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94章 惊天大案2
    刘明点点头道:“诸位的背景我是知道的,所以这方面,我没有任何担心,坦白说,我之前以为这次灵异事件没有这么严重,想要蒙混过关,没有想到……唉,我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知道你有苦衷,你也别唉声叹气了,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来,本天师帮你搞定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的实力我是见过的,当然相信。”

    刘明下定了决心,请他们到自己家去。

    “我一两句话也说不清,请你们先看下学校的绝密档案,然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和谢雨晴对了对眼神,都很满意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从职工宿舍出来,刘明问叶少阳,昨天让他找的人,来挖下水道的,还要不要继续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继续。”叶少阳让刘明联系老郭,让他带着那些工人干活,免得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说话间,张小蕊突然跑了过来,一口一个“师父”,引得很多围观学生侧目。

    叶少阳顿时有点害羞,等她过来,一问才知她是刚起床,看到自己的信息,立刻赶过来。一个劲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叶少阳没工夫跟她解释,让她跟着就行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办公楼下,坐进刘明的a6车里,前往他的家里。

    刘明的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,花园洋房,家里十分大,中式装修,古色古香。

    让叶少阳最苦大仇深的是,他家里居然有一个很漂亮的保姆,虽然看着有三十多岁,但是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叶少阳打听得知,刘明离婚了,一个人住,家里除了他只有一个保姆。

    叶少阳偷看着保姆很不错的身材,很不单纯的产生了某个邪恶的念头,一个中年男人,跟一个俏保姆在一起生活,说没问题自己打死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犊子,还真会享受。”

    趁着刘明上卫生间的工夫,叶少阳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谢雨晴听出叶少阳语气中的酸味,挑了挑眉毛说道:“你嫉妒啊,不然明天你也找个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遇到美女就晕,到时候不知道谁伺候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出息!”谢雨晴表示鄙视。

    “几位小坐一会怎么样,我们喝杯茶,休息一下再进去?”刘明提议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了,赶紧办正事吧。”叶少阳催促道。

    刘明答应,带他们上到二楼,进入自己的书房,然后拉上窗帘,打开书柜角落处的一个柜子,然后打开密码锁,又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箱子,直接交给叶少阳。

    木箱子用一根麻绳捆住,开口处好像封条一样交叉贴着两张纸,一个写着:不动如风菩提万字,另一张是六字真言:嗡嘛呢呗咪吽。

    叶少阳手摸在两张纸上,运转罡气,立刻感受到一股符印的力量,问道:“这是谁贴的符文?”

    “一个老和尚吧,我不知道,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。”刘明道,“我父亲说,这符印可以保证妖魔鬼怪找不到这东西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挺有法力的。”叶少阳赞道,虽然不知道这个佛门符咒的名字,但是通过灵力的流动轨迹,叶少阳能判断出这是跟道门隐气符功能类似的符咒,如果鬼妖的修为不够,就算面对面,也完全看不到箱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谓一叶障目,强大的鬼术,可以让人甚至是法师看不到邪物的存在,强大的法术,也可以隐藏人间的物品。

    叶少阳让刘明把窗帘拉上,把门关好,然后把木箱子放在床上,撕掉符文,在几人好奇的注视下,打开了木箱——

    没有什么神奇的东西,只是一沓纸张。

    叶少阳抽了出来,见下面还有一个小的金属盒,看质地颜色是用赤铜打造,上面刻着很多符文。

    叶少阳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刘明在一旁说道:“我父亲说,这是那位大师留下的,说是只有法师可以打开,里面放着证明那邪物来历的东西,叶天师知道怎么打开吗?”

    证明邪物来历的东西?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疑惑,抚摸着上面的符文说道:“这个很好辨认,这是北斗七星的形象文字,看这上面的位置是乱的,我估计只要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一一激活,就可以打开盒子的封印。”

    谢雨晴有些不放心的说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不管是五行八卦还是佛门六识,都有相应的顺序,经常被用在封印上,这是法术界的常用手段。这和尚估计是不知道将来有机会打开盒子的人是什么门派,所以干脆用了北斗七星,只要是法师,不管什么宗派,都以北斗为尊,规律顺序没人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打开。”谢雨晴急不可耐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等会,先看看资料。”

    把几张纸捧在手中,叶少阳扫了一眼,发现字是用钢笔写的,字体潦草,但是非常有风骨,对书法有些造诣的叶少阳默默给了个赞,而且透过字迹,一眼认出这手字是男人所写。

    而且字迹模糊,纸张也发黄卷曲,一看就是有点年头。叶少阳好奇的问刘明:“这是谁写的,那和尚?”

    刘明道:“不是,这是大火之后,我父亲从一个关键人物的遗物里找到的,只有这几张了,其余都毁了,这几张记载了事件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你父亲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直接记录下来,用前人的遗物做什么,还是残缺的。”

    刘明给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,道:“事到如今,我就直说了吧,这份资料,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留下的,在事发之前,这个学生找到我父亲,说学校将会发生大规模的灵异事件,当时是假期,但还是有很多学生留在学校。他希望我父亲能出面遣散他们,把学校封锁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一来,我父亲不相信他的说法,二来他也实在权力那么做——学生有住在学校的权力,除非官方要求,不然学校没理由赶人。所以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当时那个学生干部也没多说,就回去了。我父亲觉得事情蹊跷,查了学生的档案,品学兼优,不像是胡言乱语的人,于是又去找他,但是已经找不到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