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97章 天宝道人
    紫昆道人边走边说,这些教徒天生都是战士,但是只有具有一定天赋的才能学习巫术,巫师在他们中间是地位最高的一群人,每十个巫师中间有一个巫祝,之前袭击营地的那几个巫师,就是巫助带领的。

    再往上就是大祭司,也就是所有人的领。

    说话间,紫昆道人带他们穿过了这片“生活区”,进入一个宽阔的洞穴,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,没有带面具,看上去有二十多岁,紫昆道人见到他,立刻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叶少阳注意到,这男子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色的类似喇嘛的那种僧袍,虽然有些破旧,但是并不脏,脸上带着敌意,朝叶少阳等人看过来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跟他说话,说的是一种叶少阳听不懂的语言。

    男子冷冷的回应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指着叶少阳三人,看上去像在为他们介绍,男子理也不理,直接走开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大祭司的独生子,也就是下一代的大祭司的继任者。”紫昆道人等男子走后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心中恍然,却听见吴嘉伟说道:“他父亲为什么不愿意见他?”

    紫昆道人和叶少阳一起愣住。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你听得懂他们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是维族语言,别忘了我也是新疆人,我家里就有维族的亲戚,维族话是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望着紫昆道人,皱眉道:“他们为什么说维语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本来是说藏语的,但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多年,维语当然也会说,不然去罗布泊镇上买东西怎么交流?”

    紫昆道人带领他们穿过大厅,走进了一个壁洞的所在,不过这个壁洞比那些人住的要宽敞许多,里头有一张石床,紫昆道人点燃了一盏油灯,让他们稍等,自己这就去请他师父过来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石床上等待,互相看去,不由得都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对他们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不过这么多人生活在地下,想想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那个大祭司的儿子,说什么来着?”叶少阳想起这茬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质问紫昆道人,为什么他的父亲宁愿接见他们,也不愿意接见自己。紫昆道人说他也不知道,下次帮他问问。”吴嘉道说道。

    叶少阳一听,眉头皱了起来,这件事的确挺奇怪的。还有一点:他们一路走来,所遇到的教徒,对他们都充满了敌意,说明他们是很排外的,而紫昆道人代表的众阁派,却可以在这里自由往来,紫昆道人对此的解释是:他们的师父,跟大祭司达成了同盟。

    不过深究起来,这些众阁派道士也是为了盗墓来的,算是大祭司的敌人,他们是怎么做到取信于大祭司的呢?紫昆道人却没有说明白。

    两件事联系起来,叶少阳感觉到,这中间似乎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正琢磨着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不一会紫昆道人走进来,身后跟着一个胖子,体阔腰圆,五短身材,看着至少有两百多斤,没穿道袍,穿的是一件宽松的长衫,看着有五十来岁,长的倒是一脸憨厚样。

    叶少阳当场就呆住了,本来听紫昆道人的讲述,他的师父一定是个颇有心计和手段的人,以为会是个相貌阴鸷的道士,没想到真人居然长得跟弥勒佛似的,关键是……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胖的道士。

    吴嘉伟兄弟俩也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位就是叶掌教是吧,久仰久仰。”胖道士一进门就笑,伸手握住叶少阳的手,亲切的就像见到失散多年的儿子。

    叶少阳反倒有点措手不及,木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贫道道号天宝,是众阁教‘艺’字派当代教,一直想去茅山拜山,却无机会,今日得见叶掌教,三生有幸,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天宝道人握着叶少阳的手,亲热了好一会,又跟吴嘉伟兄弟打招呼,得知他们是崂山弟子,也是大肆夸赞了一番,什么“青年才俊、道门之后”之类的话说了一大堆。吴嘉伟淡然不理,吴嘉道倒是表现出同样的亲热劲,跟天宝道人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却是没酒没茶,甚是遗憾。”天宝道人拉着众人在床上坐下,自己坐在对面的石凳上,对叶少阳三人拱了拱手,道:“之前小徒不知三位身份,有所冒犯,多有得罪,请三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吴嘉道说道:“这也是不打不相识嘛,将来大家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都是道门同仁,又抱着共同的目的,须得大干一场,一起财,一起财啊!”

    说完天宝道人自己先笑起来,洪亮的笑声震得整个洞穴都响。

    这副嘴脸,让叶少阳目瞪口呆,感觉面前的不是一个道士,更不是一派掌教,而是一个推销生意的小老板。

    天宝道人很及时的收住笑,拍着胸脯说道:“在行动之前,叶掌教还有什么疑问,我给你全面解答!”

    叶少阳整理了一下思绪,道:“我想知道一些关于这些教徒的事情,你懂的,我很担心我们行动的时候,被他们抄后路,所以得多了解一些。”

    天宝道人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叶少阳开始提问,天宝道人解释的很详细,在他的讲解下,叶少阳对这些教徒也算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:

    这些教徒自从迁徙到罗布泊之后,起初都是靠捕鱼为生,那时候他们就住在罗布泊湖边,跟本地人生活在一起,从镇上娶媳妇生子——跟汉族古时候一样,他们也是父系社会,认为不管娶的是什么民族的女子,生下来的孩子都是自己的族人后代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民族在生活上一直保持着独立,而且永远没有忘记自己的传统和责任,七十年代后期,罗布泊彻底干涸,很多边民都迁徙到内地,他们为了生存,就进入到地洞里来生活,主要是靠吃鱼——

    地洞里有很多地下河,渔产丰富,至少可以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