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59章 沙漠中的女鬼2
    “我们留下一个人照顾病人,其余人都出来求援了,走的不是一个方向,这样机会大一点,请你们让我上车,人命关天,求求你们!”

    叶少阳,四宝,瓜瓜互相看去,顿时了然于胸,这女的还真的是鬼!

    因为瓜瓜没有显形,如果是一般人类,不可能看见他,也不可能听见他说话,而鬼就不一样了,任何鬼,都是开了阴眼,能看见同类。

    刚进沙漠,就遇到一个女鬼……

    平时极少能遇到的事,偏偏在这里就遇到了,这也太巧了吧?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泛起嘀咕,不过这女鬼看上去像是死后没开天知,不知道自己死了,莫非真是这样?

    曹宇并不知道真相,回头问道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子立刻说道:“请一定帮忙,如果需要钱,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们。你们要是不放心,这是我身份证,给你们压着。”

    女子从包里摸出一个身份证递过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接过一看,这姑娘名叫谢玉芳,是重庆人。身份证跟真的一样,连防伪都有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她用魂力虚幻出来的一个不存在的东西,不过这一点连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曹宇和开车的士兵看到这一幕,反而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,求助地望着叶少阳和四宝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。”叶少阳往中间让了让,让她挤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,指个方向,我们过去。”叶少阳道。

    谢玉芳立刻指了一个方向,说道:“不远,翻过这两个沙坨子,前面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立刻让司机按照她指示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曹宇拿出对讲机,通知后面几辆车,自己的车临时有些情况,暂时离开路线,让他们继续按照目标前进。

    汽车行驶的途中,叶少阳手里接着一枚五帝钱,倒不是有意提前防备,而是车里空间小,他担心万一出什么意外,不容易及时处理,尤其是前排还坐着两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在叶少阳的嘱咐下,士兵把车开得非常慢,绕过了两个沙坨子,前面果然是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“就在那边……咦,帐篷怎么没有了?”谢玉芳望着车灯照射的范围,很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也可能是我记错了,麻烦往附近找找看。”

    在谢玉芳的请求下,士兵开车在附近找了一遍,什么都没有,士兵突然一拍脑门,惊悚地说道:“这个地方我知道了!两年前生过意外死亡事件,有一个探险队在这里驻扎过夜,结果一个成员突心肌梗塞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开始颤抖,目光偷偷瞟向谢玉芳,“还有一个女的,死在几公里外的地方,据说是前往附近求援,结果迷了路,被冻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听完,转头去看谢玉芳,谢玉芳倒是没听懂,说道:“我的队友也是突心肌梗塞呢,请大家帮忙,一定要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听了这话,相互看去,曹宇和士兵哪里经历过这种事,冷汗立刻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转头望着谢玉芳,说道:“今天是那一年?”

    谢玉芳一怔:“什么啊,你问这个干什么,不是2o14年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来,前排两个人都往后缩了缩,士兵一脚刹车将汽车定住。

    叶少阳拿出手机,按亮屏幕给她看。

    谢玉芳起初不知道要给她看什么,在叶少阳提醒之后,注意都日期:“2o16年9月……你这日期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又找曹宇和士兵要手机,给她看了三个手机的日期,“总不能我们手机都错了吧,而且我们是半路遇到的你,不可能一起算计你。”

    谢玉芳呆呆地看着三部手机的时间,又看看叶少阳。

    叶少阳叹道:“你找不到扎营的地方,不是你记错了,而是……两年过去了,你们当初的帐篷,肯定都被救援的人带走了,你们的朋友也都走了,只有你留下来了,在这里呆了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谢玉芳叫起来,“天哪,难道我穿越了不成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穿越,因为……你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?开什么玩笑!”谢玉芳愤怒地叫起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打开车门,寒风顿时灌进来,叶少阳冻得哆嗦了一下,道:“你感觉不到冷?”

    猛然之间,谢玉芳仿佛现了一个真理,而这个真理,一直被她忽视……人在感觉不到冷热的时候,自然会忽视温度,现在被叶少阳一提醒,才完全想起来,人怔怔呆。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你应该是被冻死的,但你没有意识到,是因为你有遗愿没完成,成了你的执念,一心想找人去救你的伙伴,其余全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谢玉芳垂着头,在意识到自己死亡的一刻,天知开启,她什么都记了起来,捂着脸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宇和那士兵脸色白,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谢玉芳突然抬起头,冲叶少阳摇了摇头,“我想起来了,我不是冻死的,我是被人杀死的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叶少阳一惊,忙问道:“什么人杀了你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谢玉芳突然激动起来,一双眼睛变得血红。

    是怨气在作祟,这样下去很容易就变成厉鬼,不易度。

    叶少阳刚要劝说,谢玉芳突然伸出双臂,一把掐住叶少阳的脖子。

    瓜瓜就在叶少阳肩头,看见这一幕,立刻跳到谢玉芳肩膀上,对着她眉心处拍了一掌。

    谢玉芳“哇”的怪叫一声,魂魄瞬间裂开,化作精魄,从车窗的缝隙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叶少阳骂道,“出手这么重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啊,我就轻轻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叶少阳立刻嗅到一丝异常的气息,说声“不好!”急忙推开车门,冲曹宇喊道:“下车,都快下车!”

    曹宇和士兵不知道生了什么,听他这么一声喊,急忙下车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从腰带里摸出一张灵符,飞快地画了几笔,轻轻一摇,灵符点燃,却出幽绿色的光,火苗一跳一跳的,仿佛燃烧着什么东西,出霹雳啪啦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