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52章 祖师归来2
    阿呆转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很平静,但叶少阳恍然感到了一种强大的气势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阿呆松开芮冷玉的手,凝视着她,说道: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芮冷玉笑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阿呆继续用一种羊一样乖巧的眼神打量着她,道:“若是我有一天能复原,冷玉,你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哼了一声,是真的有点不爽了。

    芮冷玉也正了正色,说道:“我救你,是出于人道主义,你把我当朋友也可以,千万不要过于感谢我,我也什么都不要,我要的,他都能够给我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站到了叶少阳身边。叶少阳双臂抱在胸前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阿呆分别看了看两人,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,对冷玉道:“只要你开心,你做什么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才对。”芮冷玉笑笑,说道,“你刚才说等你复原……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每次被这东西吸走灵力,我的头脑就会清醒一些,能够稍微想起一些事情,我想我以前,应该是一个拥有权力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呆歪着脑袋用力思考起来,最后还是摇了摇头,“可是我想不起来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。”青云子说了一声,飘身来到阿呆的背后,仔细打量着上面的火麒麟图案,似有所悟的点点头,然后在他脑门上轻轻一拍,化作一道烟飞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叶少阳本想提醒他注意道化虫的封印,会吸走一切生灵的修为和法力,不过想到以他的实力,肯定不会中招,干脆站在一旁等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青云子离开阿呆的身体,眉头紧锁,背着双手走到床边,坐下来,沉吟道:“这道化虫的符文,的确是茅山北派的,里面揉合了北派的一些密宗手法,我也解不开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听傻眼了,“总不能再去找一个北派的宗师来吧,我可是一个都不认识,也没工夫去找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想了想,道,“我也很好奇这家伙是什么来历,罢了,我帮你走一趟。”说完居然直接从窗外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芮冷玉看看叶少阳,惊道:“师父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少阳耸了耸肩,说道,“别担心,他肯定是有办法,他这人就这样,想到一出是一出,常常忘了关照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皱眉道:“那我们怎么办,先睡着,还是等着他?”

    叶少阳想了想道:“当然先睡啊,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要是天亮回来,我们难道还等到天亮不成?”

    芮冷玉关照了阿呆几句,留下瓜瓜照顾他,跟着叶少阳一起来到客厅,一回头看到叶少阳搓着手,一脸羞涩尴尬的表情,立刻明白他在想什么,故意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那个,我们怎么睡?”叶少阳嘿嘿一笑,“房间是多,但卧室都被他们占了,只有一间房有床了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道:“那你去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跟雪琪去睡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低声道:“别去,我听雨晴说,雪琪睡觉的时候会打呼噜,很吵,你绝对睡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芮冷玉半信半疑,“我去试试,如果是真的,那我就在沙睡。”

    “沙怎么能睡,很不舒服的……”

    芮冷玉笑了笑,“说了这么多,我看你就是想跟我睡呗,你去铺床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轻松就答应了!

    叶少阳感觉幸福来得太快,立刻去客房铺床,芮冷玉也追了进去,从橱柜里又拿出一床被,放在床上,让叶少阳先上床,然后把自己的松纹古定剑摆在两床被子中间。

    叶少阳精到:“这是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梁山伯与祝英台同床的时候,摆了十八碗水在中间,我没那工夫,把宝剑压这里,你如果有什么异动,我立刻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我好伤心的,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叶少阳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芮冷玉脱了外衣,钻进被窝里,说道:“男人上了床,都是一个德行,除非……你不举!”

    叶少阳涨红了脸,关灯之后,也钻进被窝里,两人并排躺着,叶少阳能闻到她头上的香味,忍不住把手从被窝里伸了出去,刚过了松纹古定剑,立刻被芮冷玉的一只手抓住,冷笑道:“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拉拉你的手。”叶少阳道,“我现在睡不着,你转过来,咱俩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真的转过来,说道:“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线索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现在是睡觉时间,我不想那个。”

    借着窗外的月光,叶少阳望着她皎洁的脸庞,她没有杨宫梓那么完美的容颜,也没有小九醉人的魅惑,但是她身上,自有一种迷人的魅力,只属于她自己,无可替代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叶少阳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感觉像在做梦,前一刻我们还一起在隔壁屋为了阿呆忙活,现在……却躺在一起睡觉,嗯,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跟你睡一张床。”

    芮冷玉撇撇嘴,“同一张床怎么了,我跟师兄也这么睡过,实在没有地方可以睡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哼了一声道:“你师兄肯定没对你这样做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叶少阳突然把头凑上去,亲到了她的嘴。芮冷玉只躲了一下,就不再退缩,两个人侧身相对,各自裹着一床被,像一对蚕蛹挤在一起,只有嘴巴紧紧贴着。

    亲了有几分钟左右,叶少阳体内涌起了一股邪火,终于不满足再这样浅尝辄止,一只手猛然伸出去,从芮冷玉的被窝下面探入,猛地抓住了一个柔软的东西,叶少阳也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抓,命中率居然这么高,当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芮冷玉浑身颤抖了一下,因为是躺着,没法借力,一时无法脱身,只好反手压住叶少阳的胳膊,一只手掐着他的脉门,微微用力,叶少阳嗷的叫了一声,不由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叶少阳不敢再乱动,一边回味刚才的触感,一边说道:“你居然没穿内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