一种从所未有的恐惧,瞬间攫取了她的神智,她瘫倒在地上,嘴巴张开,想要尖叫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,不是要看我的脸吗?”

    那个正在洗人皮的女人,两只手从水盆里拔出来,错步挪到张喜面前,蹲下去,双手掀开了挡在面前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灯管突然爆开,陷入漆黑。

    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,出现在面前,其中左眼的瞳孔,突然一分为二,没等她看清楚,一个东西伸进了她的嘴里,一直钻进去,在五脏六腑里搅拌起来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,不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吴大妈怔怔的坐在床上,一个劲的安慰自己,绝对不可能是她,不可能的,三十多年了……

    思思……

    当从崔玲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所有往事就被搅了起来,三十多年,往日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沿上,怔怔发呆,回忆着往事,那死心裂缝的场面……

    一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吴大妈深吸一口气,重新躺下去,转身对着墙壁,听着脚步声进来,说道:“早点睡吧,别玩手机了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一直来到床前,停住了,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吴大妈觉察到什么,转过身来,灯突然灭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一双发光的眼睛,左眼有两只瞳孔。

    心里猛的颤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是了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吴大妈颤巍巍的坐起来,摸到床头柜,从里面摸出一只蜡烛,点上,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微弱的亮光,投射在对面那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完全萎缩的脸,似乎被大火烧过,面上青筋暴出,卷曲在一起,好像一只只黑色的蚯蚓,外翻的牙花,给这张丑陋的脸加上了一丝狰狞。

    吴大妈仰头看着她,脸上不带一丝恐惧,淡淡说道:“思思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变了。”思思也盯着她的脸,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吴大妈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道:“三十年了,什么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改变,但是有些东西……永远都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吴大妈道:“比如,仇恨?”

    思思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指,轻轻抚摸自己的脸,道:“比如我这张脸,以及刻进骨子里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说道:“但是最让我无法忘记的,是你的背叛。”

    吴大妈叹了口气,道:“如果让我选择一次,我还是会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年来,我度日如年,每一刻都在想着回来,像这样站在你面前,问你一句,你为什么要背叛我,你背叛我之后,又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守在这里三十多年,充当宿管,就是为了赎罪。”吴老太站起来,近距离望着思思的脸,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容貌绝尘的姑娘,摇摇头说道,“一切都过去了,你当年杀了那么多人,有什么怨恨,也该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也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思思轻轻笑了两声,“我说过,有些事情,并不会随着时间改变。你还记得,我说过我会回来,我会复仇,让这个学校成为尸族的乐园,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体前倾,一张丑陋的脸几乎贴在吴大妈的脸上,低声说道:“桑桑,现在,我回来了。你还想阻止我吗?”

    双瞳一闪,嘴巴猛然张开,吐出一条黑红色的舌头,对着吴大妈的面门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灵动九天,护我真魂!”

    吴大妈早有提防着这一刻,双手结印,念出咒语,脖子上经常被年轻人戏称为“海洋之心”的心形吊坠猛然间闪烁起来。

    舌头刺进了吴大妈的口中,将她嘴巴整个填满,然后顺着嗓子伸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猛然间,舌头拔出,卷着一腔热血和搅碎了的内脏,一起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思思抬起手,对着吴大妈的天灵盖拍下,喀嚓一声,身体整个崩裂,因为血被抽干,红扑扑的断面看上去就像是冰箱里的冻肉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一道虚影,立在吴大妈肉体原先所站立的位置,跟她长得一模一样,半透明的身影说明她是一只鬼魂,只是目光呆滞,立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临死也要用分魂术,把两魂六魄留给我,你却也没有轮回的机会,这是何苦?”

    思思目光在地上搜索,找到了那个心形的挂坠,伸手抓去,挂坠上立刻发出了一道幽光,打在她手上,冒出一股烟,黑色的尸血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思思连忙撒手,鼻孔里哼了一声道:“我明白了,你是想用这法子,把线索留给别人,是那个茅山天师?你以为凭他一个人间法师,就可以破坏我的计划?”

    思思大笑起来,语气一点点变冷:“我曾跟你说过,尸族永不为奴,谁挡在我们前面,都是死路一条,更何况我姐姐已经回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