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01章 酷刑2
    ♂,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出来,几个太阴山来的人都愣住了,通玄道人也愣住了。??

    瓜瓜也是一脸懵逼,看这哥们造型这么酷,不应该是这么怂的人啊?

    果然,随着大灵官下一句话出口,众人这才明白事情远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:

    大灵官露在纱布外面的两只绿色的眼珠子,在众人脸上逐个扫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只要几位能从青冥界走出去,我就陪你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通玄道人暗暗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青冥界,连人间法师都不得途径而入,更不要说来自太阴山的他们,如果尸族大灵官一走了之,他们都得被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太阴山来的人脸上都现出犹豫的神色,把目光投在阴傀将军的脸上。

    阴傀将军上前一步,一只粗大的鬼手按住剑柄,目视大灵官,眼神阴冷至极。

    大灵官丝毫不在意,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我劝你最好不要跟我动手,你也许忘了,这里是青冥界,不是鬼域。”

    阴傀将军一滞,道:“那大灵官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只十二年蝉,与叶少阳关系匪浅,我要送去给我家公主,见过她之后,再多定夺。”

    阴傀将军哼了一声道:“把它送去,岂还有送还给我们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大灵官道:“这我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打一架吧,谁打赢了我就跟谁走!”瓜瓜嚷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开口,反倒提示了通玄道人,说道:“我看这样,咱们取中,我跟大灵官的目的是在叶少阳,你们是要这小子,不如我们现在把叶少阳引来,设下伏击。

    叶少阳虽然法力通玄,人也诡计多端,极难对付,但一来我们设局伏击,二来有这小子在手,不怕他不就范。事成之后,将这小子送给你们带回太阴山落,列位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阴傀将军朝他看过来,说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让叶少阳赶来?”

    “它是叶少阳鬼仆,二人本命相连,只需激活它的魂印,向叶少阳示警,叶少阳自会知道位置,会迅赶来。到时候请大灵官打开青冥界一角缺口,放他进来,事情必成。”

    阴傀将军和大灵官互相望着,心中各自思索了一通,这的确是解除僵局最佳的办法,于是同意。

    “度要快,这里各方势力交叉纵横,并不是我尸族的领地,万一有人赶来便不妥了。”大灵官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。”通玄道人将一张鬼符贴在了瓜瓜的脑门上,瓜瓜立刻就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鬼符上的符印突然亮了起来,化作金光,一点点渗入瓜瓜的脑门之中。

    通玄道人诡笑起来:“小王爷,一会你就会体会到人间极乐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瓜瓜头脑中便传来了一丝异样的感觉,好像有很多虫子在爬,越来越多,一只只都爬在自己大脑上,这种又麻又痒的感觉,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瓜瓜恨不得把两只手伸进脑袋里挠痒,但是全身都被灵符定住,动弹不得,没过多久,一张脸就变得惨白无色,有细密的汗珠在额头上渗出,顺着脸颊流下来……

    鬼流汗!众多邪物一看,都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只有神识受到重创,痛苦到极点,才会流出鬼泪。

    阴傀将军有些不放心的说道:“我们要他回去还有用,务必不能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是神识上的痛苦,魂魄和本尊都不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通玄道人看着瓜瓜痛苦的样子,阴鸷的笑了笑,又等了一会,在他额头上画了几笔,痛苦的感觉顿时消失,瓜瓜喘着粗气,感觉自己也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受不住了吧,激活魂印,通知你老大过来救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瓜瓜冷冷的看着他,道:“三个字,滚你妈的,不对,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通玄道人也不生气,又画了两笔,那种瘙痒到极点的感觉,立刻又出现了,而且比刚才更甚,瓜瓜咬紧牙关承受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通玄道人再次中断酷刑,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麻痹的!”瓜瓜还是回了他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“嘴硬,没问题。”通玄道人在他额头上狠狠画了几笔,这次瘙痒的感觉,顺着经脉流动,很快就遍及全身,瓜瓜难受的想要放声大叫,神识几乎被撕裂,视线也模糊起来,仿佛感觉自己身处在一片火海之中,无数的蚂蚁,在啃食自己的全身,有些还爬进自己体内,在头脑里,经脉里,甚至魂魄里爬来爬去……

    比死还难受,比魂飞魄散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随着通玄道人作法,这些感觉立刻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小王爷,只要你激活魂印,举手之劳,一切都结束了,我之前答应放过那个小鬼,也做到了,这次依然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通玄道人在他耳边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“这种痛苦,不是任何生灵可以承受的,你坚持到现在,已经很不容易,仁至义尽了,你没必要再坚持下去,你说呢?”

    瓜瓜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,但是依然睁开眼睛,递给他一个蔑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你尽管来,相让我出卖老大,绝无可能!

    瓜瓜在心中说道,也是在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通玄道人摇摇头,继续用刑……

    阴傀将军在一旁看着,也是直皱眉头,虽然自己没有亲身体验,但是光看瓜瓜的样子,他也想的到他在承受什么样的痛苦,扪心自问,这种神识上的酷刑如果用在自己身上,只怕是就算是让说出太阴山的秘密,也该说了吧?

    “这小子,骨头还真硬……”

    通玄道人捋着胡须,喃喃说道。他不光是用刑,还用了诛心之法:如果是一直持续痛苦,那还好说,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停止用刑,让瓜瓜经历冰火两重天,就好像一个快淹死的人,突然喘了口气,这种呼吸的快感,会远远过平时,就越是不想回到先前的境地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下来,就算是铁打的意志,也绝对会屈服。

    然而瓜瓜信念的坚定,也是让他没有想到。无欲无求的他,很不理解瓜瓜为什么会这样,如果说是忠诚的信念,可信念之力,真的能够强大到这个地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