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92章 你当我是死的?
    小九冰雪聪明,知道道风此行并不是故意来找黄观主的茬,主要是为少阳出一口气,同时也为他在青冥界立威,黄观主因为之前挑衅过叶少阳,自然就撞枪口上了,小九这么说也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道风虽然无惧任何人,但为了以后叶少阳在青冥界好混——立威如果过了,就成了结仇,就算对手不能把自己怎么样,也会迁怒少阳。因此,小九相信,道风一定会下这个台阶。

    道风没有做声,问黄观主:“李浩然在哪?”

    黄观主一惊,随后缓了缓神,说道:“贫道虽然不敌于你,但也不至于在威逼之下,出卖故人之后,我若知道他的下落,一定不告诉你,但事实是:贫道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相当有艺术。小九暗中笑,对道风说道:“他真的不知道,青冥界浩大飘渺,其中又有无数小世界,悬空观在哪,连我都查访不到。”

    道风接着问黄观主:“那日,你找少阳麻烦,是为苏沫出头?”

    “她当日是来找我,请求帮忙,说是找不到她大师兄李浩然,只有找我这个名义上的师叔。我事后想来,她这么做,是刻意挑起叶少阳与我青冥界道门的矛盾,心中也有些不忿。”

    道风不理他的解释,问道:“苏沫在哪?”

    “当天事情之后,她就跟着梨山的人一起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梨山……”道风轻轻点头,转身下山。

    这就走了?

    黄观主不知道道风的作派,顿时有些吃惊,长出了一口气,虽然灵体无汗,还是用袖子擦了擦额头,这是从人间留下来的习惯。

    一个监院快步走过来,附耳说了什么,黄观主一怔:“道风子留步!”

    道风纵身下山,大手一挥,从袖子里飞出十数只魂魄。

    黄观主定睛看去,都是自己山门的弟子,有些是灵体,没有任何损伤,有些是被道风打碎了肉身的妖精,但魂魄完好,肉身没了,修为大损,但还能以魂魄的方式继续修炼,吃点亏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黄观主正在唉声叹气,两道人影从后山上来,绕过道观而来,正是众阁派听雨观和流云观的两位观主,是之前黄观主找弟子去请的救兵,见到他,立刻问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听他简单一说,两个观主叹道:“咱们来晚了啊!”

    “幸亏来晚了。”黄观主一脸无奈,“要是来早了,咱们都得出丑,到时候人家说众阁派三大观主打不过一个人间来的,还是茅山牌弃徒,颜面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!这人有那么强!”流云观观主惊道。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黄观主道,“除非掌教出面,否则就算我三人联手,在这人面前也讨不到任何便宜。”

    两位观主面面相觑,再看一眼边上四位惊魂未定的监院,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流云观观主咬牙道:“这般强者,为何只来找咱们的麻烦,气煞人也,咱们这边回去禀告掌教,非得找回场子不可!”

    黄观主狡黠一笑,低声道:“不必,我已支他到梨山去了,让他们去应付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怔,立刻会过意来,流云观观主笑道:“这么强的对手,总得让梨山也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青冥界生的事情,在人间的叶少阳毫不知情,他带着曹宇一干人,正在检查那几个死亡的教徒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真相跟曹宇一个人说了,曹宇震惊之余,十分感动,并愿意配合叶少阳演好这场戏,至于那些死亡的教徒,也都交给他来处理。

    因为地处沙漠深处,暂时也没办法把这些尸体都运出去,于是蔡宇让小张把他们都翻身到正面,对脸部拍照记录,然后打算就地掩埋,通知基地的人过来处理。

    等拍照完毕,叶少阳上前检查了他们五个人,在他们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,这些巫师,两只手的皮肤都是通红的,一看就是长期鼓捣某些法药的结果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说的没错,这些巫师擅长打埋伏,就像游戏里的远程职业,只要配合好,远程攻击十分客观,但如果被近身,也就技穷了,并不像道佛两门的法师,拥有诸多强大的贴身使用的法术。

    这也是法术与巫术在表现形式上的区别之一。

    “等会,这是什么!”跟着曹宇一起过来的孙教授突然叫了一声,上前按住叶少阳正在观察的一具尸体,往脑后看去。

    这些教徒全是光头,在后脑勺往下的地方,有一块红色的印记,叶少阳之前只顾检查那些法药,倒是没注意到,被孙教授这么一提醒,定睛看去,居然是一处纹身。

    纹身是红色的,是一个人的上半身,乍一看像是佛,仔细看却不是,头上戴着一顶像是王冠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冠?

    叶少阳一惊,再次打量一番,确认没错,吃惊地对孙教授说道:“教授,这快看看你那照片,这是不是帝释天!”

    孙教授在他之前也想到了,拿出手机,找到被四宝辨认为帝释天的照片,比对了一下,虽然五官没什么特点,但是王冠却是一模一样,在正面的尖尖上,都有三个小点,品字形排列,像是王冠上镶嵌的宝石装饰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帝释天,”四宝倒吸一口气说道,“他们为什么纹帝释天在身上,难道他们跟太阳墓之间,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孙教授愣愣地了会呆,猛然抓住叶少阳的手,说道:“叶先生,能不能找一个活的教徒来,我相信他们身上背负着太阳墓的秘密,假如获知这个秘密,我相信,对对学术界绝对会是一次巨大的震动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搞科研的,一心只想着学术,对过程中的困难却是视而不见,叶少阳无奈笑笑,“我现在去哪里找他们,不过他们或许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少阳你无意中又走了一步好棋,如果能通过众阁派弟子,跟这些教徒建立关系,没准真的能弄清这些教徒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缓缓点头,仔细回想紫昆道人说过的话——之前自己光想着别的,倒是没有重视他话中提及的关于这些教徒来历的部分,现在认真一想,似乎有一些头绪,对孙教授说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