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96章 界河之战2
    小九伸出玉笋一般的手指,对他招了招,“上来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叶少阳突然有点不敢。

    小九欠身抓住了他,把他拉到凤辇上,座位上有一层柔软的垫子,小九拉他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叶少阳浑身僵硬,很是不自在。

    小九挨着他,身上散出一股似有若无的清香,比之前那个狐族妹子的香味淡了很多,但却更加醉人。

    小九看到叶少阳呆的样子,有些想笑,但这场合实在不合适,伸手指向前方,轻声道:“少阳你看!”

    叶少阳的注意力完全被小九吸引,经过她这么一提醒,这才注意到站在对面那些人,由于自己这边在山脚下,有点居高临下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眼扫去,大概有四个阵营,少的只有几个人,多的有几十个,男女老少都有,都是类似古代的穿着打扮,一个个都望着自己这边,更是让叶少阳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边,是众阁派的弟子,也是‘四山十二门’中的一‘门’,这次就是他们难。”

    顺着小九的目光,叶少阳看向四个阵营之中人最少的那一波,都是道士,老少都有,虎视眈眈地望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注意到,他们身上的道袍式样都跟现代的不太一样,保持着古式,为的一个身穿水衣、头戴法冠的老道士,胡子花白,一脸肃穆,看着有五六十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少阳仔细打量他的衣着,顿时暗暗吃惊:这老道士身上的水衣,从上到下印着青黄红三色流波,上面缀着大块的祥云图案。

    这种造型的水衣,现代道士早就不穿了。不管是道袍还是僧袍,不同地位,所穿的华服都不一样。像眼前这老道士穿的卫衣,叶少阳只在古书上看到过,是唐朝以前的一种道门华服,青黄红三色,代表青天黄土一片红,能有资格穿这种水衣的,就算不是一派掌门也是门中住持长老。

    这老道士身穿三色流波水衣,头戴紫色錾金冠,脚蹬凌风靴,双手拢在身前,提着一只拂尘。

    “最前面这位,就是众阁三大观之一、沐风观的观主黄剑龙,法力通玄,我多年在青冥界,与他们接触不多,也不知这人是什么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有众阁派啊……”叶少阳望着这个黄剑龙老观主,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边上那个阵营,是梨山,终南山,星宿海……”

    梨山!叶少阳猛然想到什么,转头看去,果然从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:一个站在靠前位置的男子,也正在注视着他,见他看过去,弯起嘴角,露出了一个不太友好的微笑。

    叶少阳跟他曾有过一面之缘,这家伙是十娘的师兄!当初自己闯轮回道的时候,他跟一个师妹一起去帮场子,跟自己打过一场,当时这货对人间道宗各种瞧不起,叶少阳对他也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居然在青冥界里见到了。

    “别的势力,你不必管,除非你主动,不然他们不会动手的,只有这众阁派,是前来找碴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还想再问,小九对着远处说道:“黄观主,这位便是茅山叶少阳天师,我之前对诸位所说的那些,他作为亲历者,比我知道的更加详细,你若不信只管问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黄观主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小九抓着叶少阳的手,从凤辇上一跃而下,落在双方中间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黄观主上下打量叶少阳,“茅山的?”

    叶少阳本来觉得他是老前辈,还想施礼,结果对方这么没礼貌,也就懒得行礼了,当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人教弟子,已经很久没人前来青冥界,贫道也不知人间而且是怎么一个样子,你是茅山多少代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九代……掌教。”叶少阳本想说“传人”两个人,突然想到自己而今是掌教了,干脆装了个逼。

    黄观主眉头皱起来,说道:“你这么年轻,是茅山掌教?茅山自通明开派之后,难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?”

    “通明”是茅山先贤陶弘景的字号,叶少阳听见这话,不光贬低自己,连着师父和祖先一起都贬了,顿时有些上火。没等作,黄观主又道:“你说你是茅山掌教,何物为信?”

    叶少阳两眼一翻,“你爱信不信,你谁呀,我为什么要证明给你看?”

    黄观主身后一个略年轻的道士冷冷说:“放肆,我等众人,哪个不是你先祖,更不用说观主大人,何以目无尊长!”

    他这话倒也不算错,对于道门历史,叶少阳自然知道不少:在元朝之前,道教按照修炼的侧重不同,大致分为麻衣、宿士、众阁、茅山、全真五大宗教。

    麻衣主修占卜算卦,也就是有名的“麻衣神算”,全真主修体术,宿士是上古方士一脉,主修风水,众阁则主要是修仙。至于茅山,是个大一统,各方面都会一点,但是最擅长捉鬼降妖。

    宋之后,因为蒙人入关,道教也大受冲击,宿土、麻衣、众阁断了香火,虽然道业有人继承,但毕竟失去了正式的传承,只剩下茅山和全真。

    不过叶少阳记得师父说过,众阁派弟子除了修仙,还极为擅长巫术,尤其是其中的降头术,众阁派居然南洋和苗疆邪术中,有一支就是众阁派的传承。说是在古代,道士所有派别在一起聚会讨论事情之类,每次胜出的都是众阁派。

    茅山术斩妖除魔,所有法术都是用来对付邪物的,对付人只能靠体术,众阁派的巫术,则是应在人身上,打架茅山弟子自然不是对手,其余派别更不用说。而且长期鼓捣巫术的,体内多少会有邪气存在,人性格也会比较阴狠蛮狠,所以众阁派修士曾经在道门中算是一霸。

    叶少阳本来还对师父的这个论调表示怀疑,看到眼前这两位众阁修士的派头,总算是相信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笑道:“这话说的,从古到今有多少道士,难道每一个都是我先祖不成,那地府全是我亲戚了。再说想让我尊重你们,你们好歹也得表现出前辈该有的样子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