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17章 髭尸2
    这一脚的力气,也随着脑袋的掉落被卸掉,那人形怪物居然未死,爬起身来,双手来抓叶少阳。

    叶少阳本以为一脚能踏翻这个东西,也没预留什么后手,对方度又快,一只手正好插进了叶少阳双腿之间,摸到不该摸的东西。

    叶少阳顿感下体一凉,几乎尖叫起来,与此同时,那只手也用力捏紧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叶少阳叫了一声,用力向后跃起,就在下身那玩意即将被捏碎的瞬间,四宝果断出手,一脚踏在人形怪物的背上,另只脚用力往反方向踢它握住叶少阳下身的胳膊。咔嚓一声,臂骨折断,叶少阳跌坐在地上,刷的冒出了一身冷汗,朝自己下身看去,断了的手臂还死死掐住自己下身……

    四宝踏着人形怪物的后背,褪下手上的念珠,合在掌心,飞快念道:“妙法金刚,堪破诸相,般若波罗蜜多!”

    将念珠扣在人形怪物后背上,佛光压制而下,进入体内,将一股子煞气从脖颈的腔子里驱赶出去,人形怪物哆嗦了几下,立刻不动了。

    四宝转头朝叶少阳看去,顿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,只见叶少阳正满头大汗地掰那只掐住自己下身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下面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你快快帮我一下,把它弄下去!”叶少阳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握的这么紧?”四宝抓住手臂,扯了扯,叶少阳疼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你妈个蛋,疼啊!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少阳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四宝看他这副模样,早就忘记了处境,坏笑道:“呻吟什么,被捏一下就gc了?”

    “疼啊卧槽!”叶少阳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四宝一拍脑门,上去解叶少阳的裤子。

    叶少阳惊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笨啊,他是从裤子外面掐的,你把裤子解开,试试能不能褪下去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心里那个委屈,也只好如此了,对紫昆道人道:“道长你随便看看,提防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你们弄快点。”紫昆道人说完走去附近,用手电照着房顶,生怕再冒出一个人形怪物出来。

    四宝褪了叶少阳的裤子,看了一眼,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那个什么,捏的太紧了,想弄下来,我就得摸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叶少阳无语。“那个,我先问下,你性取向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我呸!这对和尚我来说,可是第一次!也就是你,换成别人打死我也不摸!”

    叶少阳一听,脸立刻就红了,闭着眼说道:“我忍不住了,你快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有点疼,你忍着点,一会就好了!”

    叶少阳猛然想到两人的对话,实在有点……一咬牙,怒道:“快弄!”

    四宝用力握住,另只手抓住衣服,猛地用力,叶少阳闷哼一声,然后用力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四宝嘿嘿一笑:“舒服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叶少阳一脚踹在他胸口,爬起来,赶紧提上裤子,想起方才的经历,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四宝被他踹在地上坐着,爬起来拍拍灰,怒道:“卧槽,居然踢我,我算是救你两次了,刚才要不是我出手果断,你现在已经成华夏最后一个太监了!”

    叶少阳想到之前的经历,真是欲哭无泪,那个死玩意抓哪不好,居然抓自己那个地方,虽说自己是法师吧,毕竟也没练过铁档功什么的,跟普通男人一样,那个地方是最脆弱的,暗自伸手摸了摸,还好,没坏,估计还能用……

    四宝猥琐的笑道:“知道兄弟的好了吧,将来你媳妇都得感谢我,没有我出手,她连儿子都没得生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叶少阳骂了一句,突然回过味来,“妈个蛋,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,你又不是隔壁老王,我媳妇生儿子还得感谢你?”

    随即想到四宝之前调戏自己的那些话语,伸手点着他说道:“和尚我算认清你了,你……你绝对有问题,怪不得去当和尚呢,以后你再也别和我一起洗澡了!”

    四宝气得要揍他,突然想到什么,上前说道:“赶紧收买我,不然我回去告诉冷玉她们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说就是了,除魔降妖,出点意外在所难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四宝贴过去,耳语道:“你刚才……有反应了。骚年啊,你身为法师,居然被一个僵尸捏的有反应了,你这口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你丫的!”叶少阳大骂,自己下半身……确实有点反应,不过那也是被捏疼了,本能的反应啊!

    “两位,别胡扯了,快看看这尸体,这是不是就是那具走出来的髭尸?”紫昆道人检查了一圈,再没什么邪物,于是回到地上那具断头的尸体前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去可别乱说!”叶少阳狠狠瞪了四宝一眼,走到尸体身边,仔细打量了一会:皮包骨头的尸体,跟其余几个倒是一样,八成就是髭尸了。

    这东西没血没肉,骨头很脆,要不然四宝也不可能轻松折断它的手臂。

    四宝道:“我刚才杀它的时候,现它是靠着一股煞气存活的,不是僵尸,因此脑袋掉了还能动,不知道算是哪门子邪物,外面那些死者,八成就是死在它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沉吟道:“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为什么别的髭尸都没复活,偏偏这个东西活了,从墙缝里走出来?”

    对这一点,三人都想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回到这具髭尸原本该呆的地方,手电光从上照下去,最后落在一堆碎片上,是那种坛子,碎片上沾着一层黑色的凝聚物,叶少阳用指甲刮下来一点,闻了闻,臭的很,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少阳你看!”四宝用手电照着凹槽前的地面,叶少阳定睛看去,这才看到在地上有一道笔直的槽子,像小水沟一样,很细,只有指头那么粗,地上满是灰尘,不仔细看根本就注意不到。

    叶少阳上前扒开那些坛子的碎片,现坛子周围一圈的地面,比边上要低一点,一直连着槽子,延伸到房间大概正中间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