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20章 养尸地2
    “对,之所以不说全部,是因为有个门派,一直在用殄文画符结阵,这是人间唯一用殄文的门派。”

    大伙立刻都好奇地看着他,连四宝也皱起眉头,这个情况,连他也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那就是我茅山宗的分支,茅山北宗,也叫北派。说起来跟北派当年一个宗师有关,北派当年出过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宗师,叫秋水道人,道法通天,活着的时候就被阴司授予‘人神官’,可管理阴阳两界的鬼事。

    这位宗师就是殄文高手,并且用殄文明创造了很多符文阵法,被阴司授权,可以在人间使用。秋水道人死前,把殄文鬼术传给了弟子,一代代传下去,茅山北派也成了唯一被阴司许可、在人间使用殄文的门派,这也算是一种特权。”

    四宝听完这段秘辛,定睛望着锁链上的殄文,说道:“你是怀疑,这是茅山北派的人所为?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八成是,因为阴司有规矩,除了茅山北派,人间任何法师都不能使用殄文——我们画符用的,也只是阴司规定的八个殄文符号而已。北派弟子应该也绝不敢把殄文传授给外人,不然自己和对方都会遭受天谴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摇了摇头,“我越来越不明白了,这不是光明教教的墓吗,就算他真的是帝释天转世,怎么会有茅山北宗弟子参加建墓?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先别想这么深,少阳,这些殄文刻在锁链上,是为了镇压之前那些僵尸吧?”

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:“虽然我不懂殄文,但看上去应该是为了防止僵尸进入墓道,僵尸力大无穷,如果不用符文镇压,就算是十座这样的铁门也会被砸碎,不过……我搞不明白在这里弄一处养尸地的目的何在,这些僵尸也不是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四宝却是了然于胸地笑了笑,用手电照着栅栏门后的岩洞,问道:“你们觉得,这个岩洞是通往哪里的?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古墓深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但是这条路,并不属于古墓。这是一条工匠走的路,运送材料、往来干活,都要从这条路走,等到最终把整座古墓修好,这道门就封上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见大伙面露疑色,四宝进一步解释到:“墓中有那么多机关,一旦修好一处,匠人怎么出去呢,原路返回,有的机关就会被激活,有的甚至是封死的,用来防止盗墓贼进入的,既然封上,就没法再走,所以必须有这一条通道存在,这条路,是存在于古墓风水之外的路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解释,大伙立刻也就明白了,曹宇问道:“可是这条路也有机关控制,万一被盗墓贼现,岂不是更容易能进入古墓的中心?”

    四宝笑道:“所以,造墓的人在这里布置了一个养尸地,等古墓建成之后,将所有工匠都坑杀在这里,成为僵尸,一旦有盗墓贼闯入,会被立刻撕碎……如果没有我和少阳,你们现在一个八成都成僵尸了。”

    曹宇道:“我们用冲锋枪,似乎也能杀光僵尸,我的意思不是否定二位的功劳,只是,墓主当时就没想到这一点吗?”

    这次没等四宝解释,孙教授抢先说道:“我说曹科长,墓主所在那个时代,根本就没有冲锋枪和炸药这种现代化武器,也想不到将来会有。”

    曹宇恍然,喃喃道:“那……刚才那些僵尸,都是当年造墓的工人?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当然是,我猜应该是从教徒中选择的一批人,古墓建成之后,被驱赶到这里坑杀,然后被养尸地滋养了几百上千年,成为僵尸。不过因为数量太多,资源也被分享,最多只养出几只白毛僵尸,其余都是最普通的僵尸。”

    跟在孙教授身边的方蒙娜听到这,叹道:“真是可怜,帮助墓主修墓,最后还被坑杀,真是拿人命不当人命。”

    四宝道:“从古到今,凡是大型古墓都是这样的,不然让这些人出去,古墓里的秘密也都曝光了。”

    孙教授道:“是了,据史料记载,当年参加秦皇陵修建的工人,都被挖瞎了双眼,在墓里干活,最后还是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平时听到这样的故事,只觉得很惨,而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想到外面那批已经惨死的僵尸,众人心中不免唏嘘。

    叶少阳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接着之前的话题说,这墓主虽然不会想到将来有冲锋枪和炸药,但至少会想到,万一将来盗墓的人里有厉害的法师,僵尸的数量再多,也根本抵挡不住……他难道没有别的防范措施?”

    四宝点点头,指着栅栏门后面的岩洞说道:“所以,咱们刚经历的可能只是第一关,前面说不定还有什么可怕的机关在等着。”

    伸手拉扯了一下铁链,道:“这道铁链,能防止僵尸们乱走,甚至碰也不敢碰一下,不过这门可拦不住我们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你要从这里下去?”

    “这条路直通古墓深处,虽然必然很危险,我还是想试试,毕竟也算是一条捷径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沉吟了一下,道:“咱们能想到这一点,墓主八成也能想到,万一这是个坑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还是兵分两路,一路人马继续从墓道里走,其余人从这里,你我一人带一路,假如一路遇到伏击,另一路也能继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立刻说道:“不行,我宁愿不下这座墓,也不想咱们中有一个出事。”

    四宝挑了挑眉毛:“谁告诉你我打算出事了,我的意思是,咱们分两队走,其中一队一旦遇到实在无法对付的危险,就不要强制向前,去找另外一队汇合,简单说就是那条路走得通,就走那条路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绝对这个办法不错,答应下来。“那我走这条路吧,你走那边。”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自己想走捷径,恰恰相反,他是觉得这条路看上去是一条捷径,反而不一定好走。