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93章 西域宗教1
    “对了,我之前听到那道士说,这帮教徒似乎是从藏区迁徙过来的,说我们要挖的古墓,是他们供奉的神灵的墓地,他们来到这里的责任,就是为神守护陵墓不被外人挖掘,为此不惜杀死一切进犯者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叶少阳意识到什么,跟四宝对视一眼,两人都愣住了,最后还是叶少阳吸了口气说道:“不会……这陵墓里埋的是帝释天吧?”

    四宝内心的震动,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孙教授却对他们的话不敢兴趣,反复咀嚼着叶少阳的话,“藏区来的,藏区……”猛地一拍大腿,“我想到了!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孙教授怔怔地又想了半天,喃喃道:“哎呀,我要回去查一查资料,以确定一下!”

    等了半天等出来这么一句,大家都很郁闷,叶少阳说道:“回去再查吧,您先说,你想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确定,只是一种猜测……诸位听说过苯教没有?”

    大家都摇头,对这个名词完全陌生,只有方蒙娜说道:“孙老师说的,是西藏的雍仲本教?”

    孙教授赞许地点点头,“雍仲本教,信仰的是古象雄佛法,但这是佛教入藏,被原始宗教吸收之后,才逐渐形成的信仰,之前的苯教,差不多是一种原始信仰,后来逐渐展成为古象雄佛法。”

    四宝奇道:“苯教是什么教,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我只知道藏传佛教,那不是西藏的传统宗教吗?”

    “苯教现在还有传承,不过影响力非常小,你没听说过也是正常的,文成公主大家都知道吧?”

    叶少阳挠了挠头道:“是韦小宝娶得那个吗?”

    四宝白了他一眼道:“瞎说什么,韦小宝娶的那是……我忘了是太平公主还是谁了,反正不是文成公主,文成公主这个我知道,唐朝时候赐婚给西藏君王松赞干布的皇室宗亲。”

    孙教授道:“是的,那个时候西藏还叫吐蕃,松赞干布娶了文成公主,此后吐蕃一直对大唐称臣,学习汉族文化,佛教也是这个时候进入吐蕃的,藏传佛教日益壮大之后,成为吐蕃的‘国教’,这样一来,吐蕃本土的宗教就越来越没有存在感,苯教就是这样没落的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就是,苯教等一些吐蕃的宗教,也在主动或者被动地吸收佛教中的元素,时至今日,苯教等宗教与藏传佛教的区别越来越小,从某种意义上说,已经成为佛教的一个分支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对这些宗教历史不感兴趣,听孙教授说了这么多,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,四宝是和尚,听佛门的历史就认真的多,沉吟了一下,道:“孙教授觉得这些教徒是苯教弟子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苯教的一个分支,就算不是,也一定是藏区其余小宗教的分支,一来,大师你已经断定,他们供奉的是佛教的帝释天,二来,他们又是从藏区来的,符合这两个条件的,肯定就是以苯教为代表的藏区本土宗教了。”

    四宝想了想,也觉得这种分析很有道理,随口问道:“听你说的头头是道,似乎很了解宗教历史,为什么你以前没想到苯教上去?”

    孙教授叹道:“这是我一叶障目了,我是没往藏区宗教上面想,一心只想着跟佛教有关,在汉族地区各种考察……再说我注意力全都在弄清这尊神像的身份上,倒是有些本末倒置了。至于这些宗教历史啊,我毕竟是做考古的,对古文化没有一定了解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四宝点点头,心想罗布泊属于新疆,又不属于西藏,孙教授注意力没放在西藏方面,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太阳墓居然跟藏区的传统宗教扯上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孙教授也不免激动起来,声音颤抖地说道,“这个消息如果公布出去,绝对是整个考古界的一次地震,我……叶先生,四宝大师,曹科长,诸位将来做个见证,这个惊天秘密,是我孙某人……不,是我们大家一起现的!”

    叶少阳摆摆手,笑道:“不不,是你一个人现的,我们可不争这个。不过孙教授你要是想活着好生生的回去,一切听我安排,别擅自行动。”

    孙教授是典型的学者,眼中只有科研,对身处的环境和阴谋诡计之类的只是有个概念,根本没有深刻的判断,甚至也不想去了解,有叶少阳和四宝他们大包大揽,自己只负责考古掘,正是再合意不过。听了叶少阳的话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四宝道:“功劳什么的,咱不跟老爷子争,咱们来讨论一下现实问题,不管那些教徒是不是来自苯教,他们能够从藏区一路走来这里,在这恶劣的环境下生活这么久,只为了守护古墓,那说明,这古墓里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头道:“紫坤道人不是说,这个古墓里埋葬着他们的神吗。”想起之前没来及说开的话题,问道:“总不会是帝释天本尊吧?”

    四宝嘴角抽了抽,道:“帝释天本尊……这个应该不可能。按照佛门典籍上的记录,帝释天是二十诸天之,是佛门正式的神祇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打断他说道:“别扯这个,阿修罗传说是修罗道的守护者呢,结果不也来人间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说完,我是不相信什么成佛一说,不过据我想,既然阿修罗在无量界,帝释天皈依佛门之后,或许应该也在那边,跟着地藏王菩萨混,应该不在人间。”

    孙教授插嘴说道:“我插一句啊,你们说的这些,我都不懂,不过根据我之前考古的经验,很多宗教崇拜的神,其实并不是真的神,这个在国内外都一样,埃及人崇每一任的法老,都说自己是某某神的儿子,民众对此深信不疑,于是就把法老当成神祇来敬奉。

    这个帝释天,或许也是类似的信仰呢?例如某位伟大的先祖,被教民当成是帝释天转世或者儿子之类的……他死了之后,埋葬在这里,教民们觉得守护他的陵寝,是自己的责任所在,有没有这种可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