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2章 天劫2
    芮冷玉点点头,眼中忧郁之色消退,不过只是为了不让叶少阳担心而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真相没有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片茂密葱郁的树林,弥漫的阴气千百年来就没有散去过,树冠和枝叶之间,有无数的精魄飞舞,各种人间从来没有见过的邪物、失去神识而没有前往断魂谷的半魂鬼,被密林浓郁的阴气所吸引,终日在其间徘徊游荡,吞吐阴气,进行着主动和被动的修炼。

    树林外面,是有一小块地方,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开,方圆几十米内,没有阴气,也没有精魄、邪物和毒虫敢靠近。

    在最中间的一棵树下,坐着一个老人,正是茅山前任掌教青云子,一贯猥琐的神情,此刻显得有些落寞,埋着头,在地上摆弄着一堆石子。

    一道飘渺的人影,从远处徐徐飞来,落在青云子身边,是一个锦衣青年,头插珠玉,手里拿着一副好像核桃一样的东西,缓缓搓弄着,面如温玉,只是带着几分邪气。

    “青云祖师,见过了。”青年拱手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青云子微微直起腰,抬头看着他,说道:“南宫影是吧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笑道:“青云祖师好记性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也笑:“悬空观一战,也多亏你出手,牵制道源那老梆子,我还得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道:“祖师不必承我的情,我这么做,只是为了找道风比试,我与道渊一战之后,却是失去了道风的踪迹,原来你们竟在这里,真是让我好找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低下头,继续研究面前的石子阵,道:“道风就在里面,你去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看了一眼那些排列奇怪的石子,道:“祖师在摆天衍之阵,不知想参透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走过来,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,往画好的格子里送去,说道:“天衍之术,我也略知,我助祖师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托住他的手,说道:“我一个在这玩耍而已,打时间,无需帮忙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面露微笑,手臂暗暗用上了几分力道,力道何止千钧,然而青云子的手却仿佛石雕一般,稳稳托着他的手臂,竟然一丝也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南宫影微怔,随即恢复如常,笑道:“祖师果然法力通天,怪不得能教出道风,那个叫叶少阳的小子也还凑合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道:“你与道源那老梆子相斗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并未死斗,平分秋色吧。不过他**枯竭,已无提升空间,但我今日看祖师你,有些遗憾,你若不死,在修炼数十年,或许真能证混元大道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微微惊讶。“肉身枯竭”这四个字,估计只有他这样真正自身有所体会的人才听得懂,连叶少阳这样的,虽然实力强,但因为没到肉身极限,也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不管是人类还是邪物,修炼的时间越长,修为自然就越强,不过总有一个极限,这跟自身的天赋和身体条件有关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间法师,就算给他最好的修炼条件,最多也只能修成天师,无法更进一步,这一方面是受限于天赋和悟性,另一方面则是受到身体的制约。

    尤其是到了六十岁之后,身体各方面机能下降,法力会不进反退,就算是最刻苦的修炼,最多也只能维持现状,再想进步也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道渊真人虽然活得久,但是法力已经到了一个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,就算再修炼多少年,也无法迈向更高一层牌位的门槛。

    至于鬼妖尸灵,形成原因不同,也有各自的修炼极限,假如它们可以无极限地修炼下去,人间法师却最多只能修炼几十年,怎么可能斗得过这些修炼上千年甚至几千年的邪物。

    青云子摇着头笑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其实还有机会迈出那一步的,只不过没那心思而已。不过我那小徒弟,却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,说道:“他的上限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连我也看不到他的上限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青云子目光深远地望着远处,随后对南宫影说道:“你居然能看出我未到上限,委实可贵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笑道:“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本事,我生来在无量界修罗道,也算是近水楼台,我非但能看到这些,甚至我能看到祖师你的前世……”

    青云子眼神闪烁了一下,微微抬头,望定了南宫影,道:“一花一世界,一树一菩提,前世与我,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一笑,拱了拱手,道:“若祖师不阻止,我这便去找道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该去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动身往树林里走。

    “阿修罗王子,”青云子突然叫住他,低头继续摆弄石子,缓缓说道,“法眼通天。人类也未尝不可窥见天机,贫道断你将来必死于到刀兵之下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面色一变,随即轻蔑地笑了笑,走入丛林中,刚出了青云子布下的阵法,立刻有数不清的邪物扑了上来,这些邪物都是丛林湿生,修为低微,根本分辨不出来着的实力,只是凭着本能,一拥而上,想要吸取来者的血肉。

    南宫影看都没看他们,身体四周荡起了一层血光,凡是接触到上面的邪物,立刻化作一道血雾。

    这些邪物虽然灵智未开,但也不是完全无脑,死了一批之后,凭着趋吉避凶的本能,立刻知道这人不好对付,四散奔逃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影轻轻扬手,身上的血光立刻朝四面八方荡开,追击那些邪物,瞬间绞杀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青云子在外面,虽然背对丛林,但是听到一阵鬼哭狼嚎,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,轻轻摇头,继续摆弄石子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对面山谷中又飞来一个人影,是杨宫梓,落在青云子身边,不敢打扰他,在边上静静地等了好一会,等青云子直起腰来,这才轻声唤道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青云子一手拈着胡须,仍然望着面前被自己摆成奇怪形状的“石头阵”,头也不抬地问道:“见到他们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