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42章 挂坠的秘密2
    这女子看上去有五十岁了,容颜素雅,见到叶少阳进来,目光立刻转过来,轻轻开口,轻柔的声音,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传来:“叶天师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怔,走过去,俯身看着她,感觉有些面熟,想了一下问道:“你是吴桑?”

    吴桑点点头。“叶天师,我认识你,你灭四号楼阴巢的时候,我有暗中关注,你这么年轻,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这才想起她一直待在外语学院,又是法师,自己扫荡四号楼,当时闹出这么大动静,她不可能不知道,当下问道:“你当时为什么没露面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法力尽失的人,我留在学校,只为守护在这里,观察五号楼的动向,别的事与我无关,我也帮不上任何忙,露面又能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芮冷玉说道:“她强行把一魂一魄封印在挂坠里,因此才能存活下来,但只能在水中显形了,不然很快就会散去。不过就算这样,她的魂力也只能维持几分钟,你有什么抓紧问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吸了口气,看见倒影中的吴桑,脑袋上果然有一团状如蒸气的气体,正在慢慢散去,是元神……

    元神是魂核,元神一散,魂魄必将消亡成精魄。

    叶少阳急忙从背包里摸出阴阳镜,道:“你进这里来,等我寻找到你其余魂魄,再将你还魂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叶天师,我不要还魂。只求叶天师见到我另外两魂六魄之时,将我魂魄诛杀,合为一体,免得被思思操控,成为傀儡,我只有化生精魄,重新聚魂,才能偿还我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惊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鬼魂愿意魂飞魄散的,不由问道:“你有什么罪孽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我告知小羽,思思是飞僵,小羽也不会知道。我告诉小羽,思思是在利用他,想要夺取他的肉身,想要占领四号楼里的阴巢,为尸族在人间建立大本营,其实……我骗了他。”

    吴桑脸上滑过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“思思起初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学校,但是……她是真的喜欢小羽,她愿意为了小羽放弃一切,是我,故意在中间挑拨,劝小羽除掉她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彻底呆住,这简直就是个神逆转,他也隐约猜到了原因,不过还是问了一声: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吴桑脸上绽开一抹凄苦的笑容,“因为,我喜欢他,我们两个算是青梅竹马,虽然我没有跟他明说过,但我早就把他看成了我的丈夫,我没想到,他居然会喜欢上思思。造化弄人,真是造化弄人。”

    吴桑轻轻摇了摇头,“正巧思思又跟我住在一个宿舍,是我最好的朋友,她跟小羽确定关系之后,那一段时间,两人十分恩爱,思思不知道我的心思,整天在我面前说她跟小羽的事,那种滋味……你们应该能想象的到。

    思思每天跟我一起生活,在一个寝室睡觉,虽然她有心隐瞒,但终于还是露出马脚,让我得知了她是飞僵的真相,所以,我就开始挑拨离间,在我的撺掇下,小羽终于下定决心对付她……你们既然能找到我,说明后面的事你们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除掉思思,我就可以跟小羽在一起,哪里想到我们败了,思思被小羽封印,小羽自己也死了。至少上百个同学,都成为了思思的陪葬,我却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桑一边哭着,随着元神的消散,人影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叶少阳和芮冷玉看在眼里,心中着急,但也不敢打断她。

    “一念之差,我出卖了最好的朋友,也害死了我最喜欢的人,还有那么多无辜的同学……我才是事件中最大的罪人,我之后回到学校,甘心做一个校工,就是为了尽自己最后一点力量,守护着校园,我不能死,因为当年知道内情的人都死光了,有些秘密,只有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跟你们说这些,不是为了博取同情,我自己犯下的罪孽,我要自己去偿还。”

    她把目光移到叶少阳脸上,“叶天师,你是否已经找到了项小羽的肉身?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“已经解开了诅咒,但是少了天魂和地魂。”

    吴桑道:“他死的时候,受诅咒之力的影响,三魂破碎,其中一魂回到肉身中,另外两道魂魄却是游荡在外,其中原理,我也没时间跟你细说,他的天魂在鬼域西北方断魂崖紫薇树下,这挂坠是他送我的东西,你们带着它前去,可以将他魂魄引来。

    另外一缕魂魄……却是在幽闭空间里,具体在哪,只有邓慧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断魂崖紫薇树!叶少阳心头一沉,却也来不及多问这些,直接问了最重要的问题:“什么是幽闭空间?”

    吴桑开口,道出了一起谜团的核心:

    “思思运用尸族的力量,模拟出了一个跟现实一模一样的校园,将学校里当时所有活人、鬼魂、还有部分僵尸都拉了进去,成为一个自演轮回的空间,但是被小羽封印住了,思思在里面,自己也无法出来,但是最近不知为什么,空间的封印被打开了缺口……

    幽闭空间里的鬼魂,不是幻觉,都是被思思拉进去的,在自演轮回中不断失忆、然后重新经历灾难的过程,体验从生到死……这也是思思对他们的一种惩罚,如果可能,我希望你把他们都带回来,送他们去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重重的点点头,眼看着思思的影像越来越淡,就快要消散了,急声说道:“几十年过去了,你没必要再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,还是让我收了你,将来还有机会聚魂。”

    吴桑摇了摇头,“思思说的对,有些事会随着时间改变,但有些事,永远都不会改变。我这一生……也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身影完全散去,化作精魄,贴在水面上,好像一束束的光。

    叶少阳沉默了少许,用手轻轻戳了水面,一阵涟漪波动,精魄纷飞而出,五颜六色,照亮了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