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00章 地底怪声1
    谈完这些,叶少阳提出拜会一下光明教的大祭司,天宝道人以大祭司从来不见外客为由搪塞过去,叶少阳三人也就告辞了,天宝道人亲自送他们出去,路上又见到那些教徒,一个个瞪着他们,明显带着仇视,不过倒是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天宝道人对他们完全不理,直到出去之前,遇到大祭司的儿子,才立刻满脸堆笑地打招呼,不过这位光明教的“王子”对他完全不买账,一脸漠视。

    从他身边经过时,吴嘉道冲他笑了笑,用维语跟他打了个招呼,王子愣了一下,一直到他们离开,还神色复杂地望过去。

    出洞之后,空气顿时变冷,叶少阳裹紧军大衣,跟天宝道人告别,然后往回走,紫昆道人也跟着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一直都住在地洞里?”叶少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跟那些教徒同甘共苦,怎么能取得他们的信任呢。”紫昆道人冲叶少阳笑了笑,“地洞里其实不错,晚上没风,白天又没太阳晒,其实比地面要舒服的多,唯一不好的就是毕竟是地洞,很是憋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平时吃什么,也跟教徒们一样光吃鱼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有人隔段时间就回基地那边采购,吃的方便还凑合,不然谁愿意在那下面呆着啊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“你们一共有多少人,我是指你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在罗布泊的,应该有二三十个吧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再问,才知道他们的宗门在南方某地,平时也在城市里活动,叶少阳才算明白他们为什么都说的一口流利汉语,并且各种习惯也跟入世者没什么不同,不是那种真正的与世隔绝的清修者。

    紫昆道人冲叶少阳笑了笑,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叶掌教,我还真该谢谢你,有你们合作,我们下墓的成功率也得到了保障,师父很高兴,记了我的功。将来一起下墓,我一定以叶掌教马是瞻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拍着他的肩膀,笑眯眯地说道:“放心,放心,我一定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暗自大骂,妈个蛋的,进了墓之后,老子不给你坑死就不姓叶!

    因为有紫昆道人在,叶少阳三人也不好讨论什么,而林三生,自始至终都躲在阴阳镜中,听他们说话,也没有言,又花了半夜时间走回到营地,这时候天都快亮了,大伙已经起来,叶少阳按照路上商量的,跟曹宇等人介绍说紫昆道人也是自己的朋友,前来帮忙的。

    曹宇心中有数,也没多问,对紫昆道人很是客气,大家一起吃了一些罐头,四宝让几个士兵牵着骆驼,把竹篾运到自己定穴的地方,让叶少阳也过去帮自己作法。

    叶少阳知道他是有意找自己单独说话,于是让紫昆道人留下休息。

    “赶了一夜的路,你也累了,白天也没什么事,你睡一觉吧。”叶少阳这么一说,也等于是堵住了他的嘴,免得他提出一起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嘉伟,紫昆道长刚来,很多地方不熟悉,你们兄弟俩多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两人知道叶少阳是让他反监视这个紫昆道人,心领神会地点点头,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四宝带着叶少阳一行人来到自己定穴的地方,叶少阳看到地上摆着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块,想田垄一样围起来,一问才知是竹篾的替代物——

    四宝用罗盘定位,确定古墓的大小合边界,必须找东西标注起来,树枝一类的容易被风吹倒,不能用,因此才想到让他们弄长的竹篾或者木棍,之前两天因为东西没送过来,才暂时用石头代替,但石头最多只能维持几天,必然被风沙掩埋。

    四宝安排几个士兵,按照石头围绕的轨迹,把竹篾打下去,自己跟叶少阳退到一座沙丘旁边,一边监工一边说话。林三生也从阴阳镜里出来,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叶少阳把昨晚上的经过说了一遍,听完之后,四宝沉吟片刻,三人讨论起来,一致认为,众阁派不可信,他们愿意合作,是因为无法绕过自己去吃独食,干脆就顺水推舟,想拿他们当枪使,假如真的从神墓里摸出好东西,他们很可能会下手,对他们进行灭口。

    “甚至都不会等到那时候,”林三生道,“他们可能会拿我们去对付下面的邪物,让我们消耗力量,最后过河拆桥,把我们全解决了,东西全是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极有可能,毕竟就算他们不在乎宝贝分我们一半,也一定担心我们会这么说,那还不如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“真到那时候,就看谁手腕硬了,反正只要他们露出苗头,我们绝不能手软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达成共识,三人又讨论起光明教徒和众阁派的关系,从昨晚的经历来看,那些教徒对众阁派根本没有好感,因此他们容许他们进入他们内部,甚至是挖掘他们的神墓,只有一种可能:这是大祭司的命令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真正跟众阁派交好的,只有大祭司一个人,就连他的儿子都对这些外来者十分仇视。但是大祭司是他们的领,领的命令,又不能不遵守。

    “那么问题来了,少阳,你说,大祭司为什么要跟众阁派结盟,这根本就是没道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这个不知道,昨天我本想跟大祭司见一面,探探他的口风,但天宝道人不让我去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突然说道:“少阳你记得一个细节没有?当时大祭司的儿子问紫昆,为什么他父亲宁愿见他们这些外人,也不见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叶少阳手托下巴,喃喃道:“这件事确实挺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道:“连自己儿子都不见,肯定也不会见别的教徒了,也就是说,除了众阁派的人,自己的人一律不见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叶少阳摇摇头,“我感觉这是一个谜团,但我想不出原因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在他面前蹲下,道:“你们想过吗,大祭司不见儿子,也不见族人,不是不想见,而是……见不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