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30章 少阳遇险3
    神秘的力量越来越强,叶少阳也调集更多的罡气支撑,心中感叹,怪不得连王曼思也对这诅咒术没有办法,实在是强得离谱。

    当下也是全力以赴,额头隐隐现出汗珠。

    谢雨晴和祁宸在上面用手电照亮,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叶少阳全力压制诅咒力量的扩散,眼前突然一片模糊,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了,自己身边是一望无尽的星空,有很多萤火虫在飞。

    等他们飞近了,叶少阳才发现这些不是萤火虫,而是类似精魄一样,没有形状,只有一点亮光,在自己身前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叶少阳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诅咒的幻象,你不用管,只要别放松就行。”杨辰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那些萤火亮光聚集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有形的东西,模样像是一只蚊子,在自己面前飞舞,然后落在自己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不用管?”

    叶少阳刚想问,就感觉到那个“大蚊子”扎进了自己的头皮,钻进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叶少阳浑身一颤,感觉到这个虚无飘渺的东西在自己身体内钻来钻去,最终停在了心脉附近,释放出了一股力量,用力挤压起来。

    心脉是体内奇经八脉的节点,一旦遭受挤压,罡气立刻淤塞,浑身都使不出力气。

    叶少阳浑身一颤,歪着身子倒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杨辰武两人也完成了作法,心满意足的转过身来,见到叶少阳倒在地上,李彤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少阳罡气被压制住,根本无法运气对付钻进体内的邪物,不过他魂魄强大,心脉附近自有一层魂力阻挡,那邪物也钻不进去,就卡在他的心脉口,节制着他的奇经八脉,形成了一种僵持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东西,钻进我身体了……”叶少阳吃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谢雨晴和祁宸立刻跳下墓坑,查看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哦,那是血滴虫。”杨辰武见怪不怪的说道,“血滴虫是诅咒的力量所化出的一种生灵,在西方叫精灵,其实就是一种邪灵,钻进你体内,确实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见他说话慢条斯理的,一边抵抗血滴虫的攻击,一边艰难的说道:“别说废话了,快帮我把它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辰武走上来,一只手按住叶少阳的肩膀,突然换了一副样子,笑道:“叶少阳,你法力高强,何必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怔,原来是这对师兄妹捣的鬼!

    心念一动,什么都明白了,之前自己还纳闷,自己下午才收拾过他们,怎么突然又跟自己合作上了,还和气地跟自己说了那么多的话,把什么都说了,原来是给自己下套!

    自己方才一心压制诅咒之力,根本没有防备危险的准备,而且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中,再加上杨辰武出言误导……这几样集中在一起,也不由自己不中招。

    血滴虫在他心脉附近突然抓挠起来,发出“嘻嘻”的嘲笑声。

    叶少阳顿时感到百爪挠心一般的痛苦,疼得浑身都颤抖起来,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李彤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也不怪我们,是你法力太强,硬拼起来我们不是对手,只好出此下策,不过这只是顺带的。之前跟你说的一切,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辰武也接过话头说道:“是啊,程序也没错,诅咒之力也解除了,这个血滴虫也不是我们养的,真的就是诅咒血精生成,我们只是没有提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趾气高扬,居高临下的睥睨叶少阳。

    谢雨晴听了这番话,也是什么都明白了,毫不犹豫的去摸佩枪,一摸是空的,才想起来自己没带枪,想起祁宸就在身边,立刻伸手袭向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祁宸是来查案的,因为发生了凶杀案,按照规定,他是佩枪而来。

    祁宸愣了一下,到枪套被解开,立刻明白了她要做什么,犹豫了一下,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谢雨晴拔下枪,立刻指着杨辰武的脑袋。

    杨辰武不以为意,道:“警官,法治社会,你敢开枪?”

    谢雨晴打开了手枪的保险,冷冷说道:“不要跟我说什么法制,如果少阳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一定崩了你们两个,我抵命!不信试试!”

    她眼神中的杀机,令杨辰武二人神色一凛,这才意识到她不是威胁,而是确确实实的敢开枪。

    祁宸被抢了配枪,只好解下橡皮棍,毫不胆怯地往杨辰武面前走了一步,恶狠狠的看着他,做好了动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让他随便杀人他肯定不敢,不过如果谢雨晴动手,他一定会冲上去帮忙,就算真的闹出人命,自己也做好了当一个从犯的准备。

    杨辰武随后冷静下来,说道:“杀了我们,他也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谢雨晴一滞,喝道:“那你们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要杀他,早就下手了,也不用解释这么多了,我重申一遍,我们只是想借血滴虫出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杨辰武低头望着叶少阳,道,“只要叶先生服个软,道个歉,这件事就算了,我们就是想出气而已。想清除你体内的血滴虫,并不难,一般法师作法就可以取出,不过在场的,只有我们两是法师。”

    李彤笑道:“所以你要跟我们道歉,也不用怎么样,嗯……就说一声姑奶奶我错了,我就帮你取出血滴虫,如果你不叫,那就等着死吧,你现在用不上罡气,仅凭神识,最多坚持几分钟,之后可就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,却用力抬起头,望着两张耀武扬威的笑脸,射出冰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杨辰武道:“你不要这么看着我,我长这么大,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,睚眦必报,是我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咬牙说道:“也是我的作风,你干脆弄死我!”

    杨辰武听了这话,也是有些为难起来,他们本来也只是想借着作法,让叶少阳吃个亏,服个软,自己出出气找点平衡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叶少阳这么固执,竟然宁死都不肯道歉,现在也是有些骑虎难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