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96章 新的帮手2
    从他兴奋的神情中,叶少阳仿佛看到了自己刚下山那副锐气十足的样子,一再嘱咐他们,既然留下,就一定要听从自己安排,决不能意气用事。兄弟俩唯唯答应。

    在吴嘉伟兄弟到来的当天晚上,叶少阳在睡袋里睡得正香,突然被瓜瓜摇醒,告诉他紫昆道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!”叶少阳急忙从睡袋里爬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外面,让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瓜瓜一直负责守夜,有人靠近营地,他当然第一个现。

    吴嘉伟也醒了,询问情况,叶少阳让他先呆着,自己出去见紫昆道人。

    “叶掌教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营地外不远处一座沙丘后面,叶少阳见到了紫昆道人,带着一脸恭维的笑容对他施礼。

    叶少阳简单还礼,不想跟他啰嗦,直接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要见你,特意让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一下,我叫几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不管他乐不乐意,回去叫醒四宝等人,把情况一说,决定带吴嘉伟兄弟一起过去,林三生这个狗头军师自然也要跟着,四宝和瓜瓜则留下守卫营地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见到吴嘉伟兄弟俩,不免有些疑惑,叶少阳简单介绍,吴嘉伟不太会演戏,绷着脸懒得理他,吴嘉道却是笑容满面地套着近乎。

    在紫昆道人的带领下,一行人离开营地,先是朝营地的北方走去,在翻过几座大型沙丘之后,方向变成西北。

    夜间寒风呼啸,叶少阳三人身上都裹着厚厚的军大衣,还是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远?”叶少阳喘着气问。

    “快了快了。”紫昆道人这句话重复到第三遍的时候,走进了沙漠里的一片洼地中。洼地的中间,是一棵高大的树干,有两人合抱那么粗。

    叶少阳记得听方蒙娜说过,这是胡杨树,早就已经死了,不过树干还耸立在沙漠上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指着树根处一个树洞说道:“就是这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?叶少阳当场有些懵逼,之前想了很多种可能,还真没想到,他们会把入口开在一棵树上,仔细一想,这里的确是够隐蔽的,本来沙漠里就没人居住,就算偶尔有过路的考察或探险的,也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树洞的存在。

    树洞的下面是空的,紫昆道人钻进去之后,立刻跳下去,过了一会,从下方传来他的声音,招呼叶少阳等人下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看了眼吴嘉伟兄弟,意思让他们当心点,两人点点头。叶少阳率先钻进去,见紫昆道人在下面举着一盏蜡烛,大概有三四米深的样子,于是跳下去。

    吴嘉伟兄弟紧随其后,三人借着蜡烛的火光望去,见前方是一个斜着往下的岩洞,应该是个天然洞穴,不过四周有开凿加工的痕迹,地上有简易的石梯。

    一个家伙手持火把站在入口处,脸上带着龇牙咧嘴的面具,只露出两个眼珠子,滴溜溜地在叶少阳三人身上流转,带着十足的警惕和敌意。

    叶少阳注意到,这家伙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,又脏又破,像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走过去,从兜里摸出一个牌子,对他出示了一下,那教徒立刻退开,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诸位,请。”

    三人跟着紫昆道人,顺着岩洞下去,能感觉到有微弱的风扑面而来,但是岩洞的温度并不算太低,至少比寒风呼啸的地面要暖和的多。

    走了几十米,又遇到一个守卫的教徒,紫昆道人又出示了一遍那块牌子,才得到通行。

    叶少阳好奇地把牌子要过来看,见是一块骨牌,应该是从什么动物的骨头上取得的,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“这是大祭司的令牌,只有拿着这个才能出入洞穴。”紫昆道人解释道,“他们守卫很严的,陌生人如果误闯进来,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看到几个教徒,身上穿的衣服各式各样,总之都是又脏又乱,紫昆道人的解释是,这些衣服都是他们在沙漠上拣到的探险者们遗弃的衣物,晚上穿来御寒,白天出去行动的时候就会脱下,好的衣服这里也有,都是去罗布泊周围的镇上买的,因为路远,不能常去,所以都是有一些宗教地位的人才有资格穿。

    “这些教徒,一共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只有几十个了,是他们最后的族人了。”紫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忙问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些了,我先带你们去见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走了有两三百米远,洞穴一分为三,迎面传来一股恶臭,叶少阳三人熏得不行,急忙跟着紫昆道人走上了最左边那条洞穴,走了一会,臭味消失,叶少阳立刻问怎么回事。紫昆道人笑道:“中间那条洞穴,是他们排泄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排泄?”叶少阳怔住,顺口问道:“为什么要排泄在山洞里?”

    “叶掌教,你这问的,他们吃喝拉撒都在山洞里,难道让人家尿尿拉屎专门去地面上不成?”

    叶少阳无语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就是平地了,洞穴也开始弯绕,出现了数不清的岔道,借着紫昆道人手里的灯光,可以看到有些岔道很深,看不到头,有些很短,像是在岩石上掏出的壁洞,里面多数都躺着人,都是那些教徒,壁洞里没有床,这些教徒都睡在一些枯枝野草上面,有的裹着稀烂的棉被,有的是一堆破衣服。

    边上放着一个八成是用来盛水的坛子。

    从附近走过的时候,这些壁洞里的人立刻都会爬起来,把面具扣上,一个个充满敌意地看过来,有的还追出了壁洞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不太友好啊。”叶少阳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他们非常排外的,要不是他们的大祭司对我们照顾,我们早就成了他们的枪下鬼了,叶掌教,你看到他们手中的枪了没有?”

    经过紫昆道人的提醒,叶少阳这才注意到,每一个住人的壁洞里,都摆着一把长枪,看质地应该是木头削出来的,一头很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