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43章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
    叶少阳盘膝坐在地板上,望着空荡荡的水面呆。

    芮冷玉也坐着,若有所思,一言不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整件事又从头想了一遍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这件事可真是千回百转,一开始的线索,是项小羽移情别恋爱上邓慧,然后王曼思报复,后来才知道没邓慧什么事,是两人因为种族不同,项小羽六亲不认,对王曼思下毒手,现在才知道,原来是受了吴桑蛊惑……好在主线没变,而且越来越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中间有什么爱情故事,对于叶少阳来说,也只是故事而已,毕竟沉淀了三十年,恩恩怨怨,也早就该落幕了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芮冷玉坐着没动,表情很凝重,眉头紧锁,于是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肩膀,道:“怎么了你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感觉这个故事很凄美,一个法师,一个僵尸……两人的相爱相恋,最终居然演变成一场灾难,三十多年了还没落幕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没有多想,随口说道:“这种爱情本来就是会互相伤害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心中一动,望着他,内心有一种冲动,差一点就要告诉他,他就是转世鬼童的真相,带着一种希翼问道:“少阳,如果你是项小羽,我是思思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怎么跟谢雨晴问一样的问题?难道妹子都喜欢这种假设?

    叶少阳抓着她一只手,笑道:“我没想到你也会问这种不现实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任何事情,都是有可能的,捉鬼也算是高危行业了,万一我们两个中间死了一个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少阳皱起眉头,芮冷玉说的这种情况,虽然不大会生,但也并非万全,到时候剩下一个人,怎么办?

    叶少阳还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,想了想说道:“如果是我先死,我就在阴司等你,等你死了,我们一起去投胎,呃……如果你后来改嫁,那你自由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我已经嫁了似的。”芮冷玉白了他一眼,想了想,又道:“那如果没有来世呢,如果阴司什么的,都来反对,不让我们在一起呢,例如像道风那样,被当成人人喊打的转世鬼童,我们根本没有可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虽然觉得没这种可能,但还是认真想了想,表情中不由流露出一丝绝然。

    芮冷玉立刻猜到他的内心,冷冷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,到时候离我远远的,不连累我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不好意思的笑笑,既然被她猜到,也只好坦白了,道:“如果真到了连累你的那一步,我肯定会自戕魂魄,绝不让你为难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一把抓住他的领子,怒视着他,用冰冷的语气说道:“记住!就算全世界不要你,我也会陪着你,我不怕被连累,有句很肉麻的话怎么说的来着,你若不离,我定不弃。”

    你若不离,我定不弃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暗暗吸了口气,笑着回道:“确实很肉麻,不过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从水盆里捞出挂坠,叶少阳捧在手中,静静凝视着,吴桑死后,宁愿魂飞魄散,也要把自己的一魂一魄封印在这件法器里,就是为了有机会向自己讲述真相,让小羽有机会复活。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感慨不已,伸手握紧了挂坠。

    芮冷玉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去鬼域!到断魂崖找项小羽的天魂!”

    不过毕竟是在酒店,不方便作法走阴,法器带的也不够,于是带着瓜瓜和阿呆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对于阿呆,叶少阳始终有一种陌生的奇妙感觉,亲不起来。阿呆对他——应该说对任何人都毫不关心,他只听芮冷玉的话。这一点也让叶少阳不喜欢,不过还没到吃醋的地步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叶少阳和芮冷玉表现得像一对男女主人,一起翻箱倒柜,给阿呆铺床。

    这些床褥被子之类的,都是叶少阳之前得闲的那段时间慢慢添置的,他在茅山上就操劳生活,现在自己有了房子也是一样,除了差个媳妇,基本上什么都有了,也像是个家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进屋铺床回来,为阿呆拿枕头的时候,现芮冷玉趴在床上走来走去,不断捡起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叶少阳不禁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芮冷玉脸色铁青的直起身,把几根长凑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叶少阳的小平头,自然长不出这么长的头。

    芮冷玉目光一扫,又在床上现一对穿过的袜子,上面印着美羊羊。

    芮冷玉冷笑起来,“你穿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清楚再解释啊,只有一次解释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不用解释,这是雪琪的,昨晚雪琪在这睡的。咦,雪琪呢?”叶少阳找了一遍才现雪琪没回来。

    芮冷玉一听更怒了:“这不是你的床吗,雪琪昨晚跟你睡的?”

    叶少阳差点吐血,急忙摆手,结结巴巴的将事情解释了一遍,芮冷玉的脸色才缓下去。

    “等雪琪回来,我倒要问问她!如果不对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叶少阳撇撇嘴,用忘情的口味说道:“我原以为你是那种清新脱俗,不会拘泥这些小节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就被芮冷玉打断,冷冷道:“那都是你们男人的幻想!哪有女人看了自己男人的床铺,现女人的东西不怀疑的,做梦呢?”

    叶少阳被她一顿骂,反而笑起来,脑袋伸过去,喜滋滋地说道:“你刚说什么,我是你自家男人?”

    芮冷玉双眼一翻:“滚!”

    叶少阳布置好了法坛,嘱咐瓜瓜和阿呆在家里呆着,哪也别去,然后跟芮冷玉一起走阴,进入阴司,往断魂崖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翻涌的海水,一下一下的冲击着礁石。

    岛屿上一片荒芜,尤其是正中间的那座山,山峰已经倒下,底部一片断壁颓垣,似乎山上曾经有过什么建筑,但是现在已经倒塌了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还有一个小女孩,站在码头上方最高的一座礁石上,目送着三辆载满人的轮船驶出码头,小女孩和年轻男子一直在缓缓摆手。

    直到轮船都看不见了,两人才转脸望着站在中间的女子。

    (三更已毕,最后2o天,求月票,确保年度灵异类冠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