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50章 迷雾2
    受伤保安的脸上,一张脸皮完全被撕掉了,两个没有眼皮覆盖的眼珠子,布满血丝,圆圆的从眼眶里凸出来,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。

    黑色的血,不停地顺着他的脸颊滴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快……就变成僵尸了?

    张小蕊呆若木鸡,立刻明白,这件事绝对不是自己那点三脚猫的法术能搞定的,也顾不上楼里还有两个人,立刻让几个保安离开现场,拿出手机,给叶少阳打电话,这才现手机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几个保安的手机也没有信号,在最初的惶恐之后,张小蕊想到,手机信号很可能是被雾气遮挡住了,于是带着几名保安往校门方向走,结果走了十来分钟,四周还是白茫茫的一片,完全看不到校门在哪……

    叶少阳和芮冷玉回到家里,雪琪已经回来了,一个人在主卧里休息,芮冷玉也没有问她昨晚的事,仿佛是忘了,让阿呆进屋去休息。

    阿呆不用吃东西,也不用睡觉,只要喝水就能维持体能,因此很好照顾。

    阿呆见到芮冷玉,很开心,问道:“冷玉,你们也要休息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点事要办,你去休息吧,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阿呆点点头,有些不舍的进入了为他安排好的房间。叶少阳给瓜瓜使了个眼色。瓜瓜也跟进去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灯关掉,迅在客厅里布置了一个法坛——刚在回来的路上,苏钦章来微信,在一本古书上找到了有关火麒麟的图像,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和芮冷玉看了一眼,心情顿时变得复杂:

    火麒麟的翅膀,与阿呆身上的纹身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因此回到家之后,叶少阳决定立刻招魂,请师父到人间来。

    把写着青云子姓名和生辰八字的灵符就在蜡烛上烧掉,叶少阳开始念拘魂咒,至于用来引魂的生前遗物,再好找不过,自己身上这些法器都是从青云子手中继承的,都算是他的遗物。

    “青云子,三魂七魄归吾坛,青云子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连连作法,持续了有将近一刻钟,浑身都累出了汗,定魂圈里还是没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叶少阳长喘了一口气,让芮冷玉给自己倒了杯水,一口气喝完,往地上一坐,愤然说道:“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怎么了,找不到魂魄所在?”

    “他魂魄就在鬼域,怎么会找不到,我感受到他魂魄存在了,但他就是不愿意来,我也没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用强也不行?”

    叶少阳眼皮一翻,“你说的轻巧,用强我也得打得过他才行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顿时没了主意,“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愿意见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叶少阳皱着眉头,心里暗骂青云子小气,同时也有点失落,他这么着急忙慌的一回来就作法,实际也是想着能够跟师父见一面。

    突然,叶少阳一骨碌站起来,说道:“我有办法了!”

    芮冷玉探寻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请祖师上身!这是天赐之法、三清敕令,不由得他不来!嘿嘿!”猛然又想到,青云子既然不愿意来,自己假如用请祖师**请他来,他少不了也要动气,到时候控制自己的身体,做出什么无厘头的举动,可是不妙,于是跟芮冷玉说道:

    “那个,你记着,请祖师上身成功之后,师父如果附在我身上不走,你记得把他打出来,免得他控制我的身体去做什么恶心的事情,来整治我,记错了!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怎么才能让他从你身体里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是阴神,肯定跟别的阴神一样,都怕污秽的东西,嗯……”叶少阳看着她的小腹,有些为难地说道,“不然你去尿点尿来,到时候作势用尿洒他,他肯定避之不及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,冷冷道:“没尿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没有?”

    芮冷玉红了脸,斥道:“说没有就没有!还问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呃,那……”叶少阳目光继续往下移,挠了挠头,“不然用你穿过的内裤,往我头上套也行,人的内裤神灵避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是吧,一会尿尿一会内裤的!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,你的东西,我又不会嫌弃的!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就算你不嫌,你师父没准就是我未来公公,我当徒媳妇的用内裤套人家的头,叶少阳,就算你百无禁忌,我又怎么能做的出来?”

    叶少阳仔细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,又想了一下,走到厨房里,拿出一瓶醋,交给芮冷玉,道:“万一他在我身体里不出来,你就往我嘴里灌醋,我师父最怕酸,闻到酸味肯定就躲开了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接过去,瞪了他一眼道:“这么好的办法,刚才为什么不说!”

    叶少阳嘿嘿笑道:“之前不是没想到吗。”

    当下脱掉上衣,焚香烧符,一套请祖师的程序下来,最后将三束香的香头猛然插入口中,左手在上,食中二指竖起,其余三指虚握,用右手的掌心托住,摆出了一个江湖神汉用的最多的请神的姿势。

    左脚和左手同时抬起来,然后重重的落下去,一连三次,吐出口中熄灭的香灰,大声喊道:“天灵灵地灵灵,茅山第三十九代传人叶少阳,祝祷三清,有请祖师青云子显灵!有请祖师青云子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请祖师上身不用说名字,只要是历代掌门,在阴司离得近的,请到谁就是谁,但叶少阳生怕把别人请来,因此不断喊着青云子的名字,反复念着咒语。

    芮冷玉在一旁有些紧张的看着,见叶少阳最后一次高高抬起左腿,猛然用力往地上跺,出啪嗒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芮冷玉敏锐地觉察到,一股气息,随着他的鞋底踏在地板上,逐渐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的脑袋猛地垂下去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芮冷玉等了半天没动静,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:“少阳?”

    叶少阳突然直起身子,脖子往前伸,贪婪的吸了一口香炉里的天木藏香,骂道:“小王八蛋,居然用请祖师上身的法子逼我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