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01章 地底怪声2
    这句话让叶少阳和四宝都怔住了,瞪大眼睛看着他,四宝深吸一口气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大祭司被控制了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!”

    叶少阳跟四宝对视了一眼,都是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叶少阳认真想了想,越是感到林三生分析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这件事……说起来好像跟咱们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林三生看了叶少阳一眼,“有没有关系,就看你怎么想了。如果你想帮大祭司,那就要跟众阁派撕破脸皮……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是这样,而且就算我们救出大祭司,帮他们办了众阁派,大祭司也未必允许我们下墓,到时候我们等于是腹背受敌,如果光看利弊,我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四宝朝叶少阳看去,脸上带着一丝复杂的表情。

    叶少阳在内心也权衡了一下,吐出一口气,道:“咱们是干什么来了?咱们为什么要下墓?”

    四宝耸耸肩,道:“我不知道你,反正我是被你拉来的,你要说不下墓,咱们就回去,一切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说起来,咱们不是警察,那些教徒跟咱们也没关系,咱们没必要为了他们去找麻烦,不过我这人就喜欢多事,遇到有人被欺负就想打抱不平,这不是好习惯,但是……我就是改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四宝嘿嘿一笑,“那咱们就办了这个什么众阁派,本来他们也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林三生比较理智,想了一会,说道:“暂时还是不要撕破脸皮,先想办法调查真相,如果真是这样,那咱们就争取下墓之后,再回来解救这个大祭司,到时候两不耽误,你们觉得呢?”

    两人都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不过,咱们怎么调查?”叶少阳泛起了难。

    林三生道:“这个容易,天宝道人不是派了弟子在我们这监视吗,咱们也派人过去他那边,双方互相派人,天宝道人也说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当下道:“派谁去?”

    “最好的人选,就是那两兄弟中的一个,吴嘉道那小子最合适,虽然年轻,但是眼观六路,是个有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缓缓点头,道:“我就怕他找不到大祭司在哪,也没人会告诉他,去了也是白去。”

    林三生笑着摇摇头,“直接找大祭司当然找不到,可是你忘了,大祭司还有个儿子,跟众阁派很是不和,而且……吴嘉道会维语,跟他可以沟通,只要能够取得他的信任,事情就算成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头微震,望着林三生,喃喃道:“这办法好!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,也不看是谁想出来的。”林三生得意地笑起来,“没这点谋略,怎么给你当军师。”

    三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,叶少阳决定让吴嘉伟兄弟俩一起去,好歹有个照应,免得生什么意外,吴嘉道一个人在那里吃亏。

    这时候竹篾也插得差不多了,四宝过去接着定位,叶少阳一夜光赶路了,干脆就近找了个沙丘背面,把衣服脱了盖住脸,睡了一觉,醒来时候,四宝已经完成了大半工作,空地上树立着一长排的竹篾,看上去像是一道长长的篱笆。

    叶少阳好奇地去看了一遍,现两头拐弯,中间有两个足球场左右的大小,问四宝:“墓地就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我能够推演出来的,就这么大,罗盘只能测到二三十米深,再往下就测不到了。”四宝停下手里的活,冲叶少阳神秘地笑了笑,道:“你看出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叶少阳又看了一遍他布置的竹篱笆,摇摇头。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一个古墓,说小不算小,但规模绝对不算大,之前他们已经下去过一次,按说,绝不可能一点线索也没得到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头道:“这一点,我早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以曹宇的地位,还有官方对这个古墓的重视,不应该在一次考察之后,什么线索也没留下,甚至连入口也找不到,还让四宝依靠风水来定位古墓的大小,叶少阳就算没跟官方打过交道,也觉得有些不合理。

    “曹宇,肯定有些事在瞒着我们。”四宝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他没必要故意骗我们。”叶少阳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整件事都离奇的很,官方,众阁派,光明教徒……这三方现在都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四宝凝视着他,很郑重地说道:“少阳,我很担心咱们被当枪使了。其实当枪也没什么,就怕是当炮灰,牺牲自己,成全别人。这个古墓,绝对不简单!”

    叶少阳沉吟着点点头。林三生也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由于线索不明朗,就算是聪明如林三生,也猜不透秘密的核心是什么,只能且走且看,一切小心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下墓?”叶少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时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?”叶少阳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用罗盘定位,本意是想确定古墓的形状和大小,然后推测墓室的位置,直接下去,能避开可能存在的机关。”

    四宝解释起来,“这个要用到墓葬的知识,每个朝代的墓,都有不同的格局结构,当时我们以为是宋墓,现在看来,墓主是什么光明教会的老大,鬼知道他们的墓葬是按照什么规格来的,只好随便开个口子下去算了,不过好歹测出了墓穴大小,心里有个数,下去之后也好行动。”

    四宝一边说,一边把最后的篱笆补全,远远看去,像是一个不规则的梯形。

    四宝让叶少阳把古墓的形状描绘在纸上,自己手拿罗盘,在中间走来走去,最后走到靠近中间的一块地方,用脚踏了踏,取出一块黄色的玉石,接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捧糯米,把玉石裹在中间,又拿出一个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瓶,拔掉塞子,把水撒上去,浸透糯米,然后掩埋,在上面堆起了一个坟包的形状。

    叶少阳这时候画好了图,眼看他这般所为,问道:“你在这弄什么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