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4章 灵身之死1
    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形态的攻击,不过立刻就认出这就是传说中的血滴子。

    人间的年轻人,对血滴子并不陌生,这玩意是很多古装电影里都有的一种暗器,尤其是当代,更多是出现在一些夸张搞笑的影视剧里,据说是清朝的雍正皇帝明的一种取人头颅的暗器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佛门的传说中。

    道风巍然不动,三张灵符在身前环绕,口中说道:“我听说当年冥河之中,血浪滔天,滋养着无数邪灵,以恶鬼为食,后来释迦想渡化冥河中一干邪物,与冥河教主大战,你们阿修罗族也参加了那一战,后来释迦炼化冥河血水,为血滴子,你们阿修罗从此以它为魂器,不知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南宫影冷笑道:“传言太不可信,我们阿修罗族与佛门是有渊源,这血滴子也是用佛法取冥河血水炼制,但世上哪里有释迦存在。反正我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南宫影说完,双手更加颤抖起来,控制着血滴子更加疯狂地围攻道风。

    道风操控三清鬼符,死死抵挡,脸上也现出吃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一攻一守的僵持着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有看热闹的观众,一定会为没看到惊心动魄的战斗而感到失望,其实恰恰相反,两个人都已经使出了杀手锏:血滴子是南宫影最强的攻击手段,如果血滴子被破,自己必败无疑,后面也就不用再打了。

    至于道风,刚修成三清鬼符,也是自己最强的手段,如果抵挡不住血滴子的进攻,那别的手段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虽然战斗看着并不激烈,但杨宫梓却是十分的紧张,一直盯着道风的脸庞,看到他吃力的样子,心里更是没底——在她印象中,道风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到底是阿修罗王子,既然敢挑战道风,实力自然不会差。

    “痛快!”南宫影咬牙说道,“不枉我等你这么久,这一战,倒是没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随即说道:“道风,若你有还有一战之力,我可要出全力了,一旦出,便无法收回,你很可能会死,你若有什么遗言,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遗言也不会跟你说,”道风转头看了杨宫梓一眼,刚要开口,杨宫梓大声说道:“我不听什么遗言,你肯定会没事的!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道风闭上眼睛,全力操控三清鬼符,如同三道燃烧的鬼火,任凭血滴子怎么样围攻剿杀,鬼火一直没有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南宫影口中出一阵奇怪的声音,如同古老的咒语,又好像节奏奇怪的歌声,双手挥舞,不住颤动,围攻道风的血滴子纷纷裂开,每一个血滴子都分裂成五个,血滴子的数量一下子增加到上千,如同平地刮起了一股腥风血雨,疯狂地击打在三清鬼符的屏障上。

    杨宫梓看在眼里,内心也是震撼到了极点,她也早就听说过,阿修罗族以血滴子为魂器,修为的高低,看的就是血滴子的数量,传说当年道佛之争的时候,阿修罗尽出,与道门阴神斗法,有一个阿修罗的将军,用数百枚血滴子,将一位司主级的阴神围困到完全失去反抗能力,最后险些被绞杀。

    这件事在当时和后世都很轰动,也是阴司少有的见识到神秘的阿修罗族实力的机会,当时这位阿修罗将军的实力,已经令阴司众神震惊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位阿修罗王子,居然能驾驭上千枚血滴子……

    杨宫梓讷讷地看着眼前这恐怖的血海风暴,终于喃喃说道:“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如果被围困的是自己,这时候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在血滴子移动的间隙,她偶尔能够看到道风的身影,还是坐在地上,如果一尊古钟般巍然不动,他身上的三枚鬼火,却是越来越暗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杨宫梓暗自咬牙,很想上去帮忙,但是绝不能。不是因为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战斗,相比名节、信誉之类的东西,她更在乎的是道风的安危,只是这次战斗对道风来说,也算是一次渡劫,如果自己出手,就算能救得了他,也会给他带来心结,而且是一个永远无法打开的心结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道风整个人就废了。杨宫梓知道他宁愿死也不想那么活着,因此,她只能暗暗祈祷道风能够顶住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南宫影,现他也有点顶不住的样子,他身为阿修罗,不会像人一样出汗,脸色也不会变化,但是他的双手在剧烈颤抖,眼神虽然仍然杀意十足,瞳孔却已经有些涣散,显然是近乎脱力的表现。看上去随时都会倒下。

    他这一击,一共操控了一千零一颗血滴子,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,对他而言也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当日与道渊真人斗法,自己也不过役使了七百颗血滴子,当时道源还是靠着三件法器,勉强抵挡,如果当时他也像现在这么拼命,南宫影相信道渊真人绝对会当场身亡。只是当时并非拼命,所以多少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现在,南宫影已经在拼命了。

    一千零一颗血滴子,骄傲的南宫影相信,绝对能轻松轰死一个灵仙,或者三等鬼。除了三王一判,就算整个阴司,能抵挡的人也不过五个。

    而道风虽然吃力到极点,三清鬼符摇摇欲坠,但看上去却没到灯枯油尽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一战,自己等了这么久,是必须分出高下的。

    南宫影一咬牙,再度念动咒语,有血从两条手臂的毛孔溢出,凝聚成血滴子,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十枚血滴子,加入血海风暴之中。

    虽然相比一千这个数字来说,四十并不算多,但对南宫影来说,几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他差一点就虚脱了,凭着一腔不屈的气势,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道风的身体也开始剧烈颤抖,三清鬼符的火光再度缩小,却还是没有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南宫影大叫一声,再度打出四十枚血滴子,进入战场,整个人也是完全陷入了癫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