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91章 道风闯山3
?    道风一直闯到山门,黄剑飞观主居高临下,看到了一切,心骇然之极,一方面派人去通知掌教,一方面安排自己四个内门弟子在子午院里布下阵法,等待道风前来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内门弟子虽然只有四个,但都是准地仙牌位,沐风观四大监院,在整个众阁派也都是排前十名的人物,平时绝不会出,也是黄观主见到来者太过强大,才召唤他们出观共同御敌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道风一路走到山巅,在子午院前站住,看了一眼四人布下的阵法,直接走了进去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一阵天旋地动,子午院地板上的太极双鱼图,在四人的操控下缓缓旋转起来,化生出阴阳二气,如狂风乍起,孙映月站在子午院外,仍然有些吃不消,急忙后撤元力,运气抵挡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阴阳二气,一上一下地围着道风旋转,看似不露杀,内其实隐含着四相八卦之神力,这一门阵法,在道门叫做“子午星昼阵”,还有个俗名叫“鬼神绞”,意思是一旦发动,不论是鬼神,肉身还是灵体,立刻会被绞成精魄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这门强大的阵法,由四个准地仙境界的强者演化,又借助了山门浓郁的灵气为阵眼,威力甚是恐怖,然而,他们面对的对是道风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道风入阵之后,立刻祭出花聚顶,双肩上各托着一朵黑莲,另一朵在头顶上,朵黑莲缓缓旋转,有黑色泛光的气息不断从花涌出,如同花瓣飘落,簌簌落下,将全身笼罩,逼得阴阳二气始终无法近身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啧,师父,你这个样子真是帅呆了,可惜现场只有你徒弟我一个女性观众啊,真是暴殄天物……”孙映月双背在身后,笑嘻嘻地说道,丝毫不为道风的处境担心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沐风观四大监院的脸上,逐渐现出了吃力凝重的神色,以四对一,仍然落了下风,无法支持,这令黄观主大惊失色,面对道风,大声呵斥道:“你是什么人,怎得闯我山门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道风不做声,伸出左,对他指去,色神光从指尖飞出,瞬间突破阴阳二气,朝黄观主飞去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黄观主双结印,袖子里抖出无数纸人,在身前飞舞,敌住色神光,一经接触,立刻被震退半步,骇然失色地说道:“莫不是……清鬼符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身为道门宗师的他,虽然没见过清鬼符,但感受到色神光的能量内核,立刻就能推出真相,也是见识颇深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望着道风的目光,更加带了一丝惊骇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茅山弃徒,在鬼域开辟势力的家伙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当时只听说这家伙很强,因为是人间之辈,黄观主起初并不在意,真正交了,没想到竟然这么强!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道风静静地看着他,一边抵抗阴阳二气的袭击,一边操控清鬼符,不断施压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黄观主顿时感到压力倍增,如果是在别的地方,他完全可以作法躲避,然后从侧面袭击,借助子午星昼阵的力量,袭扰敌方,但偏偏这里是自己的地盘,被对打上门来,一经交,就败走退避,实在有点丢脸,于是一咬牙,双结印飞快,将面前所有纸鹤般大小的纸人集结在一起,造出了一个巨大的傀儡纸人,盘膝而坐,挡在身前,替自己抵挡清鬼符的威力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黄观主,这是我师父道风,日前被你找麻烦的叶少阳,就是我小师叔了,我师父今天来找你,只有两件事,第一,告诉你,我小师叔不是随便欺负的,第二,问你李浩然在哪。”孙映月冲黄观主大声喊道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叶少阳……黄观主顿时懊恼不已,当天这么多人在场,为什么偏偏自己要强出头,如今人家师兄打上门来,却也只能认栽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目光一扫,发现了孙映月的真身,惊道:“尾妖狐,难道今日之事,青丘山也有份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乱猜,跟青丘山没关系,我是跟我师父来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孙映月不想给青丘山带去麻烦,青丘山与众阁派同属青冥界的几大支柱门派之一,互相合作,但也一直互相牵制,若是被对方找到短处,借题发挥,也是有些麻烦。这种大局观孙映月还是有的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黄观主望着道风,说道:“你是哑巴吗,为什么自己不说话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道风面色一沉,五指弹开,清鬼符顿时轰碎了纸人,打在黄观主身上,黄观主闷哼一声,后退几步,一口气血差点喷将出来,紧忙运气压住,神情变得无比复杂,沉吟了一下,命令四大监院:“收阵!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并不是他不想打了,而是对方展现的实力实在太过强大,再打下去,这四人肯定要受伤,到时候自身不保不说,还会让山门名誉扫地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四人都在最煎熬的时刻,听到命令,急忙收了段,退在一边站着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黄观主望着道风,叹了口气,道:“当日是我逞强了,没想到招来今日之祸,也是合该有个教训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道风站立不动,这才开口,淡淡说道:“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少阳?你当我是死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黄观主愕然,随即苦笑,“他有你这个师兄,还有狐王做后盾,我怎敢欺负他,只是当时为悬空观出头……此事不提,当日我与你师弟已经和解,此事已揭过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,实在有点忍辱负重的意思,一来是道风太强,第一回合就被杀了锐气,有点抬不起头,二来这里是沐风观的山门,万一再打下去,道风真的砸了山门,自己以后在青冥界没得混不说,整个众阁派在青冥界的威信也会大打折扣,他不得不为此考虑,出言和解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一道白影顺着山道上来,落在不远处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孙映月回头看了一眼,立刻收敛了之前那股嚣张跋扈的神态,当下跪在地上,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主上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小九刚从人间回来,打听到道风来了沐风观,立刻就亲自赶来。她没有看孙映月,望着道风的后脑勺说道:“不要为难黄观主,他与少阳约斗,确实是故意刁难,言语也多不逊,但输了之后,也送上混天绫作为赔罪,算是和解了,你又何必挑起纷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