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84章 群殴围攻2
?    叶少阳笑了笑,“你搞错了大叔,她是我的门人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不可能!”年道士朝小九看去,见小九安然坐在叶少阳身边,没有反对,一颗心凉了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叶少阳真是九尾天狐的奴仆,他断然不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,难道……是真的?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世上真的有人可以驯服并且驾驭九尾天狐?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不相信,但眼前的事实,让他又不得不相信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他把目光移到叶少阳脸上,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他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觉得时候差不多了,说道:“不打了吗,如果不打,咱们就谈谈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刚要开口,从沙丘下面突然传来橙子的声音:“有强大的邪物来了,你们注意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邪物?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一怔,就听见年道士说道:“你以为只有你有救兵,我就没救兵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看他这气定神闲的模样,估摸着他所谓的“救兵”肯定不弱,生怕橙子他们吃亏,对小九说道:“速战速决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而今里一件法器都没有,一向喜欢冲锋陷阵的叶少阳,也只好当一回甩掌柜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小九立刻扑了上去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立刻作法,双交握,往前一指,同时大喝了一声,“疾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那长发邪物立刻对着小九扑过去。与此同时,年道士转身从沙丘的一边飞奔下去,林生和叶少阳一起去拦他,结果那几个巫师立刻在前面作法抵挡,用巫力吹起沙尘,形成了一道小规模的沙尘暴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那只邪物身上之前让叶少阳和林生大伤脑筋的长发,在小九面前根本就不是菜,等叶少阳和林生突破沙暴,转头看去,那邪物已经被小九踩死,地上只剩下一滩巫血和皮肉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也没工夫细看,目光扫到几个巫师已经奔逃下沙丘,立刻招呼小九,一起去追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到了山下一看,只见小青小白等人正围着一个浑身金甲的家伙死战,橙子、美华则扑向几个巫师,几个巫师顶住他们的进攻,硬是为年道士抢出了一条道路,等他们追过去的时候,那年道士已经跑出了百米远,冲进两座沙丘间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撇开众人,箭步追了上去,本以为不容易追上了,结果那道士刚进峡谷,突然倒着飞出来,一屁股坐在地上,赶紧爬起来,一脸错愕地望着峡谷间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一道矮小的人影,肩上扛着一柄漆黑如墨的长刀,缓缓走了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是瓜瓜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对瓜瓜的出现并不太吃惊,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,望着年道士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接着跑啊,怎么不跑了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望着叶少阳,咬了咬牙,说道:“买一条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拿什么买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那些法器,如果我不告诉你,你永远也找不到在哪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撇撇嘴,“是吗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瓜瓜叉着腰,冲叶少阳喊道:“老大你过来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走过去,见瓜瓜伸往峡谷里指,往里走了几步,立刻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,皮肤黝黑,身上只穿着裤衩,肩上扛着一只背包和腰带,还有勾魂索和星龙泉剑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眼前一亮,给瓜瓜使了个眼色,让瓜瓜看住年道士,叶少阳自己飞身上前,将几样东西都拿回到身上,顺便看了一眼地上那家伙,没死,只是昏了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快步回到峡谷出口,见小九也过来了,堵住了那年道士的退路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看到叶少阳里的腰带和背包,顿时面色如土,失声道:“你、你是怎么找到的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瓜瓜道:“这要问你大爷我,大爷我躲在阴阳镜里,并不好受啊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听了不解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啊,等会告诉你。”叶少阳把背包和腰带扣上,勾魂索和星龙泉剑也挂在了腰带上,衬衫一盖,只能看到个剑鞘,沉甸甸的感觉让叶少阳心安,这感觉有点像是圣斗士穿上了黄金圣衣,战斗力瞬间就提升到顶点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冲年道士笑了笑,说道:“告诉你也没什么,法器丢了,我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有他在阴阳镜里,”拍了拍瓜瓜的肩膀,“我这个门人,一直就藏身在阴阳镜里,我发现法器丢了之后,只要激活他的魂印,他立刻就出来了,你派去偷我法器的那个货,很显然不是他的对,问题是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转头瞪了瓜瓜一眼,“你怎么现在才赶到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瓜瓜吐了吐舌头,道:“我出来透气,看到拿着背包的不是你,真是吓呆我了,当时那家伙一直跑,我附身之后,拷问他的魂魄,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你包里有很多法药,我拿不动啊,只好附在他身上,用他的身体跑回来的,老大,你是不知道他偷了东西之后,跑了多远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那个家伙躺地上昏过去了,叶少阳恍然。瓜瓜是自己鬼仆,心脉相通,自己的法器,他都可以拿得起来,但是背包里那一包包石灰、赤硝之类无主的法药,对他来说,反而会比勾魂索和龙泉剑还重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喃喃道:“你提前就知道我们要偷你法器,怎么可能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摇摇头,“我还真不知道,至于为什么让他躲在阴阳镜里,这个就不必告诉你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在丢了法器之后,叶少阳之所以紧张,也不是装出来的,有件事他刚才没细说:瓜瓜在阴阳镜的空间里,等于是去了另一个虚妄世界,而且有阴阳镜的阻隔,他没法通过魂印感知到自己的召唤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还有,叶少阳推算出对方偷自己法器,是为了对付考察队,他担心考察队人员的安全,因此所有的担心和紧迫都不是装出来的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直到之前,自己从监控站出来,掌心才接收到瓜瓜透过魂印传来的信息,悬着的心这才真正放下来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小青小白等人也结束了战斗,跑过来,将年道士团团围住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年道士看看左右,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掉,沉默了几秒钟,对叶少阳道:“你究竟哪一派弟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